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奥运志愿者手记:小义工的大麻烦

更新时间 2012年 8月 14日, 星期二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32

爱现的小义工正面对着摄影机展示行头。

自从小义工于奥运开幕前夕忽转战排球坛以降(详情请见前文,下有连结),义工生涯虽偶有惊奇,但大半的时间,却不脱“站壁”(不!我是说站岗);百般无聊的露着牙,笑往迎来的“接客”(喔,不!我是说接待)生涯。

故当某香港卫星电视台同业,忽然来电邀约说想做个奥运义工访问,小义工我基于同行相助的情谊,便立马答应,并约好于周一下午放工后,三步并作两步,前往约好的排球赛事举办场地--“伯爵宫”门前赴约。

见到了同行一共五人的阵仗,彼此客套地寒喧一阵后,便正式入镜;一向爱慕虚荣又爱抢镜头的小义工,仗着天生丽质难自弃,往往一见到镁光灯就人来疯,故对于自己将风靡全球数亿观众的机会,早已在卧室镜子前自行排练了无数次。

在香港来的两位摄影大哥,选定了以伯爵宫为背景,调好了光线,为我别上了耳麦,继祖便开始喋喋不休地对着镜头,展示奥运义工的全身行头,自头至脚,巨细摹遗的一一详尽解说。就算中途因有铃声大作的警车经过,因要考虑收音效果,摄影大哥一再要求重录,小义工我仍全程保有林志颖式的微笑,甜美面对镜头。

(明星)梦醒心碎空叹息

在身旁渐渐围绕了一些观望人群的情况下,却是让我更陶醉在大众的注目下;可在经过约十多分钟后,忽地有一人出声在旁叨念,叫我一定得要停止,因为违反规定云云;我考虑到这已是第N次的重复,故仍自顾自地的继续说下去,以便一气呵成完录;终待语毕,我斜眼望着此人,竟与本人穿着一式的志工服,再望其识别证上的号码为4,便明瞭其来自媒体相关部门;果不如其然,她先自我介绍说自己为负责媒体公关的经理,解释奥运义工如接受媒体访问,均须事先安排,而我显然未事先知会他们,故要抄下我的个人资料,来做调查。

小义工我感到现场情况不妙,却仍定神询问何处可查知相关规定,并解释自己之前从未听闻此事,且本人目前已下工,且此地为奥运场馆之外,目前只为一般百姓身分的我,在英国的街头上接受媒体采访,当无违法之举;另外因其并非警察及相关执法人员,故我拒绝提供自己的名字。

可那位女士的鹰眼,却快速扫过高挂于我胸前大大的识别证,故还是将我的名及服务单位抄下,说会再通知我后续事宜。

虽说小义工明知自己并未犯法,但好歹遇上此等折腾,心情已大受影响;且这位女士,似是不放心的亦步亦趋跟着我们的摄影小组,硬是见到我们转了条街,她才离去。

果然到了当晚,我就立刻接到任职之礼宾部副理的电话,她的口气甚是礼貌,详尽地询问整件意外的来龙去脉,我即依实告知,她又加以补充说明道,根据伦敦奥委会的规定,所有义工如有媒体的访问邀约,一概要经由新闻部门统筹管理,以保障其与媒体的良好关系;并说在义工守则中有列出此项规定,我顺手翻阅手边的小册,小小的印刷文字是有体现此“内规”,但在其上条文字中,亦有说明是担任义工“期间”所做的限制;而我在接受采访时;已是下班时分,是否仍全职全天候地为义工身分,可说是仍有着些许灰色地带。

可在副理说明,公关部门势将会将此事上报并留作纪录,但她个人认为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太严重的后果,故还叫我放心云云。

话说本人当初做义工的初衷,本就是热情无私的奉献,也并非是来做卧底以揭发黑暗面的间谍;且我又没说什么涂说八道的抱怨话,小义工我顶天立地,正直做人,有啥好怕的?但我毕竟也不想为难大家,故在向BBC的公司经理回报后,决定相互尊重,待奥运结束后,再行发出原先欲发布的义工手记,或许也不迟。

可话说此次意外事件发生后的数日清晨,继祖睡眼惺忪地醒来,却接到来自加拿大的挚友传来简讯,道其妈妈在电视上见到我的专访,在当地卫星电视播出,并说我看来变胖了...看来本人已红遍大西洋彼岸;这电视传播的力量,可还真是全球化且仍是强大无比呀!

总之,接下来继祖将会向各位读者“大大”密集爆料,敬请密切期待之后“迟来却不晚”的奥运义工心得!!

按键 2012奥运志愿者手记之六:计划赶不上变化

按键 2012奥运志愿者手记之五:就是要“淡定”

按键 2012奥运志愿者手记之四:怎一个乱字了得

按键 2012奥运志愿者手记之三:真相大白

按键 2012奥运志愿者手记之二:刘姥姥进大观园

按键 2012奥运志愿者手记之一:好事多磨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与内文相关的链接

相关话题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