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天堂岛风云再起变幻莫测

度假胜地马尔代夫,政变似乎成了常态。记者闻讯有人密谋推翻现政府,赶忙过去查访,发现现任总统还真不是信心满满的样子。

通常,有人策划推翻政府,外人是不会得到预警的。要把领导人从权位上拉下来可是有风险的,谋划行动的人一般会对自己的招数严格保密。所以,当一位同事说她了解到马尔代夫眼下这样一起阴谋的内幕时,我相当吃惊。

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英国作家)肯定立刻就会认定,马尔代夫是充满热带神秘、异国情调的传奇故事的最佳场景。

马尔代夫由26个珊瑚环礁组成,总计1192个小岛,绵延数百英里,散落在浩瀚蔚蓝的印度洋中,宛如……请原谅,因为我没有办法不套用旅游小册子的语言……“一串璀璨的明珠”。

名正言顺,马尔代夫以美到令人窒息、贵到令人窒息的豪华酒店驰名世界。既然说到度假,我就再添一句,这里也是情侣共度一段浪漫甜蜜时光的好地方。

不过,这可不是做记者的好地方。最近已经有一些外国记者被驱逐,他们报道的,远远比不上有可靠消息来源称有人正在密谋推翻政府这个话题敏感。

因此,我们拿旅游签证去马尔代夫。我知道你怎么想:拿旅游签证并不意味着我们有权给自己订上一家豪华酒店。

马尔代夫所有重要决定都是在首都马累做出的。这是一个明显缺少可爱之处的小岛,面积大约两三平方英里,到处覆盖的是水泥,而不是银色的沙滩。

马尔代夫所有重要机构都设在马累,总人口40万,相当大的一部分也住在马累。我的同事奥莉维亚(Olivia Lang)也就是在这里练就一身出色的记者本领,她在马尔代夫《独立报》任职,这是岛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客观新闻来源之一。

2008年,奥莉维亚就在马尔代夫。当时,持续30多年的腐败、专制终于被民主推翻。年轻、进取的穆罕默德·纳希德(Mohammed Nasheed)在马尔代夫首次自由选举中当选总统,前任强权总统穆蒙·阿卜杜勒·加尧姆(Maumoon Abdul Gayoom)悄悄溜走,躲在阴影中密谋。

奥莉维亚报道过,纳希德总统废除压制性法律,加强民主建制,他主持的那起旨在强调海平面上升威胁的水下内阁会议更是抓住了全世界的注意力。

一时间,马尔代夫成了伊斯兰民主国家的的典范。不过好景不长。马尔代夫人称“天堂岛”,珊瑚礁四周的大海确实如水晶一般清澈见底,但是,政坛可一直是污浊混沌的。

四年时间,纳希德就被他所说的一起“政变”赶下台,现在自我流放到英国,前强权人物加尧姆的弟弟(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阿卜杜拉·亚明(Abdullah Yameen)执掌大权。

反对派说,在亚明总统执政期间,马尔代夫日趋专制。就在过去几个星期内,尽管受到联合国、欧盟和美国的严厉批评和指责,亚明政府还是推出了限制演讲、示威自由的法令,并且采取行动准备恢复死刑。

Image caption 前总统纳希德在政变后下台,现居伦敦

这可不像是一个信心满满的领导人做的事。

我们必须谨慎行事。奥莉维亚警告,“当心那些形迹可疑、游手好闲的人。”

我们被告知,马累到处都有特务、政府密探。但是,闲逛,好像是马尔代夫人的全民娱乐之一。摩肩接踵的大街上,到处可见带着太阳镜、懒散地抽着烟的男人。

我们在咖啡馆、公寓楼间奔走,秘密采访;我们蹲在一栋废弃大楼的二楼,观察警察和反对派集会示威的人冲突。

越来越明显的一个事实是,亚明总统确实处境脆弱。他的哥哥、前总统加尧姆最近宣布不再支持亚明,亚明现在甚至很难拉动自己政党的议员。

不过,不管消息来源多可靠,报道企图推翻总统这类可能导致局势不稳的故事可不是小事,在伦敦的主编要我们拿到有人密谋策划的更多证据。

Image caption 马尔代夫现任总统亚明

这并非易事。既然是阴谋,通常就不会有独立观察人来证实。

我给马尔代夫总统办公室发去电邮,请他们对我们在报道中即将提到的腐败、压制等做出回复。我还问,亚明总统是否担心可能有人策划把他赶下台。

我们收到的回复说,马尔代夫当局知道有人正在策划“推翻政府”,这是“严重违背国际和法律准则”的,人民应该通过投票决定谁执掌国家。

我们的报道播出之后,马尔代夫政府坚持说,政权非常“稳固”,并且组织了一次“马尔代夫国防力量”—军队—的大型集会,提升他们所说的“爱国主义”,集会期间演唱了不少激昂的歌曲。

与此同时,前总统纳希德携左膀右臂正在抵达距离马尔代夫不远的斯里兰卡首都科隆坡。

返回我在德里的办公室。窗外素馨树上,鸟儿在歌唱。“叮”,收件箱中来了新邮件:马尔代夫当局刚刚宣布,对在国内的外国记者施加新的限制措施。

看起来,直到马尔代夫换了新政府,我是不会被欢迎去重游了。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