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毒品泛滥 “白富美”在劫难逃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鸦片、海洛因泛滥,服毒过量在美国已经超越车祸、成为意外死亡的主要原因

鸦片、海洛因泛滥,服毒过量在美国已经超越车祸、成为意外死亡的主要原因,其中俄亥俄是最严重的一个州。持续恶化的危机冲击着社会的各个层面。记者在克利夫兰市以西中产白人聚居的郊区跟随验尸官和警察一起去调查一起疑似案例。

绿草茵茵、绿树苍苍的街道。喷洒器懒洋洋地转着头,晶莹的水滴洒落在整齐的草坪上;花园里,星条旗在微风中轻轻摇曳;阳光下,三个穿着短裤的小男孩骑着自行车飞驰而过……

我们把车停在克雷格·查普尔医生(Dr Craig Chapple)的车旁。后备箱大敞着,他正在收拾需要用的仪器和设备。

查普尔医生务实、严肃,直截了当但并不粗鲁缺礼。说话时,他银色的小八字胡—两头打过腊、向上翻翘着—一上一下地颤动,仿佛不安生的迷你小动物试图逃跑。

查普尔医生是验尸官。他此次登门造访的是一所大大的平房,有两间车库。花园里有假山,粉色的牵牛花,黄色的玫瑰,灌木丛中挂着灯笼、小小的玻璃红心作装饰。

我们在车旁等候,查普尔医生向这家人解释了我们一起来的原因,并请他们放心,说我们不会透露任何人的身份。

在房外等候的还有警察。验尸官带着两个助手,他们棒球帽帽檐压的很低,手上带着医用手套。

然后,就是这家人。一位看起来非常伤心的男子。我们听到验尸官正和坐在花园桌前的一名女人对话,她手里端着一个如同袖珍金鱼碗一样的杯子,时而就着吸管喝一口里面盛着的锈钉子颜色的液体。

我们听她告诉验尸官:一大早,我发现他就是这个样子了。

她弟弟在家里暂住,头一天晚上,她和丈夫先去休息,留下弟弟一人看电视,转天早晨……

嗯。我们马上也就要看到她转天早上面对的场景了……查普尔医生叫我们过来,介绍我们认识这家人,我们向他们表示慰问,然后跟着验尸官走入房中……

宽敞的客厅,电视依然开着,播放的是天气频道。音量相当大,不过好像没人注意到一样。房间里还有一台立式电扇,开到高速,嗡嗡作响,仿佛在与电视音量打拼。

沙发上坐着的是那名女人的弟弟,乍看上去,他好像在沉睡。直直坐着,头垂在一边,眼睛紧闭,腿上盖着毯子,大概30大几岁的样子。

查普尔医生开始工作。他检查了现场,举着小小的数码相机不时拍照,然后指挥助手拉开毯子……他们小心谨慎,查普尔医生说,必须注意有没有针头。

他检查了这名男子的手臂、腿,看看有没有注射海洛因留下的穿刺痕迹。没有……他告诉助手把男子尸体移到地板上,然后检查沙发。

举着小手电把整个客厅仔细检查了一遍,查普尔医生没有发现任何使用鸦片的物理证据。当然了,如果是有人口服毒品、或者吸食海洛因,一时半晌是无法看出来的……

验尸官还告诉我们,找不到证据并不罕见。有时候,家人叫警察前会首先打扫一下,有些担心警察发现家里有非法毒品,有些因为亲属服药过量丧命而感到震惊、羞辱。

查普尔医生叫来活动担架,摇了摇头。这一幕对他来说太常见了。他说,有一个周末,他曾去检查过四起吸毒死亡事件,令人震惊!

洛雷恩郡(Lorain County,俄亥俄州)人口大约30万,主要是郊区,中产聚居,还有广阔的农村腹地。过去三年,因为服用鸦片过量而丧命的案例一直在65例左右徘徊,但是仅在2016年上半年,死亡人数就已经达到了这个水平。

这主要反映出,市场上出现了杀伤力远远超过从前的毒品。芬太尼(Fentanyl)是合成毒品,强度超过海洛因许多倍。但是,毒贩子会把芬太尼和海洛因混在一起,瘾君子或者以为能撑得住

这个强力混合药物,或者根本不知道买的是什么。

查普尔医生收尾时,我走进前厅。虽然电视还开着、电扇还转着,我还是能够听到关上尸体袋拉链的声音。

我和一名警察聊了起来,这是他本周内调查的第二起疑似服毒过量死亡事件。

尸体推车从身旁经过,我们的交谈暂时停止。突然,警察问了我一句,“嗯,你们要脱欧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我有种不知所以然的强烈晕眩感。这个问题如此牛头不对马嘴,我几乎笑了出来。

但是,能够这样迅速、超常地改变话题,说明调查服毒过量死亡暗已经成为他工作的一个惯例常态。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