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飚专栏:英国校园与种族

Image caption 曾飚: 中国学生对英国校园的种族问题并不敏感,但是他们也身在其中。

BBC英伦网为旅英华人提供抒发情感、分享经验的平台。布里斯托大学博士曾飚定期为本网站撰写文章,涉及话题广泛,用自己独到的视角体察留英生活。——编者

布里斯托大学适合失意者生活,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群Oxbridge rejecter的失意者构成。在英国,据说申请牛剑失败的高中生,很多会转投布里斯托。我一个热衷到英国掘金的老乡,在布里斯托读完了一个硕士之后,辗转多处,没有留下来,也没有发财,临走前和我一起喝酒,看着窗外恨狠地说,这个城市有一股没落的贵族气息。布里斯托的这没落,这失意,因为朋友给的“贵族”二字,好像名画配上了旧相框,反而越发显出画的价值,于是让我有点沾沾自喜,感觉来对了地方。

黑白分明的校园

我对布里斯托和这个大学的印象,正反都来自《卫报》。我读到一段非常经典描述,“Academic, but not Oxbridge. Vibrant, but not dangerous. Big, but not London.”另一方面,布里斯托大学就因为其白人学生过多的比例,遭到了左翼的《卫报》的炮轰,认为它在招生上对少数族裔学生存在歧视。这个印象一直存在我的脑子,日渐深化。

2008年,我在伯明翰工作,这段经历加深了我对英国大学种族构成的观感。我估计伯明翰大学白人学生可能不足40%,这与布里斯托可视为两个极端。以肤色调侃,在英国是一个非常犯忌的话题,但是以肤色切入的种族问题,在英国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

10月22日,英国国家党的党魁格里芬初次在BBC电视一台Question Time露面,引起很多民众抗议,也有人支持。格里芬今年当选英国的欧盟议员,他否认纳粹集中营大屠杀存在,所领导的英国国家党,曾只接受白人党员,主张将非白人移民驱逐出去。

在中国的校园有些现象熟视无睹,比如种族问题。即使人与人之间的地域差异,也可以一句话“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的,走到一起”,潇洒地搁置起来。相比英国校园,一个中国学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碰到种族国籍如此复杂的局面,这也算是留学的一个见识。在号称世界一流大学的北大里面,留学生好像一群圈养的中国人民的小朋友一样,待在西门附近的勺园,东亚的日韩和东南亚的新马泰留学生占据多数。彼此肤色的相似,混淆了我们的界限,因肤色而生发的种族观念,一直都不是个问题。

多种族的校园

在英国不同,即使在白人为主的布里斯托大学,其种族的构成复杂,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在我曾经参加的体育俱乐部里,生平第一次碰到了伊朗人,一派少年虬髯客的架势,更为神奇的是亲耳听他说出了“琐罗亚斯德教”名字,这个是读金庸时候,我很感兴趣的明教。每当看到锡克族学生,我总是猜测来自山西的关老爷与古印度之间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因为都是缠头,还有可能发展成美髯的络腮胡子。而碰到一句中文都不说的BBC,我也很难分享祖国同胞见到海外侨胞的那股热乎劲,认识到文化打败基因的力量。

这一切让我对中国这个“central kingdom”的理念,有股蓦然回首的颠覆,我潜意识里觉得中国是世界中心,那是因为有中国就是天下的思维习惯,而如今我明白只要是这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叫“中”国,因为地球是个球体。

朋友所说的没落贵族气息,曾经让我窃喜,其实是我认同背后以一种阶级种族的分类。大学校园,英国社会最为宽容多元的角落,这种认同也许不妨碍别人与自己,“世界观里的私事”而已。但是,因为格里芬,种族问题突然提醒我,也许有个东西埋伏在我可能的前途里,提醒我知道自己也不是白人,却在过一种还不属于自己的没落贵族的生活。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