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奥运骑手华天大师赛夺冠 剑指里约奥运

Image copyright Libby Law and ERM
Image caption 三项大师赛的第二站夺冠,华天表示“高兴坏了”。

从2008北京奥运到即将揭幕的2016里约热内卢奥运,弹指八年间,中国奥运马术骑手华天蜕变了不少。

北京奥运,18岁的华天(Alex Hua Tian)代表中国队参赛,以马背上跌落的结局告终;如今,26岁的华天,随着“战马”换了一茬又一茬,其历练也越来越成熟。

里约奥运前夕,华天带着爱驹“堂·热内卢”( Don Geniro)参加在英格兰北部布拉汉姆公园(Bramham Park)举行的“三项大师赛”(Event Rider Masters)。

马术三项大师赛是英国今年新启动的赛事,在两天时间内完成盛装舞步、场地障碍赛和越野赛。启动之年共有六站比赛,每站选取国际马术联合会积分前40名骑手参加。

毫无疑问,这一新赛制给马术骑手备战2016奥运提供了一个舞台,华天参加的就是第二站的比赛。

后来居上

Image copyright LIbby Law and ERM
Image caption 华天和爱驹后来居上,以一秒之差,最终夺冠。

第一项盛装舞步比赛后,华天以40.1分,排名第三。进入次日的场地障碍赛,华天与“堂·热内卢”冷静应战,以无打杆及无时间罚分顺利完成,排名升至第一。

最后进行的越野赛中,华天与“战马”默契配合,无任何罚分的完成比赛,最终夺冠。仅与紧随第二的美国最佳骑手克拉克·蒙特哥马利(Clarke Montgomery )只有一秒之差,扣人心弦!

马 术比赛的最大悬念是马的不确定性,已经取得里约奥运参赛资格的华天爱驹包括“派大星”(Harbour Pilot C)、“堂·热内卢”以及尚未取得奥运资格的Diamond Sundance,不到最后出征一刻,谁也不知道马匹会发生什么,华天也不知道到底会带哪匹战马出征巴西。

一方面要备战热身,一方面要规避风险,这是摆在华天前的难题。

微妙平衡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他在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说:“这是一个很难把握的平衡,离里约奥运只剩八周,现在是我们备战风险最高的一段时间。但风险是体育运动中的一部分,已成为我们训练中的一部分。”

尽管华天在取得大师赛第二站的冠军后表示“高兴极了”,并获得1.6万英镑的奖金,但他表示“参赛并非要过度竞争,而是要做好准备,将最佳状态调整至两月后的里约奥运”。

备战的一半是集中在马匹上。华天说,在参加极具挑战的伯明顿庄园比赛后,马龄17岁的“派大星”休了“四周的假”,准备参加下月大师赛的第三站比赛。九岁马龄的骏马“堂·热内卢”很强壮、目前在不断积累比赛经验,如果能前往里约,可能会是参赛的最小马龄的马匹。

放松备战

那么对于自己的备战呢?华天说,他要做的就是保持好状态,尽量放松,不必有过多压力。

谈到里约奥运前景,华天说:“我也许不会夺得奖牌,毕竟我还年轻、经验不足。对我来说,提升马术运动的公众认知程度,让更多的人了解马匹和骑手之间的关系,让更多的中国人能观看马术、欣赏马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华天表示,要致力于推广自己喜爱的马术运动,尤其在中国市场。

八年间,华天在中国的认知程度不断提升,各种荣誉、身份接踵而来、不少商家也瞅准了他的商业价值。

那么,八年间,华天怎么看自己,尤其是在与中国的互动中所扮演的角色呢?

他说:“八年前,我18岁,那时,我或许不认为自己小,但回头看,我确实很小。”

华天说,那个时候,马术的事有团队在照管、生活的事情有父母照顾。“八年来,我不仅在比赛中成长了,也在管理我自己的生活上取得了进步。我成熟了不少,也担当了更多的责任。”

马术“复兴”

那么,中国的马术环境和商业市场又出现了怎样的变化呢?

华天对BBC中文说:“这个产业在不断发展,规模尚小,但发展得方向和势头很好。”

他认为中国的马术运动还很分化,“我期待未来几年,散布中国各地马术中心能有更多的协调和整合,这样市场才能更成熟。

在谈到中国马术市场壮大面临的困境时,华天说:“主要有两点,其一,是文化,中国观众可能会忽视欧洲和英国的现代马术运动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演进,已融入社会。来看马术的,并不都是热衷的爱好者,不少人把这当做社交消遣。”

“其二,是中国马匹的检验检疫的规定,目前可以把马匹运进中国内地,但不能运出,这个难题不解决,很难上演真正意义上的国际马术大赛。”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