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英格兰主教练否认去荷兰执教是在“逃避”

麦克拉伦
Image caption 麦克拉伦被英格兰解职后到荷兰俱乐部执教

“我绝不是在逃避!”淡出公众视线许久的前英格兰主教练麦克拉伦(Steve McClaren)在接受BBC采访的时候,“很自豪”他的球队在上赛季的出色表现,并表示有些“乐不思蜀”。

海外执教

赛季前流失三名“重要球员”但到目前为止依然保持“不败”的战绩,让目前执教荷兰特文特俱乐部(FC Twente)的前英格兰国家队主教练麦克拉伦,除了感到“很满意”之外,还特地把身子向前探了探后说:“我们还会踢得更好!”

时光的流逝和隔海与英格兰相望,淡出英格兰球迷“仇恨”目光的麦克拉伦现在更愿意把话题转移到他的荷兰生活上。“我早就想到国外执教。”面色红润的麦克拉伦表示“在欧洲大陆充分发挥他的执教才能”,和“对欧洲大陆风格的足球比赛的痴迷”让他在黯然离任英格兰主帅后,“一拍即合”地选择了这样的“新挑战”。

麦克拉伦用“一半一半”来形容他“短命的”英格兰,和“辉煌的”米堡的执教生涯。“别看现在特文特俱乐部很小,但是它在蓬勃发展中!”麦克拉伦承认尽管远赴荷兰执教的决定当时“很难下定决心”,但是12个月后,这位执教荷兰俱乐部的麦克拉伦笑着说,这个决定显然很“明智”,而且他也“非常喜爱”。

英格兰

麦克拉伦把他任期内克罗地亚“剿灭”英格兰的那场比赛称作是他“人生的最低点”。时隔一年后,在英格兰为“世界杯”出线将再次迎战克罗地亚时,麦克拉伦描述说,他当时战败后的心情“极其糟糕”,以至于现在他宁愿把在英格兰执教期间的经历,当作是“一次教训”,和“激励自己继续向前的理由”。

麦克拉伦在强调他在正式“挂帅”前就知道英格兰被欧锦赛淘汰出局的严重性后,表示英格兰欧锦赛中遭受的“羞辱”应该完全由他承担。“幸好这件事还没要了我的命,”麦克拉伦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但愿这件“他再也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能够让他在未来“变得更坚强”。

麦克拉伦到现在提起他当初上任英格兰主教练时,首先提出的要让英格兰队“加快传球速度”和“增加控球率”这两个目标时承认,他没能在尽短的时间内让英格兰队“成熟起来”。

当年一心想把英格兰球队“带入新纪元”的麦克拉伦表示,在短短的18个月任期中,他希望英格兰队“能够面向未来比赛所具备的经验”最终“没有实现”。

“现在的英格兰队,我看起来已经很成熟了!”麦克拉伦称赞目前世界杯小组领先的英格兰球队能够“自如地”应对大赛和主、客场的比赛。

Image caption 麦克拉伦在作为当年米堡主教练和英格兰助理教练时曾经很成功

麦克拉伦说:“我现在还是坚信,有朝一日英格兰会夺得世界杯的冠军!”

麦克拉伦形容他被从英格兰主帅的位置上解职后的第一感觉,就是要“重新执教”,并说他始终的职业目标都是想要“塑造一支成功、并且让球迷感到骄傲的球队”。“卸任后的第一个星期非常难熬,”麦克拉伦回忆说,他感谢他有一个“很支持”他的家庭,并且“周围的人都积极帮助我摆脱困境”。

麦克拉伦用“太正常了”来形容他遭受到来自球迷的“恶语攻击”,“这一点我在埃里克森在任时看得很清楚”,“很受伤害,也很富有戏剧性”。他在形容与埃里克森后期遭遇的同样“困境”时表示,那幅场景目前早就“灰飞烟灭”。

麦克拉伦总结他执教英格兰国家队的经历时简单地说,就是“做不成就另谋他就”。

执教荷兰

麦克拉伦调侃地说,在他刚执教特文特俱乐部时,曾有英国媒体问他是否此举是在“逃避”。麦克拉伦表示,他离开英格兰“绝不是在逃避”,而是“为了自己美好事业的将来”。

麦克拉伦认为每一次的执教经验,“包括执教英格兰国家队”,都是他十数年执教生涯的宝贵经验。“我不想去刻意证明些什么,”麦克拉伦表示他就是在履行本职工作,“而且总体说来,我干得还不错”!“这个世界上没有常胜将军,”麦克拉伦平淡地说:“只有在被解职的一刻,才会真正理解主教练这份工作”。

麦克拉伦在说起他目前的这个“离英国不远”,而且“很多人会讲英语”的荷兰生活时透露说,不久前去世的鲍比·罗布森(Bobby Robson)曾经积极鼓励他接受到荷兰俱乐部执教的机会。这位在上赛季把特文特球队带入荷兰联赛第二名,和荷兰足总杯决赛的麦克拉伦说,曾经也是在卸任英格兰国家队主教练之后到荷兰执教的罗布森爵士,对他的职业生涯“有重大影响”,“既然当年罗布森爵士在荷兰执教两年很成功,我为什么不能试一下呢”?

麦克拉伦把在目前“壮志凌云”的特文特俱乐部执教的生活,说成是他“职业生涯以来最美好的经历”。

米堡

老东家米堡上赛季降级让麦克拉伦感到“很伤心”。他把执教当年英超球队米德尔斯堡的经历形容为“非常令人振奋”,“人们常忽视当年米堡打进欧洲联盟杯决赛,这是不对的”!麦克拉伦表示,未来人们在评说米堡俱乐部历史的时候,“一定会把那次打进决赛当做俱乐部的大事”。

现在用在米堡时同样方法“治军”的麦克拉伦认为,当年在英超赛场上“厮杀”的米堡无论从俱乐部高层、球队还有工作人员等各个方面,都是“很坚实的”。他说米堡让他“最遗憾的”就是当年能和斯图加特、罗马等等欧洲强队不相上下的这家俱乐部,最终没有“保持住这条通往强队道路的通途”。

麦克拉伦笑着说,他曾经戏言,如果当年英格兰和巴西在温布利体育场的比赛能获胜,他就“立马退休”。他表示他现在“很享受”在荷兰的生活,而且“意犹未尽”,“不会考虑何时重返英格兰”。

麦克拉伦很神秘地说:“干足球这行别有什么计划,因为未来总是充满未知数!”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