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布尔登网球场上空的鹰

戴维斯和拉夫斯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戴维斯带着“雇员”拉夫斯这只栗翅鹰,温网期间来巡飞。

两天前在中央球场看球,仰头一看,发现一只鸽子。当时中央球场的顶棚关闭着,我在琢磨:这鸽子该怎么出去呢?

其实,该问的问题是:这鸽子是怎么进来的呢?记得以前观看网球电视直播,不止一次地看到比赛因为鸽子、甚至是蜜蜂昆虫等打乱正准备发球的球员,干扰了比赛。

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带来了不少生意,不仅球场周边的租房价格猛涨,一些快餐、保安、交通等行业的生意也顿时兴旺不少。谁也没想到的是,抬头一看天空,这温布尔登的上空也有个行业生意兴旺了不少:放鹰驱鸽。

伦敦人都知道“鸽满为患”,市中心的食物残渣引来成群的鸽子,鸽子的粪便成为恼人的问题。更麻烦的是,这鸽子不怕人,走到跟前,它们也无动于衷,挥手赶,它们也就是跳开几步,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来到温布尔登网球场,食物残渣也不少,毕竟人流量大,可奇怪的是,很少见到鸽子。原来,全英网球俱乐部引进了“天敌”来威慑鸽子,不仅利于环境,更重要的是让比赛免受意外的影响。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拉夫斯”有自己的身份证明,和其他来温网的工作人员一样。

我叫拉夫斯

46岁的韦恩·戴维斯(Wayne Davies)经营一家飞禽公司,至今13年。公司的起点就是看到鸽子等飞鸟对垃圾填埋站、面粉厂、医院等工作环境的干扰,于是想到提供猛禽进行“保安”,效果非同一般。

我的BBC同事采访了戴维斯,发现将老鹰引进温布尔登还得感谢他的老婆多纳。多纳有一年在观看温网电视直播时,发现一只鸽子飞到球场底线附近,干扰了比赛,于是想到,为什么不将老鹰引到温布尔登的上空呢。

戴维斯于是跟全英草地网球俱乐部联系,获准进行实地试验,发现效果明显。于是,这一放鹰驱鸽的做法就成为温网的一部分。

温网大赛期间,戴维斯带着这只名为拉夫斯(Rufus)的鹰来到温布尔登场地,每周来三天,通常是在中午比赛前夕让“拉夫斯”在上空飞几圈,这样就足以保证这一周的比赛不受鸽子困扰,尤其是中央球场的比赛。

“拉夫斯”其实是美洲哈里斯鹰(又名栗翅鹰),个头不太大,长度在46至76厘米之间,翼展1.1米,中型猛禽,主要分布于美洲,英国也有不少。

进出温网的工作人员都有身份证明,这“拉夫斯”老鹰也不例外,它也有一个专门的身份证,上面写着:姓名:拉夫斯;职务:吓鸟者(Bird Scarer):单位:禽鸟控制系统公司。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