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龟仙”乐土与现代世界接轨

Image copyright Joe Hollins

六年前,乔·霍林斯 (Joe Hollins)成为大西洋中圣赫勒拿岛上第一位常任兽医。他最喜欢的“病人”之一是世界上最长寿的陆地动物——今年184岁的大陆龟。六年中,伴随着新机场的奠基、动工,霍林斯目睹这个天涯海角、亘古未变的小岛快速奔向现代化。

圣赫勒拿岛(St Helena,又译圣海伦娜岛)。滑铁卢战役大败之后,拿破仑被流放到这里,困死孤岛。我猜想,上岛的时候,他应该很不快乐:远离巴黎数千英里,汪洋大海中的一小块火山岩?但是对我来说,感觉恰好相反。我自愿来这里任资深兽医,合同期五年。接受这份工作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也有机会目睹小岛自从废除奴隶制以来经历的最大变化。

大西洋中的圣赫勒拿岛面积只有67平方英里,距离安哥拉1300英里、巴西2000英里。不过,天涯海角的这个小岛目前就要加入世界大家庭了。

投资2.5亿英镑,经过历时五年的紧张施工,现在岛上有了机场。这可真是工程杰作,机场位于险峻的悬崖之上,跑道一端的峭壁落差300米!

机场不久就将启用,到时候,这个曾被成为全世界第二偏远的定居岛就不会显得那么遥远了。

Image copyright Joe Hollins

我是岛上第一任常任兽医,我最喜欢的工作是照顾“乔纳森”:体重200公斤的塞舌尔陆龟!乔纳森是世界有记录可查的最长寿的陆地动物。我们知道他1882年上岛,当时已经成年,也就是说,那时大概是50岁。这样算下来,乔纳森现在应该是184岁,也许更老!

初见乔纳森时,他健康状况很糟糕,非常瘦。吃是个挑战,乔纳森嘴有毛病、嚼不动草。他还有白内障、而且丧失了嗅觉,所以也找不到好的草吃。

我决定给他补一补。每个周日,我都会来到乔纳森家——总督府前的草场,喂他新鲜水果和蔬菜:香蕉、苹果、黄瓜、生菜、白菜。一年后,乔纳森不仅体重大增,活力也大增。而且,他还重新找回了性欲!有一次,他甚至试图把永远欲火中烧的“小伙子”戴维从艾玛(岛上的三头雌龟之一)身上撞下去!虽然未遂,但至少这也是身体好的迹象吧。

Image copyright Courtesy of Joe Hollins
Image caption 1886年乔纳森(图左)的照片,当时他身长和现在一样。

这类陆龟的寿命大约是150年,乔纳森早就成“龟瑞”了。虽然他送走了历任总督,但是在岛上生活的134年间,乔纳森身边发生的变化并不大。不过过去五年,圣赫勒拿岛的变化速度可是非凡的快。

新机场奠基动工的同时,圣赫勒拿岛也要从其他各个方面做好走入现代世界的准备。

英国政府的投资——相当于人均60000英镑——也是有条件的,这些条件涉及方方面面,包括税收、社会服务、医疗等都要做出重大改革。六个月前,岛上甚至还有了移动电话。现在和世界其他各地一样,岛上几乎所有的人也都成了“低头族”。

Image copyright Remi Bruneton St Helena Government
Image caption 跑道前身是一条大峡谷,用45万卡车岩石填充

2015年9月15日,我成为历史性事件的目击者:第一架飞机降落在岛上。很幸运,当时我正好去机场附近出诊。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一架轻型飞机掠过机场工地,第一次尝试降落没有成功,爬高后再试,第三次才安全着陆。身边人群一阵欢呼雀跃,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岛上的人很激动。

原来,上岛离岛的唯一方式是搭乘最后一艘名副其实的“皇家邮轮”——圣赫勒拿号。邮轮每三周一次从开普敦出发,航程5-6天抵达圣赫勒拿。在海湾抛锚后,乘客需要搭乘小艇抵靠岸边,然后抓着绳子爬上岸。

新机场引发的担心之一是生物安全。邮船就像是个检疫站,因为航程相当长,如果有人处于什么疾病的潜伏期,可能在船上就会发病。但是坐飞机的话几小时就可以抵达。带进来新病菌,无异于打开了潘朵拉的魔盒。

和当初上岛一样,离开时我也是搭乘圣赫勒拿号邮轮。邮轮颇为壮观,前部载货后部载人。新机场一起用,邮轮即将退役。

她曾经是小岛的生命线,曾经目睹无数次亲人团聚、分离。每一次启程,岸边都有人流泪……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