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5月 27日, 星期五 -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9:42

曾飚专栏:行走意大利(二)

博洛尼亚

中世纪古城博洛尼亚的老建筑都是宏大挺拔,仿佛都是天堂的产物,尤其是著名的塔楼。

我还记得法国作家加缪的小说《局外人》中有一句,“天气很热。跟平时一样,我还是在赛莱斯特的饭馆里吃的饭。”那天也是,天气很热,我吃了火腿,喝了酒,脸有点红,就慢慢地在博洛尼亚街头走。

漫步老城区

和小说的题目一样,我就是博洛尼亚的局外人。加缪生于阿尔及利亚,我猜想也许他的出生地,与博洛尼亚,有着地中海中灼热、干燥和土尘的气息,至少博洛尼亚,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不过,我恨这个城市的涂鸦,或者说恨绝大部分的涂鸦。在英国,街头涂鸦,是原始共产主义的配给制,稀缺的很,稍微有点不错的涂鸦,简直要被裱起来,比如在布里斯托,涂鸦画家班克斯(Banksy)在市政府附近的一幅涂鸦,被市政府重点保护,成为城市一景。

在博洛尼亚,涂鸦简直就是未来共产主义,几乎到处都是,满眼都是。公共汽车站牌、垃圾桶、门牌都被涂满了。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在博洛尼亚旧城中心,是一个广场,和很多中世纪的欧洲城市一样,一个市中心,然后街道呈放射状地向四面扩散,一环接着一环。博洛尼亚有“红色的博洛尼亚”之称,在意大利的政治光谱中,素以自由主义的左派闻名。当天市中心广场,就有大大小小四、五场活动。我一概听不懂,因此也没有过多的停留。只是漫无目的,凭着自己的感觉继续走。

这样的漫步,在傍晚最为诱人。了解了中午火腿的行情,知道了价格差异,我不再去餐馆,一路走来,一路吃街边小店的的冰激淋、小块卷饼和意大利本地啤酒,稍微留点肚子给一份告别用的正宗意大利pasta,作为在博洛尼亚的最后的晚餐。

总之,我把自己当作一个下班回家的人,专门挑小路走。博洛尼亚有很多中世纪的高塔,你可以看到成群的燕子,在这些高塔之间穿行,这在英国从来没有见过。我很偶然地走到了一座高塔之下,拐过去,闻到了一股茉莉花香。

这是我在国外这么多年第一次闻到。茉莉花,是故乡的花,过去夏天的时候,奶奶常常别一朵在耳朵后,我差不多从小就是闻着这花香长大。如今在海外闻到,意外之中带着亲切,觉得那房子应该也是我的。花在一间大宅子的花园里,比路面高出一米多,我踮着脚吸了几口,走开了。

游廊之城

博洛尼亚的游廊

博洛尼亚的游廊在整个旧城几乎绵延不绝。

在博洛尼亚,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游廊,这是我对arcade的翻译。这种建筑风格有点类似广州、厦门一带老民居区的骑楼,或者是江南水乡,常常临河的街道,整条街都在棚子下,绵延一两公里。

一楼房子缩进来一块,门面距离街道三四米,二楼伸出去,柱子接着二楼楼层和地面,这样形成游廊。游廊在欧洲并不罕见,在伦敦就有Burlington arcade。博洛尼亚的游廊,不仅漂亮,而且多,在整个旧城几乎绵延不绝。

剩下来的时间,我都是在游廊漫无目的的走,在游廊的夹逼之下,留给街道的路面就不宽了。在这不宽的路面上,男孩子骑着摩托车,把女孩子载在身后,嗒嗒地街上开过。

带着访古的心情,我向着游廊深处走去,天色也渐渐黑下来。看到一座老宅子,大门上列了十多户人家的门铃,可能是子孙散去,落入开发商手里,被拆分卖掉。而我时常看着路人,分辨哪些是本地人,哪些可能是游客。

甚至路边一家隐蔽的饭店,在搞一个发布会,我一本正经地进去,三位主持人挨个用意大利语发言,我笔直地站在前排,随着说话人的声调,自己时而微笑,时而肃穆。坚持了十来分钟,实在听不懂说什么,就走了。

也许是中世纪老城的关系,博洛尼亚的老建筑,都是宏大挺拔,仿佛都是天堂的产物,尤其是著名的塔楼,衬托出人的渺小。而所有的建筑,如果仔细分辨,你能够看出各个时代的特征都有,两千多年的考古和历史,都叠加在同一个时空里。

在老城里漫步的时候,我想起那部英国电影《看得见风景的房间》,那对英国父子,在佛罗伦萨度假,眼前是吵吵嚷嚷意大利人,热情似火,吵扰不息,动辄拔刀相向。而我对博洛尼亚,或者说对意大利的感觉,也有点习得了英国的拘谨,不仅是回到中国有点错位,即使在意大利,也觉得自己是英国来的,在这里放不开,无法接受这满城的涂鸦。

在机场等着返航的飞机,我把旅游手册上意大利历史快速看了一遍,得出结论是,去一趟意大利,相当于出了好几趟国。在1871年之前,意大利还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至今各地差异还是非常明显。如果下次再来,我想自己一定会多跑几个城市看看。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联络/荐言

*须填写项目


BBC © 2014 非本网站内容BBC概不负责

如欲取得最佳浏览效果,请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联样式表(CSS)的浏览器。虽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浏览器浏览网站,但是,你不能获得最佳视觉享受。请考虑使用最新版本的浏览器软件或在可能情况下让你的浏览器可以使用串联样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