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周记:金钱与风险结伴而行

杨家诚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曾收购伯明翰俱乐部的香港商人杨家诚被判入狱。

并不是每一所俱乐部都像曼城、曼联或切尔西那样幸运找到一个肯花钱善经营的下家。本周,伯明翰老板杨家诚因为洗钱罪名成立,被香港法院判入狱六年。

杨家诚无法解释账户中1亿港币的来源,而警方的调查一直追溯到2001年。尽管这位伯明翰老板已经辞去俱乐部主席以及其他相关职务,然而他却表态坚决不肯出售股份,球迷们抗议自然无济于事。

开放式的商机

这位香港商人一开始收购身在英超的伯明翰并不那么顺风顺水,07年他竞标成功后用1500万英镑买下当时联合老板古尔德和苏利文手上29.9%的股份,然而余下的收购却一拖再拖。他当时还强调:我那29.9%的股份是拿现金买的!

由于俱乐部的所有权扑朔不定,主教练布鲁斯于辞去职务加盟维冈竞技,前苏格兰国家队主帅麦克利什继位。而最终杨家诚以8150万英镑的总价格收购了伯明翰,苏利文和古尔德转战伦敦,从面临破产的冰岛银行手中收购了西汉姆的大部分股份。

英超开放式的经营体系带来了难以匹及的投资商机,设想只要现有老板肯出售,世界各地的顶尖财团都有参与盛宴机会。机会越多,风险自然越高。

杨家诚早在07年介入英超之际就有小道风声称此人与澳门黑帮有关联,但是无证据无定罪,本着公平竞争,公平收购的原则,不能因为媒体和球迷一句“我们不喜欢此人”便拒人于千里之外。再者,收购俱乐部又不是参加政治选举,从人道主义的角度上面讲,不能因为你的背景有负面传闻就不与你做交易。

风险交易

由于英超俱乐部几乎都没有采取会员制,俱乐部股权出售掌握在现任大股东手中。大股东们会对竞标者做出评估,而该评估标准不受外来系统或第三方制约。

虽然从商业本质上来说,俱乐部收购的确是一项金钱交易,但从社会角度来讲,哪怕是低级联赛球会也承载着球迷们的关注、热爱和期望。更何况是那些拥有百年历史的大球会,其背后的文化寓意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然而在俱乐部股权转售交易时,股东们的衡量标准往往是金钱利益为主导。

纽卡斯尔球迷对他们的老板麦克·阿什利早生怨恨,圣詹姆斯球场不止一次打出“阿什利滚蛋”的横幅。这位心宽体胖的体育用品商人告诫球迷:你们许愿的时候长点儿心眼,看看卡迪夫,看看隔壁桑德兰,我已经好很多了。至少纽卡斯尔最近登出的财务报表上拥有800万英镑的税后盈利,这已经是喜鹊连续三个财务年出现盈利。

诚然,俱乐部高层洗牌可以带来大笔投资,比如英超时期的QPR为主帅休斯和继任者雷德纳普带来了丰厚的转会金,但是俱乐部仍没有摆脱降级命运。更不走运的是,俱乐部上一个财政年损失了6500万英镑,总负债已高达1.77亿英镑。

英超作为炙手可热的投资目标,也带动了英冠球队的兴旺。马来西亚商人陈志远在卡迪夫的英冠时期将其收购,并动用大笔投资将这支威尔士俱乐部推向英超。泰国富豪维猜·斯里瓦塔那布拉帕买下莱斯特城,俱乐部本赛季冲英超有望,身后却是一个3400万英镑亏损漏洞。

在 “公平交易”的背后,金钱和风险相伴同行。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