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霸主未定 盘丝洞降级缠身

曼联胜了,但切尔西赢得更火;命运坎坷的伯恩利、赫尔城降入英冠。

谁更有能耐?

Image caption 若不是纳尼(右)在边路给曼联增色破门一次创造点球一回,主场作战的红魔全场进攻威胁并不大。

鲁尼无缘热刺一役的真相爵爷在赛前嘴巴紧得很,只将媒体的焦点转向他下赛季即将退出江湖的谣言上。显然历经江湖“险恶”的爵爷不想给同样命运攸关的对手一丝大战前的亢奋。

只不过对下赛季欧冠资格虎视眈眈的热刺在经受了阿森纳、切尔西两支欧冠队伍洗礼并脱颖而出后,面对真正的欧冠王曼联却软弱了起来,正如上周周记中质疑热刺状态能否在冲刺阶段真正一飞冲天。纵观全场,热刺离开了白鹿巷做客老特拉福德成了“扶不起的刘阿斗”,不过有一问题的确让人颇为不解:老雷为何没有延用前两场击败枪手、蓝军的排兵布阵?冲劲十足的贝尔首发左后卫是否是热刺心存保守的一招?

首先,热刺此役的两名边锋莫德里奇和本特利没有起到一针见血的威力,但程度有区别:前者传球意识强,但怎奈队友的智慧无法与其匹敌,因此让克罗地亚人的灵感火花灰飞烟灭;后者则在速度上败下阵来,纯属默默无闻型。相比之下,红魔的纳尼、瓦伦西亚这对“双飞翼”则要出彩的多。

其次,热刺本场的控球能力让人只有摇头的份,“罪魁祸首”之一便是中场的赫德尔斯通和洪都拉斯国脚帕拉西奥斯,成为曼联中场斯科尔斯和弗莱彻埋伏拦截的众矢之的。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中场丢球便导致队友慌忙补位,因此迪福在这场比赛中很是令人失望地“退居二线”忙着追皮球,更不用说对曼联的维迪奇、埃文斯这两名高大中后卫构成什么实质性威胁。

最后,老雷意识到热刺需要攻击力,因此在比赛中进行了战位调整,但却埋下了苦种:当前两场连续破门的威尔士国脚贝尔从左后卫前压后,帕拉西奥斯从中场后撤到了右后卫,取代了此前担任右后卫的喀麦隆人阿苏-埃克托,后者则去填补左后卫的空缺。从本赛季的表现来看,帕拉西奥斯还没学会在英超聪明下脚,因此打右后卫是比较冒险的一步棋子,结果阿苏-埃克托和帕拉西奥斯一人给红魔“送”上一粒点球,对于当时得势还未得分僵局的曼联来说再称心如意不过。

因为曼联此役虽然在场面上、控球上占有不少优势,但就破门意识和攻击威胁而言并没有得到什么便宜。担任单前锋的贝尔巴托夫面对旧主热刺显然比前两场同布莱克本、曼城来劲的多,跑动更积极、思维更活跃。但是少了鲁尼,红魔在门前的悟性总是有缺损。

虽然曼联这几场都没有展示出一流表演,但是比起对手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有能耐,所谓有能力还不够,更要有耐力。

新兴势力

Image caption 卡劳的帽子戏法是否会成为安帅改变蓝军足球信条的开始?

如果说红魔前一日赢热刺颇有些胆战心惊,那么时隔一日切尔西则以7比0的潇洒狂胜让今年英超争冠的激烈好戏继续唱下去。

这场大举挫败斯托克城的战役不仅在切尔西、曼联两雄逐鹿英超天下的追逐赛中胜得恰逢其时,可喜之处是后起之秀卡劳帽子戏法、斯图里奇锦上添花,再留心一看安帅似乎要将上轮败给热刺的老迈形象抛到脑后,很有心要逐渐改变蓝军的足球信条,开始将培养重心转移到年富力强的一代球员身上,此役中斯图里奇、卡库塔、范安霍特和哈奇森多名风华正茂的球员得以登场献艺。

当然,切尔西90分钟里视进球如草芥与斯托克城主力门将索伦森肘部脱臼被迫下场有关,致使客队最坚固的一道大门彻底洞开。这或许让最后一轮在主场迎战斯托克城的曼联有更多的可乘之机。

就最后两轮的对阵形势来看,切尔西下周做客利物浦可能是曼联卫冕的最大“救星”。但是无论从阵容实力还是比赛侧重而言,利物浦无法对切尔西施加压力。一来贝尼特斯心系欧罗巴联赛,二来本轮红军的锋线又遭了殃,荷兰国脚库伊特小腿拉伤下场,向来平庸无奇的巴贝尔无奈被推上了单前锋的位置。

茫然离开

Image caption 雨中致谢球迷整个赛季支持的洛斯似乎已分不清哪些是雨哪些是降级苦楚的泪。

虽然冠军和第四名的归属依然迷雾重重,但是继朴茨茅斯之后,本赛季英超降级悲剧的另两个名额提前两轮基本尘埃落定。

伯恩利在英超混了一年就走了。其实今年一月份随着前主帅欧文·科伊尔的离去升班马的降级命运已开始隐隐逼近。

本轮0比4大败给利物浦成了伯恩利本赛季的又一缩影:尽管开局勇猛好战,不时威胁技高一筹的对手,但是过了半场便出现崩溃迹象,直到一败涂地。

从谢周三下课仅一个月的洛斯顶替科伊尔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看起来都是管理层的一次决定性错误。洛斯执教17场比赛败了14场,这笔帐再清楚不过。因此如何重整阵容、唤醒野心、希望和勇气是项艰巨的任务。唯一让俱乐部在良心上过的去是由于精打细算伯恩利还不至于陷入财政困扰,这让另一支几乎肯定降级的赫尔城相形见绌。

Image caption 赫尔城如何处理布拉德(图)等主力球员降级后的工资来减缓俱乐部财政压力将是下一个难题。

赫尔城负41球的净胜球让领先他们六分的西汉姆为保级基本大功告成欢欣鼓舞。但是目前负债3000万英镑的赫尔城如同被拔了牙齿和爪子的“老虎”,正在奄奄一息地朝英冠走去。

赫尔城如何负担主力球员降级后的工资将是一大难题,比如从富勒姆转会去的布拉德周薪4.5万镑,但在其合同中并没有降级减薪这样的条款。因此,这也是可能让赫尔城步朴茨茅斯后尘陷入财政托管惨象的诱因之一。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