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谋杀潮震惊孟加拉 谁是凶手?

Image caption 邻居在同性恋维权人士曼南被谋杀的大楼外围观

同性恋?博客?和尚?大学教授?谁是下一个谋杀目标?孟加拉这个传统上温和的穆斯林国家是否成了激进团伙志在必夺的阵地?

达卡中心的卡拉巴安(Kalabagan)是一个幽静、富裕的小区。那天晚上我去的时候,四周一片安宁、平和。一边,几个男孩儿在玩板球,唯一能听到的,是附近清真寺传出的召唤信徒做礼拜的声音。

我来到一条小巷深处一座比较高大上的公寓楼外,有保安,不显山不露水地监视着,二楼一套公寓窗帘紧闭。就是在这里,几个星期以前,孟加拉最活跃的同性恋活动人士被乱刀砍死。

他的哥哥敏哈兹(Minhaz)告诉我说,“来了大约五、六个人,在大门外说他们是快递公司的,要找我弟弟。他们甚至还带着包裹,上面贴着标签,印着公司的标记。”

然后,这些人闯入许哈兹·曼南(Xulhaz Mannan)的公寓,当着曼南年近八旬老母亲的面,这些人用切肉刀把他砍死。敏哈兹说,“母亲什么都看到了,那以后她从来没提过……”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Image caption 曼南曾出版孟加拉第一本同性恋杂志

孟加拉发生了一连串针对世俗博客、学者、外国人、宗教少数派的谋杀案,曼南被活活砍死不过是其中之一。有人将这些谋杀案归咎于伊斯兰组织,也有人说,这些组织和所谓的“伊斯兰国”、基地组织有关。

曼南惨案之后,谋杀仍在继续。不久之后,一名印度教裁缝被杀,一名佛教和尚遇害。他们也都是被乱刀砍死。

谋杀惨案不断,在孟加拉人当中引起极大震惊和不安。孟加拉总人口大约1亿5千万,其中90%以上是穆斯林人。但是,孟加拉在1971年脱离巴基斯坦后独立,当时,孟加拉的种族融合和文化被视作比宗教更为强大的民族认同。

现在,许多孟加拉人认为,这个温和的穆斯林国家受到更加激进的伊斯兰教义的威胁,激进宣传的来源是那些有组织、资金雄厚、受“伊斯兰国”这一类全球性圣战机构启发的团伙。曼南这类人是很容易打击的目标。

退役军官、现任安全分析师的侯赛因准将(Shakawat Hossain)说,“这是一个保守的国家,不激进,但也不开放。所以,如果激进组织攻击那些宗教、取向、公职被部分人看作与伊斯兰教义相悖的目标,不会有多少人谴责。”

Image caption 曼南凶杀案现场。与他一起被害的还有他的一名友人。

也许正因为如此,孟加拉政府对谋杀案的反应也比较心虚。很少有疑犯被捕,政府全盘否定伊斯兰国或基地组织渗透进入孟加拉。我去采访信息部长伊努(Hassan ul Haq Inu)时,他坚定地说,“现在孟加拉比欧洲、美国都安全。”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暴力让很多人担惊受怕。萨卡尔(Imran Sarkar)是孟加拉最著名的博客。2013年起,他曾带头组织反伊斯兰分子的运动、推进孟加拉走向更加世俗化。现在,他只能隐身地下搞活动。

我费了不少时间总算和他联系上。去见他,更是挑战。打了一通历时几个小时、分成不同阶段的电话,我才被告知他现在安身的临时公寓的地址。到了,安检好几次,我才总算获准进去。萨卡尔很开朗,但显得惴惴不安。很快,我就懂了为什么。

萨卡尔说,“我几乎每天都收到死亡威胁。”他打开自己的脸书网页,给我看一连串令人心惊的留言。一条留言说,做好立刻就死的准备吧。

Image caption 孟加拉一名大学教授也被乱刀砍死,学生静坐抗议

萨卡尔说,“最近一次,我接到一个号码看来像是在英国注册的电话。对方死活不公开身份,只是说我很快就会被杀掉。”

我问萨卡尔,你害怕吗?你想离开孟加拉吗?他笑着说,“我为什么要离开呢?我要留下来继续战斗。他们已经向我的国家宣战了。”

这并不是夸大其词。这个月早些时候,新加坡驱逐八名孟加拉人,称他们是一个名叫“ISB”--孟加拉伊斯兰国组织的成员。转天,同一组知又有五人在孟加拉国内被捕。所有的人都被指策划在孟加拉制造一连串大规模袭击。

侯赛因准将说,“孟加拉也许有、也许没有伊斯兰国或者基地组织。但是,意识形态已经传播开了,谋杀案的布局就可以证明这一点。我们成了他们志在必夺的地盘—寻找新手加盟、开辟新的战场。”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