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说:“向中国学习”

报纸文章
Image caption 南非媒体说,要创造就业机会,还得向中国学习。

世界杯接近尾声,南非媒体也有越来越多的报道描述本届世界杯取得“巨大成功”、“让世界重新认识南非和非洲”。

出人意料的是,众多报道之中接连不断地出现“中国”这个词眼,而且多是拿南非与中国比较,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应该向中国学习。

比如,南非《星报》报道了德班机场在德国和西班牙半决赛当天陷入混乱,导致多达5个航班的球迷最终无法按时抵达观看比赛。该报的一名记者对我说,南非应该向中国学习,北京奥运会规模更庞大,而中国的组织工作有条不紊,秩序井然。

学习什么

开普敦的日报《开普时报》近日就刊登原国大党的一名市政议员、现为一家金融服务公司负责人罗伊·里奥登(Rory Riordan)的文章,题目就直言《让我们向中国学习,增加就业机会》。

文章说,南非在种族隔离结束后经济每年以3.2%的速度增长,2004至2007年是一段黄金时期,取得了5.1%的增长。

里奥登说,这种增长幅度不够,因为每年新增的正式就业机会仅为15万个,如果能实现中国订下的8%的增长目标,南非每年新增就业可达67万个,“这才差不多”。

Image caption 中国媒体说,90%的呜呜组啦产自中国,南非望尘莫及。

里奥登分析中国成功的四点原因:其一,出口净增长;其二,对基础设施建设的大笔投入;其三,扩大信贷、推广信用;其四,中国中央集权体制的优点。

里奥登接着拿南非与中国比较:南非政府投入不足,尤其是没有侧重劳动密集型企业的投入,导致工作机会外流。

但是,南非也有相对于中国的优势,比如英语的语言优势,这样能让南非不仅能像中国发展制造业,同时也能像印度那样发展服务业。

里奥登说,中国中央政府控制金融体系,能快速做出决定,采取一致行动,这在南非不行,因为中央银行是相对独立的。不过,里奥登也没有提出需效仿中国,而是说南非的民主方式也会有优势,关键是要找对路子。

里奥登说,要实现8%的增长目标,最关键的是要有规划,这点中国政府做到了,所以能稳步实现目标。

中国商机

无独有偶,在南非世界杯打得火热之际,南非工贸部长戴维斯飞往上海,目的是说服中国的公司来南非投资,不是简单的制造业,而是投资于矿业、金属和资本运作方面,可以说,更看重中国的高端投资。

Image caption 南非商场里出售的吉祥物“扎库米”大多也产自中国。

世界杯期间,南非旅游当局最看重的就是外国游客人数。英国和德国是南非的主要海外市场,但由于两国陷入金融危机,百姓被迫“勒紧裤腰带”,来南非就得三思了。

在欧美市场萎缩之际,南非旅游当局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游客每年以12.5%的速度增长,南非旅游局也于今年在中国开了第一家分支机构。

中国挑战

当然,南非对中国也是“爱恨交织”,商机虽然多,但难敌中国在制造业方面的优势。别的不说,仅看世界杯最受欢迎的塑料长喇叭(呜呜组啦)和吉祥物“扎库米”就能看出一二。

《中国日报》近日报道说,南非呜呜组啦有90%都产自中国,在宁波的一个小厂一天就能生产2万个喇叭,迄今已出货100万个。

在南非商店里买一个普通呜呜组啦大约65元人民币,而中国据悉只需要20元。就制作成本来说,一个呜呜组啦大约只需40美分,在南非市场上则需9-10美元。

在呜呜组啦吹得震天响之际,高兴的其实是中国。南非人很不高兴:这么一个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东西,怎么就让中国做了,而南非还有好几百万人失业。

同样闹出风波的还有吉祥物“扎库米”,这个绿发黄脸的小猎豹售价不菲,价值高达1亿多美元的生产合同被南非国大党的华裔国会议员Shiaan-Bin Huang博士获得,随后外包给了上海的一家工艺礼品公司制造。

金融危机后,南非也受到影响,南非工会要求世界杯商品应更多在当地生产采购,闹出一场“扎库米”风波。

南非说,通过世界杯向世界证明了自己有能力举办国际大型赛事,也将吸引更多的人来非洲,而南非力图将自己打造成进入非洲大陆门户。

有南非官员说要争取2020年奥运会举办权,并说在中国和印度之后,世界的经济增长点将在非洲。

的确,一个世界杯让南非有了更多的梦想和期待,究竟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