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周记:足球经理的渐远背影

马凯
Image caption 将卡迪夫城带入英超的功勋主帅马凯最终还是难逃马来西亚老板的解职。

卡迪夫主帅马凯最终还是没能撑过新年,成为本赛季第六位在被扫地出门的英超主帅。

本周四这支威尔士球队主场0:3负于南安普敦。当日球迷们还自发组织抗议老板陈志远干涉马凯战术布置以及更改卡迪夫传统的蓝色球衫为红色,同时声援主帅,殊不知第二天便飞出了马凯被炒的消息。陈志远原本说好的让马凯“长期执教”,结果就像给球迷颜色看一样说翻脸就翻脸。

陈志远“我是老大怎么着”的独断专行从一进门时就显现出来,当时卡迪夫的整个班底几乎都被掀走。首先董事里德斯德尔退位,马来西亚商人曾长义成为主席;接着执行总裁怀特里被老板亲信西蒙·林取而代之;随后马凯所信任的转会经理伊安·穆迪也被驱走,继任者是年仅23岁的毛头小伙兼老板朋友的儿子。

本月16日,即卡迪夫战胜西布朗两天之后,马凯希望冬季转会能签下三名球员,陈志远立刻派执行总裁代表自己出具一封公开信:表示一分钱也不给马凯。三天之后主帅收到电邮,被告知要么辞职,要么等炒。

其实马凯的结局一早就能预料,面对陈志远这样的老板,需要公关能力极强的人才能应付,而主帅哪有功夫与你玩儿太极,毕竟这是足球俱乐部,不是商务场。

从足球经理到主教练

英超俱乐部的主帅都被称作“足球经理”,最具代表的就是温格和已经退休的弗格森。他们除了负责球场上的事务之外,还拥有转会交易、管理球探体系、发展青训、任命助理教练和医疗团队等诸多权利。这也是英超的一大特色,而其余绝大多数联赛都采用的“主教练”形式,即教头主要负责球队与赛场等技术性工作,权利范围较之足球经理要窄不少。

穆里尼奥当年与阿布拉莫维奇分道扬镳时就抱怨自己在斯坦福桥更像个足球教头而不是俱乐部经理,或许穆帅在欧洲大陆游历一番之后意识到了自己还是回到英超作“快乐的那一个”妥当,至少在英超每逢转会大门开放,即使资金有限,权限却宽裕,身后鲜有人指手画脚。

当然不少俱乐部仍然遵照“足球经理”的游戏规则进行,但是经理模式和主教练模式的界限却越来越模糊。以纽卡斯尔为例:俱乐部为了削弱主帅帕杜的权利,任命了淡出足坛四年之久的金尼尔为足球总监,帕杜所有的转会操作全部要向这位前“温布尔登狂帮帮主”申请汇报。帕杜在上个冬季转会一口气签下五名法国球员的确有些头脑发热,但是没有一位球员的身价水掉,其中古弗兰、德布西和穆萨·西索科都迅速成为绝对主力。

任何引援都需要一定时间的磨合期,但是在高额投资的前提下,留给俱乐部主帅的时间愈加有限。何况本赛季英超赚到30亿英镑的电视转播收益,较上一次交易增加60%,任何一位老板都不愿意错过这个捞金机会。因此一旦球队表现有闪失,立刻有炒帅消息传出,很快传闻变为事实。

权利的丧失

就在马凯下课前11天,热刺主帅博阿斯未能熬过圣诞被托特纳姆扫地出门。博阿斯在热刺的纪录事实上非常不错,胜率在历届主帅中列第三,为55%,仅比第二位的亚瑟·特纳低0.1%。这位葡萄牙人折戟白鹿巷绝非仅仅因为一两场大比分失利,试想炒掉博阿斯与毫无一线队经验的谢尔伍德签约18个月合同似乎说不过去。

热刺在夏季转会卖掉贝尔一口气签下七名球员却仍然拿不出像模像样的打法,博阿斯为此饱受批评。然而卸任后他透露那七名引援有四个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真正幕后操纵者是向来长袖善舞的主席列维。葡萄牙人本想要得到胡尔克、穆迪尼奥和比利亚,列维却硬打包给他拉梅拉、查德利、基里切斯和埃里克森。所以也不要怪博阿斯把拉梅拉钉死在板凳上,本来就不在他战术计划之内的。而其中大多数交易的经手人都是热刺新任命的技术总监巴尔迪尼,博阿斯的权利实则被架空。

不管是马凯的离去还是帕杜的无奈,抑或博阿斯的遗憾,可以预见的是英超足球经理的传统正逐渐淡去,也许随着更多的收购介入,足球经理模式只能在游戏里面见到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