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飚专栏:留学宅男的食谱

曾飚
Image caption 曾飚:关于烹饪和吃,我从小就是无师自通。

我现在很宅,这与英国气质很吻合。一个孤岛,有家的人,把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大沙发前面是大屏幕的高清,DIY成瘾。每天醒来,还没有刷牙,就先把iPhone查一查,然后打开笔记本。偶尔周末到朋友家,按错了门铃,赶紧说对不起,生怕侵犯了陌生人的隐私。如果再有个花园,就是天堂了,种了几株番茄,大白菜,就跑到网上晒一晒,说我家的白菜又丰收啦。

我的宅稍微不同。在纽卡斯尔,我只有一个十来平米的房间,有张桌子,三张椅子,一张挂衣服,一张拿来坐,一张就闲着。如果不去办公室,通过远程办公,自己可以在房间里闷上三天不出门,看书写东西,累了站在窗口发会儿呆。没有访客,只能看对面人家的花园。

唯一的走动就是厨房和洗手间,这样的生活,你觉得有劲吗?

其实蛮喜欢的。在一个宅的时代和国度,吃,成了最有运动量的锻炼。和久居英国的国人一样,我对于吃,经历了一个从华丽到闷骚的转型。

初到英国,我每天必去超市,如同环球旅行一样,把所有的食物,按照中国菜的方式都做一次,我觉得自己必须要向街边那些庸俗的pub food,展示一种中国人的精神和手艺。

关于烹饪和吃,我从小就是无师自通。早年在北京求学,很早就搬出了宿舍,做菜的资历,超过一般的中国学生。因此,在布里斯托时代,每每听到中国学生恭维某人为大厨,心中总是有股子不平。直到现在,朋友邀集聚餐吃饭,我也总有点犹豫,生怕吃得略有不爽,脸上就显示出来,让主人家没有面子。

在神农尝百草一样,经历了早年华丽的做菜吃饭的生涯,我对于在英国做中餐,逐渐失去了兴趣,居然迷恋上了闷骚的“薯条加鱼条”英伦组合。我现在逐渐能够吃出粗细不同薯条的差异,连滚水煮过的小土豆(baby potato),我大概能够吃出来是不是当下时令味道。至于鱼条,不同类型的,比如鳕鱼(cod)、黑线鳕鱼(haddock),滋味各不同。

至于白水煮过的胡萝卜的质朴、西兰花(broccoli)的飘逸、绿芽豆(beans)的清爽、花菜(cauliflower)的厚重、菠菜(spinach)的活泼、小椰菜(brussels sprout,又名抱子甘蓝)的理性,偶尔用grill烤一点蘑菇、西红柿和西葫芦(courgette),配上一点点盐和橄榄油,也是吃得齿颊留香。

每当吃这些素淡的蔬菜,我常常把自己幻想成一个中世纪的修道士,每天在自己的图书馆里,啃着黑面包,喝点凉水,来保持头脑的清醒,抵制世俗的诱惑,以便更好地与上帝保持联系,缓解整日抄写经文之后的疲劳。据说,日本茶道的哲学,就是通过对身体的严格训练和控制,达到对自己精神也可以收放自如。我是通过对胃的训练来实现的。当你用吃大餐的架势,来对付一盘清水煮蔬菜,气质就出来了。

一旦你的脑海里出现了类似我的幻像,对于吃,你会发现另外一种返璞归真的境界。这与红军过草地时候,煮皮带吃皮鞋,想要解放全中国的精神,也是吻合的。

吃的成本,一直是留学英国的热点话题。我过去想得不多。直到今年,在做一些cost-effectiveness analysis的研究,翻译成中文大概叫“经济效用分析”,通俗地说就是“价廉物美”或者“划算”。我才把吃,从精神训练的层面,落实到学术研究的领域。

最近有个发现。在英国南北经济差异,不亚于中国的东西地区差异。在纽卡斯尔,本属于高端超市的玛莎(M&S)居然是我光顾最多的超市。玛莎食品质量在诸多超市中,属于上乘,ASDA(英国平价超市)的葡萄只放三天,玛莎的水果一周之内,鲜脆依旧,因此买玛莎比去ASDA,划算。

一个更大的发现,中国超市的食物,一次买够一个星期,大概比英国超市便宜20%。也就是说,我一个月的伙食100镑就可以打住。在某一个星期,我体验了一场西红柿之旅,周一是西红柿炒鸡蛋,周二是鸡蛋炒西红柿,周三,我决定只炒鸡蛋,最后还是放了西红柿进去。周四,我想了想,把西红柿和鸡蛋放在了一起炒。

到了周五,我就坐飞机回布里斯托吃晚饭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