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日本人看混血 排斥还是崇尚

Image caption 莲舫的当选之路不乏争议

莲舫当选日本主要在野党民进党首位女性党魁,也打碎了另外一个玻璃天花板:她是第一位担当这个职务的混血儿。

莲舫的先父是台湾人,母亲是日本人。在日本,新生儿当中只有2%-3%是混血,所以,莲舫的不同之处相当重要。

但是,莲舫当选之路也不乏争议,她被指在是否仍然拥有台湾中华民国籍一事上撒谎。日本不承认双重国籍,父母国籍不同的人必须在22岁时做出选择。

莲舫说,她以为在自己17岁的时候先父已经代表她正式放弃台湾籍。她说,这是在台湾驻日本办事处办理的,整个过程都使用国语,她不懂,所以也没有办法确认是不是办完了。结果发现,她并没有办完。台湾的官方证明显示,她依然有台湾籍。

此后,莲舫曾经道歉,并且放弃台湾籍。但是,这场争议有可能陪伴她整个政治生涯。

莲舫的批评者说,问题是,她曾就国籍问题撒谎。莲舫本人坚持说,这是错误、不是撒谎。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在日本,混血还是比较罕见

不过,这场争议也引起另外一个反思:日本是否已经有准备考虑接受混血领导人。

如履薄冰

在日本,混血还是相当少见的。2014年,新生儿中只有3.4%父母一方不是日本人。

娱乐圈确实张开双臂拥抱混血儿异国情调的颜值,不过,这也几乎只有当父母的一方是白人的时候。

日美混血儿、记者罗伯森(Morley Robertson)说,“日本社会和媒体崇尚那种半白的肤色,在我的生活当中,我肯定比那些不是一半白人的混血儿受到过更好的待遇。”

我的女人也是混血儿。我亲眼所见,她的大眼睛、长睫毛受到不少赞美,这些特点她是从父亲那里、而不是从我这一方继承的。我坦白,我记得自己少女时代在东京,也曾希望有大眼睛、长睫毛。

不过罗伯森说,西化外貌的优势也有限度。“如果违背了社会准则,崇尚可以瞬间变成暴力的歧视。如果在公司内你行事太过西化,在开会期间没人请你的情况下坚持自己的观点,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受到排斥。”

他说,“那些以为自己可能‘一帆风顺’的混血儿几乎永远是如履薄冰。我自己就不止一次掉入冰窟窿。”

如果你那个不是日本人的父/母肤色更深的话,你可能就会遇到更多的困难。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阿里亚娜宫本磨美子的父亲是一位非洲裔美国人

第一个在2015年赢得日本小姐称号的混血儿宫本亚莉安娜(Ariana Miyamoto)还记得,由于她的父亲是非洲后裔美国人,她肤色更深,孩提时代因此受到不少欺凌。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吉川普莉安卡的父亲是印度人

今年获得日本小姐称号的是日本、印度混血的吉川普里安卡(Priyanka Yoshikawa)。她也记得自己曾被看作“细菌”。

罗伯森说,“我几乎可以肯定,如果她们都是一半白人的话,反应肯定会是不同的。”

罗伯森猜测,在日本,存在着一种从前几辈人那里流传下来的“根深蒂固的‘种族排序’,白人位于金字塔的顶端,黑人在最底层。”

年轻一代的观念并没有这么倾斜,但是,定型仍然经久不衰。

罗伯森说,“根据坊间流传的看法,白人更美、更有创意;东亚人第二好看、擅长数学和科学;黑人在体育和音乐方面更出色。”

日本优越论?

一个受痛恨、特别是网上痛恨最多的种族群体是韩/朝-日本混血:大多数源自日本殖民统治期间、以及他们的后裔。

过去几十年间他们一直备受歧视。这些人的批评者认为,韩/朝-日本混血享受特权,包括不接受日本国籍就可拥有的选举权、福利权。这其中许多人选择使用日本姓氏、隐瞒自己的背景。

说日本人是“韩/朝-日本混血”,是网上常见的一种羞辱,我自己也经历过,这样的羞辱特别用来针对那些被看作过度批评日本、不够忠于日本的人。

罗伯森认为,这种种族定性并不说明日本人有恶意。他说,“大多数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外国人、混血儿不多。”

至于莲舫,围绕她国籍的争议经久不衰。她个人表述的观点是,“作为一名政客,我从来没有以不是日本公民的方式行事。”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