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浴血斋月——恐怖有“红线”吗?

Image caption 麦地那先知清真寺是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圣地之一

斋月,伊斯兰教最神圣的月份,是穆斯林人有福共享有难同当、杜绝暴力冲突邪思杂念的时候。可惜,这一传统早就被践踏。尽管如此,今年斋月在圣城麦地那发生的自杀爆炸,依然在穆斯林世界引起巨大冲击波。

整个中东、以及更多其他地方,这则消息引发穆斯林人的震惊、困惑和愤慨。怎么可能呢?在穆斯林人最神圣的一段日子斋月即将结束的时候,在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地方之一麦地那的先知清真寺,自杀炸弹手竟然向信徒发动攻击!

人们迅速把宗派分歧搁置在一边,什叶穆斯林的武装代表真主党和逊尼穆斯林的武装代表塔利班一致谴责这起爆炸令人发指。在沙特的区域对手伊朗,外交部长在社交媒体上宣布,这是恐怖分子跨越的最后“红线”了!

不过,麦地那的爆炸、还有同一天在沙特发生的另外两起攻击事件并不是平地起风云。

5月22日,自称“伊斯兰国”的极端组织的发言人呼吁,在斋月期间加速、加强对所有叛教者、非信徒的攻击。这是一个非常广义的定义,可以包括所有非穆斯林人、什叶派,也包括那些为“伊斯兰国”反对的政府做事的逊尼派。

结果,刚刚结束的这个斋月是记忆中最为血腥的斋月之一,世界不少地区都有无辜平民惨遭杀害:达卡、巴格达、伊斯坦布尔,还有沙特阿拉伯。

Image caption 麦地那爆炸在伊斯兰世界引起巨大冲击波

发现一些受害者是逊尼穆斯林人后--比如伊斯坦布尔机场遇袭当中,“伊斯兰国”保持沉默。但是,几乎没有人会怀疑,背后的凶手是“伊斯兰国”的追随者。

悲哀的是,这条“红线”—穆斯林极端分子把清真寺当攻击目标—其实早就被跨越了。

1979年,武装分子攻占麦加的大清真寺(又译禁寺),号召推翻统治的阿勒沙特家族。这场对峙持续数星期,在随后发生的枪战中,数百人受伤、丧生,事件以武装分子被俘告终。

再往近看,狂热的圣战分子在伊拉克什叶清真寺制造无数起爆炸,目的正是要在祷告的信徒中造成最大伤亡。去年,此类攻击活动扩展到伊斯兰的发源地沙特阿拉伯。起初主要目标是产油区东部省的什叶派清真寺。但是,主张推翻沙特王朝的“伊斯兰国”也把爆炸目标对准了沙特保安官兵使用的逊尼清真寺。

5月间,在伊斯兰最神圣的圣地麦加,曾经发生武装分子和警察之间的枪战。

所有这些,并不能改变的一个事实是,神圣的斋月、还有其他任何时候发生的暴力活动都令大多数穆斯林人憎恨。

Image caption 7月3日: “伊斯兰国”策划的巴格达爆炸案导致250人死亡

在中东,斋月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刻,这是一个有福共享、有难同当的时候;这是一个白天禁食、夜晚大吃的时候;这是一个虔诚祷告、接近神灵的时候;这也是一个向穷人慷慨给予的时候。

我个人曾经有幸和穆斯林朋友分享这段特殊的时间,第一次是在开罗的偏僻小巷,后来又在约旦南部炎热的大沙漠中。

在“月亮谷”(Wadi Rumm)狂风雕就的峡谷和沙丘之间,我和一个名叫Bani Howaitat的贝都因部落一起,在山羊毛帐篷中共同生活了几个星期。

白天,我们赶着羊群出去,尽可能在悬石下寻找阴凉,六月的下午,犹如置身大火炉,昏昏欲睡。不过,黄昏一到,10多个部落人会到我们的帐篷前聚在一起,蹲在烘烤了一天的沙地上。身穿刺绣长衣的女人会把大杯清凉的果汁放在我们面前,玻璃上挂着晶莹的冷霜。尽管我们口干舌燥,谁也不会碰果汁,直到地毯上放着的那个小收音机里传出呼唤祷告的声音。

贝都因人向来热情、坚毅,他们会坚持要我第一个喝果汁。接下来,尽管和我一样饥肠辘辘,他们仍然会给我最好吃的那一块儿炖羊肉,热气腾腾,装在巨大的盘子上,摆在权当餐桌的旧拖拉机轮胎上。

水足饭饱,心满意足,贝都因人会闲散地半躺半座,讲故事,也许会发发牢骚,比如,半夜三更狼又叼走了一只羊。有时,有人会拿出一个简单的弦乐器,边弹边吟诵历史悠久的阿拉伯诗篇。

就在那里,在沙漠月光下,身边是长袍裹身的部落人,很难想象,我们距离西边亚咯巴(Aqaba)那些空调大酒店、灯火通明的街市只有几小时的车程。

我有机会看到正在消失的那个世界。对我来说,斋月体验,永远来自我和贝都因人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一段平静、分享快乐的时光,而不是号召人们拿起武器、任意滥杀的时光。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