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奥运志愿者手记:刘姥姥进大观园

olympic, studium
Image caption 此为伦敦奥运会的主场馆,开闭幕式及田径运动项目的举办场地。

继上篇记述了申请担任奥运志愿者的来龙去脉后,此篇继祖就向各位读者“大大”继续报告自己的奥运初体验。

在“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无心守候下,我等呀等,盼呀盼的,终于到了正式“进军”奥运的日子。

话说那个周六下午可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伦敦式春天气候--亦即所谓非常之不和煦的风雨交加天;从早上起,厚重的云层,即垄罩着整片天空,一整个阴霾的氛围,会让你怀疑老天爷是不是染上了忧郁症。

但期待此天到来已久的我,心情却是艳阳当照;在家早已按耐不住的我,决定赶早出门,如此也可给自己预留时间,好整以暇的在园区内四处观望。

一路上,兴奋异常的我面带着夸张的笑脸,与同车被阴暗潮湿天气感染的其他乘客之蓊郁表情,似是形成极大反差;好在我家离奥运公园不是太远,在转了一班地铁后,约20分钟的光景,我就抵达离园区最近的斯特拉特福(Stradford)地铁站;否则配上雀跃不已表情的我,真活脱像是与大家示威似的。

依着电邮的指示,我登上为奥运专设的步行天桥,首先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奥运公园,而是巨大的购物商城,我顺着排列整齐的商家,转了个弯道后才见到奥运村旁的栅栏;唉!这年头商业侵入体育的现象,连奥运此等国际级盛事却也是无可避免。

我循着不算太清楚,但也不是太难找的标示走到了发证处,经过简单的询问及身分查验后,柜台服务人员示意我对着计算机摄像头露出腼腆的笑容,刷刷刷,不到数秒的工夫,我接下来包括一天的训练课程及之后为期四天测试赛的通行证即印刷出来。

之后顺着动线,我进入安检站,终于这个令我朝思暮想的大观园在我眼前出现...

(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

我仗着时间充裕,决定在报到前进军园区内各场馆一一“阅兵”,率先通过司令台前的是有着滑翔翼翅膀造型的水上运动中心(Aquatics Centre),再来则是最夺我眼球且在媒体上早已大量曝光的主场馆,及一旁毁誉参半的奥运新地标轨道观光塔(ArcelorMittal Orbit),其高耸巨大的暗红色造型,据称是英国最大的公共艺术作品。

一向爱现不落人后的我,想象着此地将在两个多月后,成为全球数十亿观众目光的焦点,而我却有荣幸先睹为快,内心不禁得意了起来。我无畏稍嫌大的风雨,拿起手机狂照猛拍了一番,并虚荣地赶紧上传相片并上“脸书”打卡;嘿嘿!我刘某人抢先在此奥运现场做全球独家现场直击报导... 

此时风雨渐歇,我踩着轻盈的步伐,继续向前;渐渐的水球及篮球馆、选手村、自行车馆,一一在我前方出现,接近又在我身后渐渐远去。

因着时间尚早,我好不自在的在园区乱晃,并绕到环据园区的河流边,望着还算是清澈的湖水,三两野鸭甚至开心地互清羽翼与争相啄食水中生物,恍然间我误以为自己身处英国乡间。 

事实上,一向用功上进的我,前夜已上网搜寻相关讯息,据说奥林匹克公园将会种植数千棵在英国土生土长的赤杨、柳树、桦树、榛树等树种;而园区内也会植披总数超过30万棵适于湿地环境生长的植物,使此地能在奥运之后成为英国最大的城市湿地公园。

但当下我望着相对距离颇远的场馆及其光秃秃刚种下的树苗,此绿化尚未完成的场地,活脱更像是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我甚至忧心在仅剩两个多月的时光,是否真能一切就绪?

但天榻下来有高人顶着,我这矮子实无需杞人忧天,是故我便依着标示继续前进,约半个小时的路程,我终于到达之后数天的落脚地--名为河岸竞技馆(Riverbank Avenu)的曲棍球比赛举办场地,我走入球场旁紧邻的白色大帐幕报到,准备接受下来四个小时的训练行程...(待续)

点击阅读:

2012奥运志愿者手记之三:真相大白

2012奥运志愿者手记之一:好事多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