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飚专栏:给老板写电子邮件

曾飚
Image caption 曾飚:你敢给老板写电子邮件吗?

关于写信,或者写电子邮件,我听过两个故事,先说给你听。我认识一个来英国留学的中国女生,她说自己来之前,给大帅哥威廉王子写了封信,告诉他一位来自中国的女孩子,带着憧憬和希望,要到英国来了,想看看他。我不知道这位朋友是否把邮件寄给了唐宁街10号的布莱尔,并麻烦他转交一下。至于威廉王子有没有答复,我更无从得知。

这种比上访还难的信,我没有写过。不过,我有个经验可以对比。我准备在9月份徒步穿越英国哈德良长城Hadrian’s Wall,于是给哈德良长城管理公司写信忽悠,说一个来自长城之国的年轻中国人,要穿越英国长城。这是多么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事情,连接起来了中英两国的友谊。你们能不能赞助我一套徒步旅行的设备?

结果,我收到了他们寄给我的免费徒步手册,赞助设备的事情,提都没提。

第二个故事是另一位中国男生,他比较现实,不挑王子或者女王,他要搞定老板。他告诉我,自己刚开始工作头三个月,老板禁止他给课题相关的人写电子邮件,即使要发电子邮件,也要让老板先过目。

我想说的是什么?还是一个故事。有一次在剑桥,我碰到了过去一位老师,谈起了电子邮件的事情,主题是如何决定抄送(cc)、暗送(bcc)的名单。老师为自己一个手下的表现很恼火,常常越过自己,跑到别的实验室去参加活动,到处联系。这让这位老师很有背叛的感觉。我也附和说,确实有一个忠诚度的问题。

在任何行业都有自己的“黑话”和行规。出于对英国议会的兴趣,我常常关注它们的报道。有一次看到一个词叫cross-bencher,让我很有兴趣。一般来说是议会里面,某些议员有一技之长,在一些跨党派利益的议题上,可以扮演中立、客观的角色,不受党派约束,可以提出一些与自己党派立场相左的看法。这算是一个被允许的潜规则。

除此之外,我注意到在一些语境下使用cross bench,那些行为被认为没大没小,蔑视组织内部权威,有犯上举动。比如,前排本党议员对某个议题,发表了代表性意见,某位后排议员自搞一套,说出惊人之语,这算是cross bench。颇有汉语里面“插嘴”或者越俎代庖的意思。

求教英语地道的人士,所谓cross bench是不是有这样一种另类的用法?

这让我对于写信,产生了一种对潜规则的忧惧。其实不是在英国才有,在中国的时候,我就隐隐约约感觉到。出于对文字的敏感,我很早注意到那些官方红头文件,如何使用“批送”、“抄送”、“报送”之类用词很有讲究。由于对官僚主义的批判和公务员生活的排斥,自己一直和这些文吏词汇保持距离。

如今,谈这个电子邮件问题,突然唤醒了这几个脑子里零碎的印象。起因是,最近课题的负责人,也就是我的老板,鼓励我给课题组的其他教授写电子邮件,只不过提醒我说,每封信最好谈两个要点,足矣,注意语气。

我马上毕恭毕敬地说,我一定抄送一份给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