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顿:QPR有雄心 别太拿我说话当回事

巴顿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巴顿认为,本赛季新加盟的QPR在英超有雄心壮志。

备受争议的QPR队长巴顿(Joey Barton)在接受BBC专访时表示,他因为QPR充满雄心壮志才决定加盟,并调侃说:“千万别太拿我在推特上的发言当回事。”

新、老东家

这位在英超里没人会质疑他的天分、但总是不太招人待见的巴顿说,他在准备离开圣詹姆斯公园的时候,发现他当时接触的QPR“确实是一家富有雄心壮志的俱乐部”。

相比前东家纽卡斯尔,巴顿坦言QPR并不像圣詹姆斯公园那样“是个传统的大俱乐部”,而处在“一种变革阶段”。他觉得,他自己在其中的作用就是融入到QPR目前积极上升的发展当中,并和刚晋级的俱乐部一起“打造在英超联赛里的发展平台”。

巴顿在说到这个想法时说:“不仅我这么想,我在QPR的队友们现在也都这么想。”

巴顿承认,他在纽卡斯尔的时候,他的比赛状态也很不错,但“地球人都知道,当时那种情形,我在纽卡斯尔已然是呆不下去了”。他表示,尽管纽卡斯尔老板花钱发展俱乐部的计划和广大喜鹊球迷背道而驰,但他“还是曾经很享受(在纽卡斯尔的时光)”。

他说:“不管是最后留在圣詹姆斯公园的球员、还是离开的球员,我们都还是朋友,平时都还联系着,共同回忆在纽卡斯尔过去的美好时光。”巴顿说,毕竟降级仅一个赛季后又重返英超,他们在圣詹姆斯公园创造的奇迹“永远是最美好的回忆”。

高、低谷

巴顿说,到目前为止,让他最骄傲的就是“被召入英格兰国家队,在国际赛场上为英格兰征战”。他说,尽管只是昙花一现,但他感觉他最好的状态还远未到,并说:“我才29岁,我应该还有机会。”

巴顿笑着说,他事业的低谷“太多了”,“可以说上个大半天”。在英超里极少有如此诚实性格的巴顿说:“被关进监狱肯定是最惨的一回。”他说,“怎么着也算是一个公众形象”,被判入狱“肯定很丢人”,并说“那是自作自受”。巴顿说,最重要的是“入狱后改造了自己,能够重新做人”。

巴顿表情严肃地回忆,当他入狱时,他感觉他的足球生涯就此结束,绝没有再回到英超踢球的可能。他有些激动地说:“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踢球,让我重头开始,我很感激。”

巴顿透露说,入狱让他进行了很多反思,也同时“很有幸遇到很多伸出援手的人”。他说,那时候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公关,而事实也以“最残酷”的方式让他学习如何面对公关危机。他说,当时他“被迫”要接受很多媒体采访。

巴顿说:“现在想起来,我很感激当时被媒体曝光后所遭遇的一切。”

他说,如果没有这次的教训,他的整个足球职业生涯“可能最终都会被荒废掉”,并强调说,他现在“很积极地生活每一天”。

推特

喜欢读书的巴顿说,他可以时不时地将书中的“名言”引用在自己的推特上。但他非常苦恼他的推特经常被媒体当作头条大做文章。他说:“有些话是双关的、有些很有讽刺意味,真不知道 媒体是怎么解读的。”

他笑着承认,QPR主教练沃纳克确实把自己签名的自传也给了他一本。他说:“那是在一次去客场比赛的路上,沃纳克说要给我一本他的自传,作为给球队队长的格外鞭策。”

巴顿接着调侃道,其实沃纳克无论见到谁,都给一本签名的自传。并说“沃纳克还老是催着我读”,“老问读完了没有,读完了没有”。巴顿笑着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准备在推特上引用沃纳克的“名言”,“没准儿以后会吧”。

巴顿说,他佩服像斯科尔斯这样的球员。并坦言,前埃弗顿球员帕金森(Joe Parkinson)是他的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