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俄国心态——西方鸡蛋里挑骨头

Image caption 被控服用兴奋剂俄:2012年伦敦奥运800米金牌获得者Mariya Savinova(右)和获得第三名的Ekaterina Poistogova

如果“体育争议”是奥运项目的话,俄国十拿九稳能得金牌。曾经的体育强国这是怎么了?普京时代,国人自有答案:归咎西方!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共产主义时期的卡通片--《你等着瞧吧》。片子讲的是一匹爱捣蛋的狼和一只很狡猾的兔之间斗智斗勇,其实也就是苏维埃版的《猫和老鼠》。我记得,狼和兔之间最著名的一次冒险发生在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上。

想象一下,狼和兔四下狂奔、追逐打斗,狼本想占上风,谁成想,拳击坛内被打翻在地,篮球场上被大力扣篮,空手道台中被拳打脚踢。

这让我想起来眼下俄国体坛正在发生的那些事。想一想禁药丑闻,足球失败,还有足球流氓问题!如果说俄国体育部长穆特科(Vitaly Mutko)本人感觉,他好像在拳击坛上被毒打、篮球场上被扣篮、空手道中被脚踢,而且天天如此,这一点都不会让我吃惊。

人常说,没有新闻就是好新闻,对穆特科来说,最近所有的新闻都是坏新闻!

比如说欧洲杯。俄国队三场比赛仅仅得了一分,小组赛中被踢出局。场上丢人,场下也现眼:马赛街头球迷冲突之后,三名俄国球迷在法国被判入狱长达两年。

此外,还有违禁药物问题。俄国被指存在国家支持运动员使用禁药现象。俄国田径队被禁止参加里约热内卢奥运会。这么说可能不会安慰莫斯科吧?如果“体育争议”是奥运项目的话,俄国十拿九稳能得金牌!

Image caption 普京总统据说酷爱柔道、冰球

那么,俄国人自己怎么看呢?俄国人接受他们国家的体育问题是自己造成的吗?

至少,说起男足的话,答案还是:是。俄国报纸对国脚在法国的表现提出了尖锐批评。一份发行量很大的报纸高呼,“我们的足球死了!”另一份报纸哀叹,“我们的足球就像是拉达,和外国车比起来完全过时。”

但是,自我批评就此打住。然后,人们开始找替罪羊。我也去寻找答案、反应--我前往俄国奥委会总部。我去的那天,奥委会正在为迪纳摩体育俱乐部举办招待会,迪纳摩是俄国最著名的体育运动协会,由斯大林时秘密警察部门的头子、创始人捷尔任斯基(Felix Dzerzhinsky)组建。

当时,国家和体育有紧密联系,现在也是这样。在俄国奥委会纪念品商店内,可以买到有普京头像的假金牌,俄国军队的T恤衫…对,你没猜错,也印有普京总统的照片!

Image caption 欧洲杯上,俄国球迷和英国球迷发生冲突

我在楼上遇到了苏联时期体育传奇人物:季霍米尔诺夫(Alexander Tikhonov)。他冬季两项职业生涯曾经11次获得世界锦标赛冠军、4枚奥运金牌。不过,现在最好还是别想滑雪场了,季霍米尔诺夫的面前是战场!

他告诉我说,“服用禁药,百分百是政治。”他说,俄国被单挑出来惩罚,“世界反运动禁药机构才应该被取消资格,把所有的职能人员都投入监狱!”

我还遇到了前速滑选手、现任俄国议员的卓洛娃(Svetlana Zhorova),她同样指责西方。“我们做的所有的事,他们都要说俄国不诚实、腐败、侵略,他们把体育当目标,因为他们很清楚我们的总统是体育迷。”

在莫斯科一家酒吧,我和球迷聊起俄国足球流氓,听到的也是类似的回答。在酒吧里看到的普遍的感觉是,俄国是双重标准的受害者。一位球迷告诉我,“在马赛街头的那些冲突,是英国流氓来了以后开始的。但是,谁也不提这个。等俄国球迷来了,整个世界都开始关注谈论。别忘了,足球流氓是在英国诞生的,不是俄国。”

不是我们的错,是他们挑我们的毛病。这已经成了普京领导下的俄国的国家座右铭。

Image caption 奥运紧要丑闻把俄国体育部长推到聚光灯下

莫斯科经常指责美国、北约、欧盟气盛,或者试图搞乱俄国、煽动革命。俄罗斯把乌克兰危机归咎西方,制裁也是西方的错。总而言之,一切都是西方不对。普京总统甚至还曾指责二次世界大战也是西方的过失。他说,一些西方国家领导人太忙于限制、孤立苏联,没有严肃看待纳粹的威胁。

寻找替罪羊或许可以帮助减缓国内的批评,但是,对在国外结交朋友却是于事无补。离奥运会开幕就剩几个星期了,俄国确实需要几个朋友。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