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飚专栏:买房与买花

曾飚
Image caption 曾飚:买房子,投资的不是钱,投资的是时间。

本来打算在纽卡斯尔买房子。关于买房子,我自有一套理论:投资的不是钱,投资的是时间。

很多年前,我听过这么一个故事,一位中国留学生来布里斯托读本科,家里人给买了一套房子,自租带出租给同学,等到本科读完,房租算是免了,还可以支付每月按揭;另外,房子涨的钱,把学费也给抵消了。这样的算盘确实很精明,做事情行云流水一样,很有中国古代范蠡的风采,可惜没有见面看到真人。不过,这样的传说,1999年之后,也就持续达2007年,当时房价已经接近峰值,接下来,大家都清楚了发生了什么。

我正是在低谷的时候,考虑入市。英国南北差异之大,也只有在英越久,游历过几个地方,才越有深刻体会。我现在的状态,像是长征北上的红军,一路从布里斯托,开赴伯明翰,如今驻扎在英格兰和苏格兰之间的重镇纽卡斯尔,颇有杨令公守边疆的气概。

与杨令公不同,他主要使大刀,我擅长Excel。因为自己的项目与经济分析有关系,自今年开春以来,我对经济数字的敏感度大增,整天看的就是这个地区有多少人,NHS医疗花在每个孩子身上的开销一年是多少,英国哪个地区社会经济状态处在倒数。看来看去,纽卡斯尔,准确地说是附近的诺森比亚(Northumbria)地区,经济状态基本不行。

对于纽卡斯尔,我还是保留一份对老贵族的敬意,诺森比亚曾经是盎格鲁-萨克逊人(Anglo-Saxon)最早建立王国之一,而来自诺森比亚地区的大贵族,也曾经对这个王国有过不可忽视的作用,至今英国工党的政治领袖很多发迹于此。基于这点历史感,我把纽卡斯尔视为英国的“沈阳”。历史上,这里也以重工业闻名,如今已经是物是人非,大学经济成为支柱。

带着科研的热情,我花了近半年的时间看英国房价走势,在网上看纽卡斯尔当地房价。凭心而论,不能用北京、上海的房价来看这里的价格,我一个朋友在若干年前,在北京租了一个高档公寓,结果整天不出门。朋友打电话约他吃饭,他说,不行,我每天屁股底下坐的都是钱,我要把房租给坐回来。

即使与布里斯托相比,同样类的房子,同等地段,两地相差至少两万英镑。仅仅这个差价,就足以大大降低一个购房者首付的压力,加上现在英国利率出奇地低,比较优势一下子就出来了。

加上纽卡斯尔目前大学经济势头强劲,在市中心,就有两所大学,一座是红砖大学纽卡斯尔大学,在英国能进入前20名,另一座是诺森比亚大学,新兴大学。两校生源相当国际化,给当地带来了很强的消费力。特别是前者,每天去办公室,看到那些正在盖的楼,总会让我有一阵子喜上眉梢,心里暗暗叫好,盖吧,使劲地盖,只要不盖宿舍就好。

房价低,利率低,自住带出租的需求结合得很好,还有什么条件需要考虑这么多呢?

也许是时间。其实,答案很简单。如果你看英国这两年的房价走势,正常的话,伦敦除外,我乐观地估计,全国平均涨幅在3-5%之间。虽然目前利率偏低,一旦两年后,英格兰银行加息,那么每月按揭可能一下子增加很多。而且,利率偏低,买房的首付就会增加,在英国现在财政紧缩的条件下,手中有现金,比当首相都开心。同样的一笔钱,放到其他途径,可能回报远远超过房价涨幅。

因此,在短时间内,买房也许不是一个好的计划。假如你把时间拉长到十年,也许长线来看,投资的回报比较满意。可以想象,我一个人每天在实验室算着实验数据,分析这个分析那个,回家看着房价长的短的回报。这样的日子,也可能是纠结二字来准确形容。在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和一个希望渺茫的回报之间,我终于选择了第三条道路:放弃。这半年来的纠结,彻底解脱。

于是,这个周末,我打算去纽卡斯尔海边的古董市场,花上3镑买一个旧花瓶,去超市买一束鲜花,把不属于自己的家,给点缀一下。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