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普京喊话美国“放尊重点儿”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普京正在与西方角力

你不让我开心我就不让你高兴?美俄会擦枪走火吗?有人说可能,并警告世界大战;有人说不可能,普京自大自恋,但“不想自杀”。

原来人们爱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眼下看起来,要算是条条大路通俄国。或者精确点儿:条条大路通普京—俄国总统。

莫斯科是叙利亚战争、乌克兰东部冲突的重要参与者;俄罗斯黑客被指侵入美国网站;俄国政府被控试图影响美国总统大选、试图分裂和削弱欧盟。

但是,回想16年前普京刚掌权的时候,看起来他好像有准备和西方建立紧密友好的关系。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还曾经形容普京“明智”、“有巨大潜力”。

但是,恭维让路给对抗了,分歧的清单真长,如同俄国的冬天一样:叙利亚,乌克兰,北约扩大,导弹防御。西方政府对日益专制的克里姆林宫领导人的幻想走向破灭,普京不再信任西方。

“直接军事对抗”

Image caption 俄国被控在叙利亚犯下战争罪

俄罗斯著名媒体人帕兹纳(Vladimir Pozner)认为,“(俄国)真有这种感觉:美国试图证实自己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如果俄国不想跟着美国希望的节奏走,俄国将要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

“北约持续扩大,在俄国领导人看来是货真价实的威胁,当然这种观点可能有误。你推我,我就要反推你。我们要尽一切可能让你不愉快,就像你让我们不愉快一样。”

“存在真正的对抗危险,也许会导致某种军事接触、甚至战争。”

上星期,俄国发行量很大的流行小报《莫斯科共青团报》说,叙利亚冲突可能激发“俄国和美国直接军事对抗”,程度可以和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相比。报道还发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警告。

俄国国际事务委员会负责人库尔图诺夫(Andrey Kortunov)说,“冷战期间我们关系很糟糕。但是冷战期间的关系或多或少还算是稳定的,因为我们相互明白,知道游戏规则。”

“现在,我们没有这些了,所以关系不稳定。这就是让双方关系变得危险的原因,也可以说,比冷战期间的关系还危险。”

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指责俄国在叙利亚空袭平民、人道救援设施,犯下战争罪。莫斯科坚决否认,一再重申打击目标是恐怖分子。

“让他们低头”

Image caption 莫斯科要美国尊重

莫斯科也许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俄国政治评论人士拉德兹霍夫斯基(Leonid Radzikhovsky)解释说,“俄国外交政策出发点是要让美国尊重。我们的外交政策除了这个没别的。我说的‘尊重’是俄国人理解的尊重:别人尊重你、因为怕你。“

“对普京来说,想做的游戏有一个:首先,他要向美国竖中指,然后让美国低头,最后强迫美国说,‘我要做你的朋友’。”

上星期,普京下令暂停执行与美国达成的武器级钚的处理协议。在向杜马提交的草案中,普京为恢复协议提出了一系列令人跌下巴的条件:美国必须终止一切针对俄罗斯的制裁、向莫斯科支付赔偿,美国必须削减在部分北约国家的驻军。

也许,这也是普京受挫烦躁的一个标志?迄今,他仍然未能获得他认为俄国应该得到的国际尊重。

那么,如果俄国换个总统,局面会不同吗?

俄国政治学家舒尔曼(Ekaterina Schulmann)说,“当然了,个人、性格也很重要。但是不要忘记,俄国现在的政治精英层是由60岁以上的男性组成的,他们的出身、心理、价值观、所受教育、对世界的看法都非常接近。换一个,也不会带来大幅度的变化。”

Image caption 驻拉托维亚美军。俄国对北约东扩很不满

拉德兹霍夫斯基相信,俄国不会和美国开战。

他说,“普京是自大狂,相信自己比其他西方领导人棒10倍。但是,他也不是那种会推开18层楼的窗户、高呼‘我会飞’、然后跳楼的人。他没有计划向华盛顿投氢弹。”

“自恋是一码事,自杀倾向是另一码事。普京不想自杀。”

欢迎使用下表发来您的对这篇报道有任何意见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