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荆天棘地 巴西怎么办奥运?

今日巴西已不再是获得主办权时那个腾飞自信的国家。政坛乱糟糟,经济不景气,基础设施尚未竣工,百姓热情也不高,奥运能办好吗?

整个国家一团糟,政治危机越来越深重;不同地区民意分裂;经济萧条即将降临的警告令国人担忧;选举产生的领导人被迫下课……更给伤口上撒把盐的是,国家足球队表现又一次让球迷心碎,居然被一个小的多得多的国家踢出一场重大地区赛事。

英国?嗯,说是英国也差不多,但是,这幅场景用来描述和概括巴西近来的局面也相当准确。

这并不是要竞次——比比谁的摊子更烂,再说,有时候类比也可能会显得很原始很粗糙,不过,我出生的那个国家和我现在生活的这个国家面临的挑战非常相似,类比,至少也可以说颇有意思。

谈到巴西,一时真不知道从哪儿说起,好比,在整座大厦被烈火吞噬之前,到底该先扑灭哪一起小火苗。有人可能会说,这恐怕有点儿太夸张了吧,但是,巴西一半人在指责另一半人策划政变推翻民选总统,局势确实紧张、严峻。

Image caption 六月底,警察和消防员在里约国际机场示威。横幅上书,“欢迎来到地狱。警察和消防员领不到工资,谁来里约热内卢都不会安全”

当然了,距离万众瞩目的奥运会开幕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用里约热内卢州长的话形容,这场赛事“可能会是巨大的失败”。多内莱斯(Francisco Dornelles)在接受巴西《环球报》采访时说,里约州破产了,除非中央政府拨款8亿美元以上,否则,真可能出现这种局面。

不久前,多内莱斯宣布里约州进入“灾难状态”,包括教师、警察、卫生工作者在内的州政府雇员可能都有领不到工资的危险。

时钟滴答作响,一些重要的基础设施项目还没完工,其中包括一条新的地铁线。无论如何,这些项目在奥运开幕式前也要完工。

代总统特梅尔(Michel Temer)束手无策、但又无法拒绝里约州要钱的绝望请求。选举产生的总统罗塞夫被停职、等待接受弹劾审讯后特梅尔上台,距今不过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Image caption 奥运将于8月5日开幕

但是,特梅尔已经失去新政府三名成员,他们卷入一起严重的腐败丑闻。现在,巴西经济陷入深重的危机,特梅尔处境艰难,但也必须解救里约热内卢,避免奥运失败的尴尬。

没人愿意设想巴西会再次发生2014年世界杯之前那类公众示威活动。当时抗议潮震惊巴西,部分原因是国人对政府向大型、套路式活动投入巨款的不满。

找到正面元素很不容易,但是其他一些官员、组委会领导坚持说,巴西一定会成功举办奥运会。

不可置疑,大多数场馆已经完工或者接近完工,包括多次出麻烦、工期一拖再拖的赛车场。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大多数测试性比赛也都已完成,相对来说,问题并不多。

尽管寨卡病毒蔓延,预计仍将有50多万外国游客来巴西观看奥运,但是,在巴西人中间煽起支持热情,好像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Image caption 里约州负责扩建地铁

在里约街头,看不到多少奥运热情,门票销售惨淡到令人失望,特别是那些巴西传统上并非强项的比赛项目。预计东道主可能期望在排球、游泳、也许还有篮球赛事中拿奖牌。但是,其他比赛项目、甚至包括田径场看台上的空位,恐怕是赞助奥运的大型电视公司最不愿意看到的现象。

今日巴西,和2009年夺得奥运和残奥主办权时那个腾飞、自信的国家比起来已经有很大不同。经济陷入困境了,通膨高到令人担心,严重犯罪率增长惊人,特别是在里约。

不过,奥运还是要开。世界另一边的观众从电视上看到的里约这个所谓的“奇迹之城”仍然会是美丽动人,额外调拨令人瞠目的八万士兵、军警在街头维持秩序,应该能保证游客安全,至少是在奥运期间。

巴西确实需要一剂强心针。等游客、运动员都走了,印有赞助商标记的横幅摘下来之后,巴西仍然还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国家。

不管效用多短,奥运或许真能成为巴西急需的补品。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