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韩流”能刮进西方吗?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K-pop美女乐队 Wonder Girls 未能打入美国市场

近年来,“韩流”横扫亚洲,韩国音乐、影视挑战香港、日本,大肆争夺粉丝。不过,韩流要想在西方成气候可不容易。

音乐视频“失眠”中,韩国乐队JJCC的一名男歌手穿着黑色紧身衣,和一名少女手拉手在沙滩漫步。虽然艳阳高照、天空碧蓝,两人都打着伞:一把黄色的、一把橙色的。

今年早些时候,韩国伞也曾在悉尼亮相。中国农历新年之际,韩国七人组合JJCC首次打入澳大利亚,在Carriageworks艺术中心献唱,同台登场的还有名气更大的韩国乐队Boyfriend。

JJCC的男孩穿着90年代风格的低腰工装裤,宽大的体恤衫,整齐划一地舞动手中雨伞,好像在舞台上画出一道多动的彩虹。

在韩国,雨伞除了用来防雨之外也用来遮阳。这个习惯,只是让亚洲明星更难打入西方市场的文化差异之一。

俱乐部

澳大利亚经济和亚洲息息相关,根据2011年人口普查,澳大利亚人口中6%(约为122万人)生在亚洲。但是文化上,澳大利亚仍然青睐西欧和美国。

位于悉尼的“你好亚洲!”(Hello Asia!)网站主编Johnny Au说,“西方文化占据主导。”特别是,美国是超级大国这样的强势地位意味着“他们向世界各地传输文化。”

这也蔓延到流行歌曲:(澳大利亚)主流广播电台反复播放的绝大多数是英国、美国、或是澳大利亚歌曲

使用同样的语言非常重要。Johnny Au说,“不仅仅是亚洲,任何外国音乐想打进流行榜都相当困难。原来有过的一次是Macarena,以后还有‘江南风’,10年是个周期。”

K-pop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韩国偶像、男子组合“SHINee”在首尔演出

韩国流行音乐K-pop兴起于1990年代,融西方和亚洲于一体体,现在是规模以百万美元计算的产业。每年韩国都要推出好几十个精心打造的男团、女团,大多不过是昙花一现,几首歌后便星光黯淡、被人遗忘。

不过现在,K-pop是本世纪以来横扫亚洲的韩流驱动力。韩国肥皂剧、流行乐、甚至电影都和香港、日本打拼,争夺观众、争取占据文化主导地位。

不过,如果说韩流看似在亚洲无法抵挡,迄今仍然没有在西方留下明显标记,K-pop也未能打入。唯一一首在西方流行榜上获得大规模成功的是鸟叔的“江南风”。

2012年,“江南风”成为首个点击突破10亿的网上视频,目前浏览总数已经超过25亿。不过,澳大利亚亚洲流行音乐SBS PopAsia的主持人之一Jamaica dela Cruz说,江南风“并不是我们所认识、喜爱的韩国流行音乐。

西方流行音乐的受众、特别是那些转发‘江南风’的名流不过是觉得鸟叔很滑稽,这不是K-pop的宗旨,K-pop要的是漂亮。不过,‘江南风’也把我们所知道的K-pop推到了聚光灯下,给人们一个认识亚洲流行音乐的窗口。”

造星厂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鸟叔2012年在悉尼登台

不过,“江南风”仍然是个另类。比如说,尽管在纽约呆了两年,在韩国红爆了的K-pop乐队Wonder Girls仍然未能打入美国市场。

文化差异是一个原因,韩国人看重的美德在西方可能会被看作是要倒胃口的。

在韩国,K-pop“偶像”是由唱片公司全面、微观管理的,合同是所谓的“奴隶合同”,工作要不分昼夜,从穿什么到吃什么都要受控。

通过社交媒体管理“粉丝服务”、在业界保护乐队的清纯形象被看作走红的关键,吸毒、喝酒、谈恋爱?都可能给歌手的职业画上句号。

相对而言,在西方火爆的乐队,比如“One Direction”,更加崇尚个性、摇滚明星范儿,尽管这些乐队也是精心管理的。

记得2012年,记者John Seabrook在《纽约人》杂志撰写一篇名为“人造女孩”的文章,他在其中断言:“我豁出去了,我敢说,K-pop男孩组合绝无可能在美国成大气候。”

“也许在10-12岁的女孩中他们能找到听众,但是One Direction 和……比如说SHINee之间,存在巨大的文化分歧。”

K-pop未能打入西方,并不是因为不努力。JJCC是2014年由武打影星成龙创建的,成员包括包括韩裔美国人、华裔澳大利亚人,Johnny Au认为,这是为在不同地区赢得粉丝专门制定的战略。

生于美国的JJCC成员Eddy Oh证实,乐队从一开始就想要成为全球性乐队,希望能创下Backstreet Boys那样的影响力。

韩国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K-pop乐队 Big Bang 在澳大利亚巡演,门票售罄

不过,韩流确实也有一个独特的外国市场。2015年,在洛杉矶和纽约举行的美国最大的“韩流节”接纳观众75000人。去年,最知名的K-pop乐队之一Big Bang在澳大利亚的演唱会门票售罄。

19岁的Emily Nunell是韩流粉丝之一,当初是一位日本同学介绍她听的。她说,她喜欢K-pop是因为其“与众不同”。

Johnny Au也有同感,“K-pop有酷元素、也有群体元素”。

反过来再说JJCC,那场演出是演唱和现场游戏的结合。JJCC在舞台上回答问题、吃肉饼,还和粉丝玩儿哑谜 --扮鳄鱼、考拉、袋鼠。

也许算是个迹象吧:即便是面对最最坚定的澳大利亚韩流粉丝,整场演出唱韩歌可能也令人难以下咽:事实是,JJCC唱的西方流行歌曲一点儿也不少于韩国歌曲。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