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欧盟与英国 一样分别两样情

Image caption 没有了英国的全家福

缺了一向“拖后腿”、三心二意的英国,欧盟的全家福成了这样?聚在一起,各自怀揣心腹事;欲说还休、欲罢又不能。

先明确一下:上星期的布拉迪斯拉发(Bratislava)会议,英国脱欧不在议事日程之内。

事实上,这么大的一件事,这样不容置疑、坚决彻底地不在议事日程,结果,想考虑任何其他别的事反倒更难了。

拿出一堆动物园里的“居民”来作比喻:屋子里有大象、有猩猩(比喻刻意忽视‘秃子头上的虱子’),但就是没有英国领导人。

这一次,欧洲政治精英们要体会一下,没有英国的日子是怎样的。

从官方角度来讲,这其实并不是一次峰会,而是非正式聚会。虽然同样的顾问、外交官、翻译、政客都照常与会,但也许工作方式略有一点爱谁谁。

不过别搞错啊。布拉迪斯拉发会议真正的用意,其实也正是欧洲能看一看、体会一下,今后全家福就是这个样子了。

抵达会议现场在门口接受采访时,各位领导人陈述了他们需要着手处理的大事:就业、增长、繁荣、移民、安全、恐怖主义、边界控制,真是既棘手、又艰难。

法国总统奥朗德非常高瞻远瞩地谈到必须为欧洲项目寻找新的驱动力。德国总理默克尔则更加务实,她警告说,一次会议不足以解决欧洲面临的问题。

Image caption 一船的领导人

那么,这些欧洲领导人在多瑙河坐着游船吃午餐、给电视提供精彩画面的同时,有人思念英国吗?

不管你把英国看作施加阻力、总拖后腿的家伙,还是老于世故、节俭务实的聪明人,毫无疑问,没有了英国,事情会不一样。

一位德国同行颇带感情地说,他一直觉得欧洲有个务实的“北方联盟”,其中包括芬兰人、瑞典人、荷兰人和德国人,现在这个联盟会非常、非常想念英国。

但是其他人也必须调整、接受英国即将离开这个现实。

拖后腿的人走了

比如说,如果你是坚定忠诚的联邦主义者,也就是说,你认为民族国家的日子所剩无几了,那么,英国脱欧从理论上讲为欧洲建立更紧密同盟扫清了一个障碍。

当然了,如果从前你的这个梦想总也实现不了,你还可以把英国拖后腿当作很有用的替罪羊。

举个例子。有不少笃信欧洲的人希望看到欧洲结成更紧密的军事合作关系,说不定将来还可以组建欧洲军队。这支军队不用总是依赖美国,就像现在北约那样指着美国的枪和钱。

英国人的怀疑论、以及英国对大西洋联盟的忠诚,一直被看作是给欧洲走向融合这个远大目标踩刹车。

但是,如果英国并不是唯一的怀疑论者呢?如果有其他欧洲国家对欧洲防御合作的代价、好处同样心存怀疑、只不过原来一直是把真心藏在英国背后呢?

Image caption 布拉迪斯拉发有许多曾用名

如果把英国脱欧比作历史的一个合页,那么布拉迪斯拉发也是听听它第一声呻吟很不错的一个地方。

布拉迪斯拉发位于欧洲腹地、维也纳以东不远,美丽的多瑙河优雅地穿城而过。不过,她经历的历史长河就更加波涛汹涌了。

城市的建筑也诉说着过去的故事。城堡、教堂带点德国童话的情调;粥色的水泥公寓凸显着苏联风格。

有个很方便的晴雨表,可以拿来测一测东欧城镇历史上受到过怎样的待遇:有过多少不同语言的不同名字。

布拉迪斯拉发的曾用名包括:普来斯堡(Pressburg)、波佐尼(Poszony)、普莱什勃洛克(Preshporok)和布雷查洛斯波奇(Brezalauspurc)。这里还曾差一点被重新命名为威尔逊斯塔德(Wilsonstadt),以表示一战后对美国总统威尔逊的敬意。

在欧洲这一带此类现象并不足为奇。附近乌克兰西部一个城市,在我工作生涯期间就曾用过好几个不同语言的名字。这在历史长河中恐怕只能说是短暂的一个片断!

所以,从中欧这个角度来审视,历史看起来、感觉上都有不同。

在英国,欧盟曾经被看作规章条例的源泉、万人嫌,不过,在那些我们这代人生命期间刚刚走出苏联占领的国家欧盟被看作繁荣、稳定的承诺。

斯洛伐克人把布拉迪斯拉发城堡贡献给欧盟领导人使用,他们当中许多人应该可以记得,1968年,当华沙条约组织军队扼杀“布拉格之春”民主花蕾的时候,到城堡外来增援的是苏维埃联盟、而不是欧洲联盟。

毫无疑问,在这里聚会的人肯定会想着英国脱欧这件事,同时他们也会记得,欧盟东部许多人仍然难忘那一段比我们自己经历的更加黑暗、更加危险的历史。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