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5月 19日, 星期四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0:38

曾飚专栏:汤唯的英语

汤唯

汤唯说英语很流利,据说她曾跑到英国的雷丁大学进修过英语。

必须承认有些人具有某些天赋,比如说汤唯说英语。这周三在网站上看到汤唯在戛纳做了一段英文采访,顿时有点呆住了。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英语之路,还有身边听到过的种种华人英语。

华人英语

汤唯是我很喜欢的华人演员,特别是演了《色•诫》之后。而我最喜欢看的是,并非是她的表演,而是她的八卦和日常表现。比如,2007年,她出席台湾金马奖时候,面对调侃,说普通话时候的那份沉稳和冷静,让人感觉此人不简单。

最难的是站在台湾的领奖台上,她的普通话没有一点港台腔,很大陆。在娱乐圈中,浸淫日久,口音的多样化,是自然现象,无可厚非。而一个新人,过早地放弃了自己口音,却也常常是检验其自信心的无声证明。

后来,据说汤唯跑到英国的雷丁大学(Reading University)进修英语,当时以为就是到外镀镀金。这回听到她说英文,才明白下的是真功夫。

在英国,最近一些华人社团和政治人呼吁在公共媒体多出现一些华人的面孔,特别是积极正面的形象。我猜想华人面孔的稀缺,与语言有很大的关系。

在英国大学里,很多身为教授级的华人,也有为自己的英语苦恼。写作和阅读已经不是问题,但是说起话来,还是常常有点心虚。在英国这样一个靠语言和文字驱动的社会里,你的语言,就是你的影响力。虽然以“音”取人也是一种歧视,但是我不相信,有谁会拒绝一付悦耳的声音,一口地道的RP(Received Pronunciation)口音。

我喜欢阅读时政类报章,在英文媒体中,能够牢固地占据一个老牌杂志或报章写东西的华人作者基本上没有。偶尔在《旁观者》(the Spectator)看到David Tang(邓永铿)爵士发表的豆腐块,能够在这份相当于保守党的《求是》杂志上露面,已属不容易。

这豆腐块的尺寸,基本上可以证明了华人英语在这个社会的影响度和可接受程度。更多是看到华人稍微被主流写上一句,就欢呼做了“第一人”,似乎被历史浓重记上一笔,这说明华人社会底深不够,有点沉不住气,目标还不够远大。

肢体与语言

在说一门非母语的语言时候,除了言语本身,言语之外的神情、肢体和手势,也是非常重要的,却也常常被我们忽略。有趣的是,每一种语言所附加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往往都是不同的。英国副首相卡莱格是一个语言高手,除了英语,能说荷兰语、法语、德语和西班牙。在2010年,克莱格参选之时,曾经有过一段讲荷兰语的镜头。

当时,他刚刚和身边的人说完英语,切换到荷兰语,与旁边的荷兰记者聊起来。突然间,他的面部表情变得丰富起来,略微显出点滑稽,眉毛的浮动明显多了起来。

不同语言所带来肢体语言不同,放到自己的母语里就更加容易看出来。我很喜欢看中国的民间曲艺,爱看中国方言剧。比如,赵本山的《乡村爱情》,说东北方言的东北男人,与京味电视剧里面掌柜、大爷和爷们,接电话、打手机,迎来送往的眼神和肢体语言,区别很大。如果你看过上海、广州的方言剧,神情举止差别就更加明显了。

在英国,我看过很多为了把生意做成,一脸赔笑,Yes加OK到底的中式英语,总是心生遗憾。而如果遇到一个华人,能够优雅自如,身口心“三合一”地表达自己,总会让我心生敬意,也是自己努力的目标。

过去,我在中国,说英语属于热情高过语言本身。我妹妹曾经评价我说英语,和说瑞安话的表情和腔调一样。言外之意,当年,我说普通话的时候,神情、举止和腔调和说英文不同的,后者应该过于草根。

这大概是可以这么理解的。因为普通话,在古代叫“官话”,是当官入仕的人使用的语言。虽然今天这层意义已经消退,但是仍然在用词和表达上保持了庄重正统的气质。而对我来说,说一口漂亮英语的人,举止做派,无法亲见,难以模仿一种说英文的风度。

晚上回家,把汤唯说英文的那段录像再看了一遍。短短的一年学习,她的发音基本上是无可挑剔,但是在肢体语言上,尤其是在表达一些简单赞美之词的时候,过度使用肢体语言和小动作,不够英式英语的冷与硬。

不过以她的秉赋,大概很快会有令人惊艳的表现,也许BBC英伦网可以提前预订汤唯代言《英语教学》,一定火爆。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