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南非世界杯梦开始的地方

商贩奥布雷
Image caption 商贩奥布雷希望能在足球城附近摆摊,但被拒绝。

最能反映南非的地点当属索维托,这个在种族隔离年代黑人居住的城镇后来成为南非的象征,今天则成为南非世界杯的一个缩影。

本届世界杯的主体育场就是离索维托不远的足球城体育场,壮观的体育场外搭建起一个巨型塔,代表的就是索维托的地标“索维托塔”,足见索维托的分量。

从这里,走出了带领南非人结束种族隔离的领袖曼德拉,正是曼德拉的地位和推动,将2010年世界杯带到南非,如今,实现梦想的一刻即将到来。所以,索维托是南非世界杯梦开始的地方。

谁赚大头

索维托最著名的街道是维拉卡兹(Vilakazi),这条街道走出了两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曼德拉和南非主教图图。世界杯前夕,原以为这里会游客如织,来后不料发现冷冷清清。

一条长达大约200多米的街道上只有两个出售世界杯相关物品的摊位。女摊主阿格尼斯表示很高兴,说世界杯带来的商机,虽不清楚到底比以往好多少,但收入肯定是增长了。

另一摊主是42岁的奥布雷。他说,以前每月销售额约3000兰特,现在是8000兰特左右。即便如此,奥布雷还是不满意。

“世界杯让国际足联赚了大头,我们只是赚了那么一点点。”

Image caption 里丽安认为南非为了世界杯过度超支,会重演雅典奥运会后的希腊一幕。

奥布雷希望能到足球城体育场附近卖纪念品,可是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得到政府通知,禁止他们在足球城附近贩卖,理由是防止“扰乱环境”。

奥布雷说:“给索维托带来最大变化的是曼德拉,而不是世界杯。”

奥布雷说,索维托居民的生活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住房和就业是索维托居民面临的最大困难。

谁在得利

毫无疑问,足球已被高度商业化,世界杯成为商业运作的焦点,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南非世界杯的最后赢家是谁?国际足联还是南非?

里丽安是约翰内斯堡大学的老师,曾代表南非女排参加2004年雅典奥运会。里丽安毫不犹豫地说:“赢家当然是国际足联。”

Image caption 茨内博认为南非世界杯的遗产会相当可观。

她说,南非为世界杯投入巨大,大幅超过预算,政府处在“透支”状态。“谁来负担这笔费用呢?当然是纳税人。当年雅典奥运会,希腊政府也处在透支状态,结果呢?今天的希腊濒临破产。”

最让里丽安不满的是,南非世界杯前夕政府下令禁止民众游行示威。里丽安说:“这违反了宪法。因为世界杯,政府居然敢违背宪法。”

来自索维托的茨内博经营一家贸易和投资咨询公司,他参与了世界杯筹备期间的很多经济咨询活动。茨内博认为,世界杯给南非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世界杯让南非人再次团结在一起,这是1994年南非民主选举以来最让人激动人心的盛世。”

“因为世界杯,南非新建和扩建了不少公路,也提供了不少就业机会。这些人在兴建过程中掌握了技能,让他们今后有就业的机会。”

南非世界杯的争论还会不少,但无论怎样,非洲大陆即将首次上演这个星球上最大的足球盛事,这是历史性的一刻。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