记者来鸿:听力残障难挡英国姑娘闯北京

Image copyright Getty

去异国他乡闯生活很难,更何况身有残障?这位英国姑娘说,诸事不顺的时候当然有,但她的北京经历很“精彩”、满满正能量。

外国人常用这样一个词“诸事不顺的中国日子”(Bad China Day),形容在北京方方面面都堵心的一天:空气污染严重,公交系统爆满,再努力也无法与人交流。不过,身有残障,这些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挑战往往被成倍放大。

我患有一种听力丧失,很难听到高频音,我需要使用助听器、借助唇读与人交流。搬去北京,我这一套系统受到了考验。

Image copyright LAURA GILLHESPY
Image caption 劳拉游览长城

刚刚宣布要在国外寻找实习机会的时候,妈妈大吃一惊,因为我从来没有表述过要出门的愿望。但是,在读法律系期间,我开始对国际法感兴趣,之后向英国文化委员会和士亚商务咨询有限公司CRCC申请实习机会。

远离自己的支持网络、接触不同国籍的陌生人和各种各样的口音,我确实有点担心。但是,被推入繁忙的北京生活之后,我惊奇地发现,我可以多么独立,在城市、乡村之间旅游、探索。我此前的那些主要担心很快消失了,但是却遇到其他一些从未预见的挑战。

去中国前我曾经见过照片,雾蒙蒙的天安门广场上,人们带着口罩。我从来没想到,这样我无法看到其他人说话时嘴唇怎样移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天安门广场

北京污染天气不少,大多数人戴口罩。这就意味着,如果对方想和我说话,我只能请他们先摘下口罩,对方通常会疑惑不解。

当然了,在北京的许多外国人都会遇到语言障碍。听力有残障的中国人有自己非常完善的手语,但是,中国手语和英国手语区别相当大,我根本不熟悉。

我参与的实习生计划很不错,帮我安排汉语课,不过我需要摸索一套自己学汉语的技巧。比如,我会写下字词和拼音,找出与英语发音相似的字词,争取做到发音时口型正确。

另外一个挑战是,汉语里同样的字可能有四声,我听不到,所以只能更认真地听上下文。

每周一次上课,一次我的老师坦白说,收我当学生时很有点担心,“你是我教的第一个有残障的学生。”

我发现她的反应很平常,一些中国人很难接受无形的残障。也许这是因为,在中国,许多残疾人上特殊学校,主流学校的人也许只曾很少、或者根本没有接触过残疾人,不知道怎样、或者很不好意思和残疾人交流。

在工作场所我也碰到过,有些好奇、但是不了解我听力缺损的人提出的问题可以被理解为不大合适,我需要详细解释,从中也可以看出一些文化差异。

一位妇女遮住嘴,要“测试”一下,因为她不相信有唇读这回事;还有一些人使用老派的“聋哑人”一词,假设我听不见、不会说话,待我解释完自己的状况后,对方大吃一惊,“但是你能听见我说话!”

北京人很好奇,很大方,有时候我也需要面对一些比较过分的问题,比如,“你怎么残疾了?”“你妈妈怀孕时出了什么差错吗?”有时候他们用词不当,叫我“残废”,而不是“有残障的人”。

Image copyright LAURA GILLHESPY
Image caption 参观北京慧灵智障中心

我接触过一些在“一加一”(帮助残疾人就业的组织)工作的中国聋人,一些人告诉我,他们感觉被自己所在社区排除在外,一个聋人说,他“生活在一个沉默的世界,身边绝大多数事情都不了解”,他喜欢玩儿电脑游戏,他说,这不需要听力就可以参与。

我很快就意识到,在英国应对残障比在中国容易。我当然希望我在工作场所不会受到歧视、职业发展不会受到阻碍。在实习单位,我得到了我所需要的帮助,其中包括使用电子邮件、而不是打电话。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幸运。

我听说中国一些公司不愿意给有残障的人提供便利,因为残障人被视为效率更低。

中国政府有促进残疾人就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但是我也曾听说过,一些公司会雇佣残疾人满足指标,然后让残疾人在家呆着。

虽然遇到种种挑战,但是,去中国给我带来如此积极的影响,现在实习计划结束已经好几个月了,我仍然在中国,我决心今后成为一名国际律师。

独自前往世界的另一边大大提升了我的信心,过程比我想象的要顺利得多。经历的文化差异也使我更有信心谈论、包括向陌生人公开我的残障。

原来在英国时,比如在银行、餐馆,我都曾请别人代言,避免对方需要重复自己的麻烦。搭乘出租车、司机要聊天,我曾经很烦恼,我会坐在座位边上,凑过身使劲听、争取看司机的唇形。今后,我不会在使劲猜对方在说什么,我会信心满满地告诉他,我有听力残障。

Image copyright LAURA GILLHESPY
Image caption 参观南开大学和其他外国学生在一起

在中国的经历很精彩,残障并不能阻止我拥有积极、有意义的生活。想看、想了解的东西很多,我遇到的挑战被人们乐于帮忙、希望了解我残障的善心所抵消。从国家层面来看,中国正在迅速调整、促进多样性和包容性。

当然还存在一些为残障人提供便利的问题,但是,这些偶尔遇到的便利问题我都归入“诸事不顺”一类。不如意的事总会碰得到,有残障也许可能性更大吧。

对于考虑出国的人,不管有没有残障,我的建议是,烦躁时泰然处之,尽可能理解文化差异,将它转化为积极的、构筑坚韧性格的锻炼。

(编译: 苏平 责编:董乐)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