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比比拉美社会主义兄弟的命运

Image caption 委内瑞拉人说:买不到吃的,冰箱空空
社会主义搞了好多年,坐在黑金桶上的委内瑞拉坐到了经济行将崩溃的火药桶上,令人无法不想起铁哥们古巴曾经的“困难时期”。

古巴人的集体记忆中都深深铭刻着这个臭名昭彰的历史阶段:特殊时期。

“特殊时期”指的是前苏联垮台之后的那几年。后来在古巴这个共产主义岛国,“特殊时期”成了痛苦、紧缩、饥饿的代名词。

没有了东欧富裕的施主,古巴为国人提供足够的食物都成了难以实现的重任。“特殊时期”流传下来很多故事。人们还记得,卖掉传家宝去买粮食,野猫也上了餐桌。

不管那些故事是真的还是杜撰的,古巴经济当时确实几欲崩溃。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一位左翼、行伍出身的强人在委内瑞拉掌握了大权。

查韦斯成为委内瑞拉总统之后,很快,古巴的形势就开始变得更加明朗。委内瑞拉已被证实有全球最大的石油蕴藏。查韦斯和古巴领导人老卡斯特罗成了铁哥们,委内瑞拉开始填补前苏联留下的缺口。

时过境迁

Image caption 查韦斯和老卡斯特罗是亲密朋友、坚定盟友

不过现在,这两个社会主义“哥俩”当中,委内瑞拉是遇上大麻烦的一个。

查韦斯政权巅峰时代,原油价格曾经高达每桶130美元的时候,我就在委内瑞拉工作;上一次去首都加拉加斯是在2013年4月,当时马杜罗刚刚当选为总统。这一次故地重游,亲眼看到局面恶化的速度如此之快,我大吃一惊。

确实,委内瑞拉一直就是一个比较混乱的地方,政策好像是即兴发挥制定的。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现在这幅样子。

刚出机场来到加拉加斯西部城区,我们就看到了第一条人龙,弯弯曲曲的大队延续过整个街区。没过多久,就看到了更多、更多。

Image caption 加拉加斯,商店外人龙已经成了常态

和在古巴一样,委内瑞拉当局也补贴、控制部分基本商品的价格。现在,通货膨胀持续飙升,成千上万的委内瑞拉人终日在商店外排队,等候购买面包、面粉、婴儿奶粉、食用油、尿不湿、手纸……

更糟糕的是,许多人来排队只是因为听到了谣传,绝望中抱着一线希望,想买到急需的商品。顶着骄阳、冒着酷暑排了好几个小时,最后被店家轰走,空手而归。

不用说了,这种情况下,人们肯定更容易发脾气。

索尼亚今年40岁,经营一家小商店。她的店门外也挤着不少人,互相推推搡搡,索尼亚向人群解释说,“我们这里不卖有补贴的商品。”

她把我们请进商店。来到屋顶平台,总算离开那些先前试图阻止我们采访录音、要没收我们仪器设备的士兵有了一段距离。索尼亚向我们介绍说,最开始,她和老公很失望,自己家的店没有拿到批文出售政府调控商品。那是几年前的事。但是现在,他们真是免了一大麻烦,看看对面那家对手小店,每天需要面对门外的疯狂场面:绝望的人群拥来挤去,持枪士兵维持秩序,时刻面临被抢劫的危险。

Image caption 当局调动士兵维持排队秩序

索尼亚继续说,“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可能最后会互相残杀。”说到这里,她已是泪光莹莹。“真惨,这样生活真是悲惨。我们女儿还小,有时候我们也没办法,只能去黑市买东西。”

看着士兵维持人龙秩序,索尼亚向我们指出了其中一些“投机商”,囤积商品、在黑市卖高价的人。他们也在中排队,但是并不是要给家人买东西,而是要以后转手赚大钱。

过去几十年,出售基本商品的黑市在古巴一直非常繁荣。现在看起来,黑市在委内瑞拉也要成为常态了。索尼亚说,“委内瑞拉人是好人,我们真的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

“小独裁者”

与此同时,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前往古巴参加区域峰会,力图争取支持。此前,他和美洲国家组织秘书长阿尔马格罗激烈打嘴仗。

Image caption 本月初马杜罗前往古巴寻求支持

阿尔马格罗最近说,马杜罗有可能成为“拉美又一个小独裁者”,他还提议启用美洲国家组织民主宪章制裁马杜罗。

此言一出,马杜罗毫不犹豫立刻粗言还击:“阿尔马格罗,我建议你还是把你的民主宪章装进一个细长的管子里,找个更好的用场吧。哪合适,你就把你那个宪章塞哪儿吧。”

当然了,古巴勒紧裤带忍受经济最为黑暗那个阶段的时候,委内瑞拉和华盛顿关系相当不错。老布什总统在1990年、克林顿总统在1997年都曾来加拉加斯访问。

当年正是在古巴,马杜罗得到了他社会主义理想的灵感。这次离开时,想必他也能看到其中的荒谬之处:一个国家刚刚把美国总统当朋友接待了一番;另一个却走到了经济崩溃的边缘。

委内瑞拉版的“特殊时期”也许只是刚刚开始。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