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让哪些南非人受益

曼德拉桥
Image caption 约翰内斯堡出门通常都得开车,公共交通并没有因世界杯而得到改善。

自从六年前南非获得世界杯主办权后,南非人就对这个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体育赛事会带来的好处开始憧憬。

世界杯小组赛已过一轮,逐渐看出谁是世界杯的受益者,谁又是输家。

之所以将话题限制在“南非人”当中,是因为最大受益者已没有悬念,当然是国际足联。

尽管遭遇全球金融危机,国际足联从南非世界杯中获得的收入居然超过上届德国世界杯50%,实在难以置信。

通过出售电视转播权和其他商标权,国际足联获益约320亿美元,除去约120亿美元的开支,利润高达20亿美元。

当然,国际足联不喜欢“利润”这个词眼,他们称之为“储备金”,以用于未来四年发展足球的全球计划。

南非一赌

南非可以说是运气不佳,世界杯首次登陆非洲大陆就遭遇全球金融寒流,南非有苦难言。

此次观看世界杯,经常会发现体育场内会出现大量空位,让国际足联和组委会都很难堪。

Image caption 世界杯给巴里的公司带来巨大商机,通信业和中高档家庭酒店成为受益者。

著名会计公司Grant Thornton最初预测南非世界杯期间的游客人数为48.3万人,随后调低至37.3万,而南非旅游局自己的统计更悲观,仅为25万。

雪上加霜的是,南非世界杯球票销售势头不旺,国际足联一厢情愿地玩“高科技”,主要通过国际足联网站售票,而忽视了非洲大陆有互联网和信用卡的人口并不多,让很多想来南非看球的非洲人只能干着急,怨声载道。

国际足联很聪明,将球票的收益划归主办国,要知道,这是世界杯收入来源中唯一的一笔不稳定收入。所以,风险摊在了南非的头上,苦果就只能南非来尝。

国际足联对南非世界杯组委会注资5亿美元,随后出于善意,又有所追加,但杯水车薪。

为了世界杯,南非花费大约40亿美元,建机场、修路、翻新体育场等,人们纳闷,这些投入能收回来吗?世界杯就真的这么神吗?

几家欢乐

当然,不少南非人从世界杯中获益。不说别人,就拿我下榻的家庭式旅馆来说,每晚每人1400兰特(约1260人民币 ),而且一定就必须是一个月(世界杯赛程),即便期间会出差前往其它城市。

Image caption 约翰内斯堡高速铁路目前只连接机场和商业中心,对普通市民用处不大。

老板约翰年纪不过35岁,拥有15处房地产,世界杯期间几乎每个都租出去,其中有不少是媒体机构。约翰发现商机不错,临时租借更多的房屋,然后转手再租,获利不少。

除了住房,南非通讯业也大获商机。大批新闻机构云集南非,在如今数字化和移动通讯时代,通讯公司获得一大块蛋糕。

比如,当地电信公司Cellucity提前与西方各大媒体联系,出租手机、无线通讯设备。该公司助理经理巴里·拉普索恩(Barry Lapthorne)说,世界杯期间,他个人经办的手机出租业务就多达6000多个,库存供不应求,他们不得不大批购买新的手机。

谁在抱怨

南非的道路因为世界杯变得更宽、更平,这对有车的人来说是好事,但对贫困人口来说,他们仍然无法享受到其中好处,因为南非的公共交通没有多少改善。

世界杯开幕前夕启用的机场快速铁路目前也只是通往商业中心,并没有方便普通市民。对很多约翰内斯堡居民来说,商业中心桑顿是另外一个世界,是富人的天堂,他们抱怨组委会考虑的是“面子工程”,希望给世人留下好的印象,但对他们生活来说,这华而不实。

对很多小商贩来说,世界杯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好处。一些希望在体育场馆外出售纪念品的商贩,因为无法得到国际足联和组委会的同意,只能在远离球场外地点销售,而游客对南非安全的担忧,让游客少有光顾他们的机会。

到时世界杯远离南非而去的时候,南非人更多的还是过自己原来的生活。

南非不会因为一个世界杯而改变,世界杯因为南非而被赋予新的历史意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