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致力于哥伦比亚和平进程的挪威人

Image caption 挪威经常在世界各地的冲突地区扮演调停人的角色

经过四年的谈判,哥伦比亚政府与左翼反叛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简称“哥武”)终于达成和平协议并实施停火。在这个南美国家的和平进程中,一个挪威人扮演了关键的角色。

8月24日(上周三),哥伦比亚政府与“哥武”(FARC)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对外宣布,双方已达成“历史性协议”,结束长达50多年的武装冲突。双方代表原本是你死我活的敌人,但现在面带微笑,握手言欢,相互拥抱,然后一起合唱哥伦比亚国歌。

在谈判桌的一角,坐着一位瘦高、秃顶、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子。他是挪威人达格·尼兰德(Dag Nylander)。在这个由古巴和挪威作担保的和平进程中,他是挪威外交团队的队长。

在哥伦比亚的和平谈判中,尼兰德已经成为一张各方都非常熟悉的面孔。几年来,在每个关键时刻都能看到他用略带口音但却流利准确的西班牙语宣读协议的条文。在双方互相指责、气氛紧张时,他似乎总能够以一种旁观者的客观姿态和挪威人特有的秩序感,给火爆的谈判注入一丝冷静。

和平协议宣布之后的喜悦稍稍退潮之后,他向我承认:“我们确实抽了几根古巴雪茄,喝了点朗姆酒。”但他说,这并不是庆祝什么胜利,而只是完成一项工作后的宽慰感。

Image caption “哥武”首席谈判代表马尔克斯(左二)和哥伦比亚政府代表团团长德拉卡列(右一)签署和平协议后,做出胜利手势。尼兰德(左一)和古巴外交部长(右二)也表示祝贺

他的宽慰可以理解。正式的和平谈判进行了四年,但对尼兰德和其他参与了最初的秘密会谈的关键人士来说,谈判已拖了将近六年。

在这六年中,尼兰德几乎都住在哈瓦那的一间宾馆里。他告诉我:“很难理解,这个阶段真的要结束了。这个工作很辛苦,它是我生活中的主要内容。我一天24小时花在上面,每周七天,全年如此,精力都被耗尽了。”

2012年11月在哈瓦那开始正式谈判时,几乎没有人预料到谈判会拖那么长时间。尼兰德回忆说:“我记得有一方,甚至可能双方都觉得谈判会延续几个月,而不是几年。回头来看,那显然是不切实际的。我们能不能再谈得快些?有可能。但我们最终是否达成了一个稳妥而周密的和平协议?绝对是这样。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谈判过程决不是一帆风顺的。事实上,有些时候整个和平谈判似乎都接近彻底崩溃的边缘。

尼兰德说:“双方当时是在冲突还在进行的同时进行谈判。最大的一次危机是,‘哥武’打死了11个政府军士兵,桑托斯总统下令重新开始空袭,炸死了很多‘哥武’的人,包括我们认识的曾坐在谈判桌前的官员。”

足球与外交

尽管面对种种挑战,但最终双方共同的国家观念还是起了主导作用,超越了他们在其他方面的尖锐冲突。

尼兰德说:“他们是哥伦比亚人,有着共同的历史和文化。他们很多人曾经相遇,先是在战场上兵戎相见,后来又在谈判桌上见面。”

双方的代表有时甚至还会共享轻松一刻。“比如,在最初的一次会议期间,有一方的代表在看足球比赛。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哥伦比亚对委内瑞拉的比赛。那是一个重要的破冰时刻。”

“足球总是会帮忙,”他笑着说。

他还赞赏古巴在和谈中的作用,因为古巴得到冲突双方的信任,尤其是同为左派的“哥武”叛军。

在几年的谈判过程中,尼兰德本人也受到了南美洲文化的深深影响。

他说:“你要问我在挪威的朋友和家人,他们会说我身体里已经有了一些哥伦比亚或者拉丁美洲的元素。我现在参加会议经常会迟到,这在拉丁美洲是没有问题的,但在挪威可不行。”

确实,他的手腕上没有戴手表。

“不过,”他说,“你要问这里的人,他们可能会说我还是典型的挪威人!”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