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国奥足球队谢幕的启示

英国女子足球队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英国女子足球队在奥运比赛中,勇夺小组第一。

当英国奥运代表团的奖牌遍地开花时,英国人似乎不在乎奥运绿茵场上男足、女足均在四分之一决赛中失利所带来的遗憾。

遭到淘汰后我问起不少英国人的感受,大多数人的反应是对男足本就不抱什么奢望。韩国人的确在战术纪律上胜出,点球遭淘汰基本是英格兰队的宿命,如今英国队也无法幸免;至于女足,虽然悲情地不敌加拿大,但她们在伦敦奥运会上得到了闪亮的机会,也算大体完成了任务。

总而言之,没有太多的扼腕叹息,因为这点小小的创伤早就被田径、自行车、网球、赛艇场上的一波波金牌给淹没得无影无踪。

虽然相比世界杯、欧锦赛、非洲杯、美洲杯,奥运足球似乎要排到了末位,但早在奥运开赛前数月我就买了女足决赛和男足半决赛的票子大力支持一把奥运足球,我仍想说几句英国国奥足球队谢幕能引发的余波。

女足战斗刚起步

“激励一代人”是本届伦敦奥运会的口号。我相信英国女足运动员就这一点而言并不亚于七项全能冠军杰西卡·恩尼斯。她们勇夺小组第一、小组赛一球未失、在温布利大球场七万多名观众面前击败两届奥运银牌得主巴西队。

毕竟英格兰足总女足超级联赛在近两年提升了女足的受关注程度。ESPN从2011年第一届女足联赛转播六场比赛,到今年的11场赛事,虽然同英超无法相提并论,但无疑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

即便女足在伦敦奥运会上的出场次数未能最大化,但是希望她们在小组赛中迷人的表现能够令女足的未来受益;虽然英国奥女足主帅鲍威尔和她的“玫瑰们”未能夺牌,但是她们在本届奥运会上留下的足迹勿容置疑。不过,女足要真正踢出自己的一片天地,这场比赛才刚刚开始。

什么是“英国品牌”?

英国国奥队的存在完全要归功于伦敦成功举办奥运会的特殊地位。从一开始,“英国奥运足球队”这项沉甸甸的项目就遭到来自威尔士、苏格兰、北爱足总的阻力,只有势力最强的英格兰足总举双手赞成。可以理解,其它三个小国是担心他们的参与可能会削弱各自足总的自主权。当然后来国际足联的出面确保了世界杯上不会有“英国队”的现身。

Image caption 英国国奥足球队在与韩国队的比赛中,点球被击败。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英国国奥足球队”的尝试有其积极的效果。迫使英国的四个国家足总相对成熟地坐下来谈判,并在开赛前赢得了球员和球迷的热情回应。

尽管在比赛奏响英国国歌《天佑女王》一曲时,威尔士球员没有张口合唱,但是贝拉米、吉格斯这两名威尔士球员是本届奥运会英国男足队伍中表现最出色的两员老将。

从理论上来说,唯一能够同时保留“英国国家足球队”以及在成人、国际赛场上保持英国四个国家的足总自治权的计划就是组织21岁及以下英国青年队。尽管这一设想肯定将面临诸多行政、管理上的重重困难,然而对于英伦足球的发展而言将有不少得益之处。

从伦敦奥运会英国队男、女足18人阵容不难看出各地区球员水平的大相径庭。女足中16人来自英格兰,只有两名球员来自苏格兰;男足中有13名英格兰球员,另有五人来自威尔士,其中还包括两名23岁以上的沙场老将吉格斯和贝拉米。

尽管每支23岁以下地区队只能代表各自地区(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和北爱)参加国际比赛,不过一旦有了21岁以下英国青年队的计划,那么每一足总都可能融合各自的尝试和努力,促进英国足球更有效的全面改革。通过资源共享、最佳实践方案、教练和设施,有潜力的苗子能够被尽快挖掘,培养更多的可用之材,从青少年足球阶段就形成有效的竞争机制。

正因为目前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和北爱尔兰的各自队伍水平平淡无奇,不少球迷们早已练就了淡定的心态。所以从制度、相互协作的改革道路而言,2012年伦敦奥运会对于英国人来说虽说没有奖牌的荣耀,四年后的里约热内卢估计见到英国国奥足球队身影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但希望这项尝试能令英国4个地区的足总从英国青少年足球的整体发展水平上拓宽思路。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