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巴伐利亚暴力攻击震惊德国人

Image caption “爱不比恨更强大”

接二连三的攻击令人震惊、反思。政府采取的措施足够吗?让这么多难民涌入合适吗?将来又会怎样?慕尼黑的穆斯林人怎么看?

第一眼看上去,慕尼黑市中心的玛利亚广场(Marienplatz)一切如常。

新哥特式市政厅气势磅礴、壮美无比;当地人匆匆赶路、各行其事;商店里人头攒动;一群群游客聚集在一起,观看慕尼黑众所周知的标志性钟琴表演:真人般的金属人翩翩起舞、金色的小鸟叽叽喳喳,真是魅力无比。

但是,看一看广场中心的玛利亚圆柱—顶端是圣母玛利亚的纪念碑,你就会发现,这里其实并非一切如常。

圆柱脚下,摆放着蜡烛、鲜花,悼念那一个星期五慕尼黑西北部购物中心发生的枪击事件中的死难者。枪手是18岁的松博利(David Ali Sonboly),他有伊朗和德国双重国籍,痴迷枪支。

一束鲜花下的卡片上写着这样一句话:“献给7月23日的受难者”。另外一张卡片上则写着这样的字样:“爱比恨更加强大。”

Image caption 森雅说,通常她感觉很安全

过去几天,巴伐利亚发生了一连串的暴力攻击事件,震惊慕尼黑人。女大学生森雅告诉我说,“我努力不让这些事过多影响我的日常生活。但是,像这样出了一起又一起,我没办法不想,这个世界真是彻底疯狂了。”

我问森雅,“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做的足够了吗?他们是不是允许太多的难民、移民进入德国了呢?”

森雅说,“我在德国通常感觉还是安全的。杜塞尔多夫和波恩都曾经阻止过袭击事件的发生。再说了,对付独狼,确实也没有太多其他的办法。”

“我们不能仅仅把这所有这一切都归咎给难民,这样就太简单化了。总会有有问题的案例的,但是总体来看,难民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德国的。”

在广场的另一端,阿洛伊斯·法兰克(Alois Frank)摇了摇头。他说,“我认为,如果政府不采取行动的话,还会出现更多类似的攻击。政府做的远远不够。”

“他们应该非常认真地检查那些移民,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寻求避难者。”

我问法兰克,“你怎么看默克尔总理呢?”

法兰克回答说,“我原来一直非常喜欢默克尔。但是,自从她接受了这么多移民以来,我强烈反对她。”

Image caption 法兰克说,担心自己的家人

“原来我一直投票给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CDU),但是现在,我开始重新考虑了。”

法兰克瞧了瞧身边一位推着小宝宝散步的年轻夫妇,然后接着说,“我并不是为我自己担心,因为我已经83岁了,如果真有什么事情落在我头上,上帝啊,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但是,我担心我自己的家人”。

48岁的普罗迈策尔(Lothar Plomitcer)同意这种说法。普罗迈策尔说,“我们德国政府看起来好像被欧盟和布鲁塞尔控制了。这算是哪门子实验,100万人逃到这里来了!

我知道那些人有足够的原因想要离开叙利亚、离开伊拉克,但是,这失控了,人需要边界。”

慕尼黑这座国际大都市中,其他一些人也因为其他一些原因而担心。

卡迪娅正在和闺蜜娜迪亚一起逛街、购物。她告诉我说,这些攻击事件让她担心自己的安全。

卡地亚说,“我是穆斯林女人,深色皮肤,还戴着头巾,我感觉,现在这种氛围真有一点点紧张。”

Image caption 卡地亚(左)说,现在氛围很紧张

“我已经注意到,许多人盯着我看,好像有点害怕我的样子,气氛真有一些紧张。”

“我生在德国、长在慕尼黑,我觉得我自己是德国人。但是,其他人仍然没有完全接受我。对穆斯林人,这里仍然存在许多许多歧视。我希望有朝一日这会改变。”

闷热持续了整整一下午,总算下起了雷阵雨。我躲到一家商店的门洞下,我的身边是一位棕色头发的中年女人。

这位女人说,“现在真是巴伐利亚很奇怪的时光,就连天气都不喜欢。”

我问她,“你担心吗?”

她回答说,“周五晚上发生枪击事件的时候,我很担心。今天出来乘地铁,我也更加小心了一点。但是,你又能怎么办呢?你总不能因为这些事就不生活了吧。”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