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17)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事实的真相

你寻找过真相吗?或许我们都在寻找着。但是否无论真相是美丽动人或痛心欲绝,我们都准备好开怀接受?或许我们在寻找的,只是掩盖着的丑陋,亦或许,所谓的真相只是我们用来欺骗自己的,最美好的谎言。

苏颖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人触碰自己的肩膀,她缓慢地睁开眼睛,这是她第一次在飞机上睡着,或许是因为她第一次享受到在飞机上180度躺下的缘故。眼前等待着她的,是另外一双深邃的双眼。莫少豪的双眼流露出温柔,他喜欢看女生刚起来的样子,在朦胧中带着淡淡的迷惘,那是女人最温柔的时刻。

“开始下降了,起来吧,快到了。”莫少豪轻轻地说。

苏颖有点不好意思,马上坐了起来,慌忙地梳理着自己不看都知道是凌乱的头发。接着木讷地看了看周围,飞机的灯已经明亮,人人都在整装待发。12个小时的长途飞机,无论座位有多舒适,每个人都依然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局促的环境,踏到实地上。

苏颖拿好行李,穿过希斯路机场的最后一道自动门。尤其清新的空气,习惯性地下着毛毛细雨,这就是伦敦。苏颖想起了一句歌词:“头沾湿,无可避免,伦敦总依恋雨点。”

苏颖是无助的,除了回到浩的学校和之前收集资料所知道的于小白最后接受检查的医院,她不知道该到哪里寻找她,或许说浩,想要知道的真相。莫少豪站到了苏颖的旁边,和她一起感受了一下久别的国度。

“走吧,我带你去你要去的地方,告诉你你要知道的事情。”

苏颖似乎别无选择,只好跟着莫少豪上了他预先安排好来接送的一辆奔驰。

“我们要去哪里?是去学校么?还是医院?”

“去酒店,你总不能拖着行李到处跑吧。”

“可是我还没有订酒店啊,我本来是想说回我爸妈那边住的。”苏颖解释。

“呵”是的,又是那种轻蔑带嚣张的冷笑。“据我了解,你爸妈住在曼城吧,4个小时到伦敦,你是要每天来回么?浪费时间不是么?我可没有时间陪你晃那么久。酒店已经订好了。”

是的,莫少豪做事从来都不会询问受牵连的人的意见,你要不就乖乖接受,要不就拉倒离开,从来没有中间点。可是话说回来,往往乖乖接受莫少豪的安排要比自己一意孤行轻松很多。

“你是怎么知道我父母在曼城的?”苏颖似乎注意到了一个莫少豪不觉得是重点的重点。

“就因为我是莫少豪,又因为我想知道。”

苏颖觉得自己被莫少豪支配着。自己的行动,自己的自由,自己的生活,此时此刻,都按照一个认识不到5天的男人安逸地度过着。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大男人的气势,一切都必须掌握在他的手中,不容任何的异议,奇怪的是,很多时候这种大男人的特质能让受他支配的女人心甘情愿。但这不是应该发生在一个爱着他的女人身上和心里么?而苏颖,她不敢再去想这个问题,难道自己在几天里就移情别恋了么?她不能容忍自己如此花心,毕竟这样一来,会让过去5年里自己对浩的一往情深变得徒劳。

华丽的生活被很多人向往着,飞机上坐FIRST CLASS的座位,开名贵的跑车,住5星级饭店。但苏颖,她向往的华丽生活,是必须要自己来创造才觉得有意思,这是她从复旦大学毕业后一直的信念。直到今天,她遇到了莫少豪,在不知不觉中过上了或许是短暂的奢华生活,不由自主地觉得很安心甚至有点快乐。毕竟,她也只是个普通的白领,要过上这样的生活比起莫少豪这样的富家子弟,还是遥远得不可及。

苏颖被安排在莫少豪的套房旁边,也是一个套房。酒店看出去是那悠悠的泰晤士河。伦敦眼在晚上的灰暗中闪烁着光芒。苏颖第一次觉得离所谓的奢华是那么的靠近,而且自己也肤浅地希望能更近或更长久。

“嘟嘟嘟”当苏颖看着伦敦眼发呆,房间里的电话响起。

接起来是莫少豪:“等一下有人会送套衣服过来给你,你穿上她,7点大堂见。”

“可是……”

“嘟……”

苏颖还没有来得及蹦出“可是”后面的字,电话已经挂掉。

7点还差5分钟,苏颖来到了酒店大堂。莫少豪已经在那里等她了。笔挺的西装,白色法国式传统衬衫,袖口上那并不低调但恰到好处的袖扣的确体现了华丽的品味,而且一定十分昂贵。苏颖穿着莫少豪给自己的衣服,一条纯白色的连衣裙,只有一边肩膀有丝质的肩带。苏颖其实是个很会打扮的女人,被扎起的长发,让耳朵上的珍珠耳环在灯光下更动人剔透,淡淡的脸妆,是自信让其配得上这高贵的衣物。连莫少豪都看到心里去,默默赞叹,真美。

那是一个昂贵的法国餐厅,就是那种你必须要穿正装进去吃一些几乎是没有煮过的食物却要收你一大笔服务费的餐厅。苏颖和莫少豪在两杯红酒下肚后开始聊开了,莫少豪告诉苏颖他和浩从前在伦敦读书的一些趣事,他们是怎么从敌人成为朋友,怎么在伦敦的高级会所里搞学生PARTY,怎样从PARTY里赚到第一笔钱,又怎样在几天后把这笔钱都开了香槟喝到烂醉。苏颖都津津有味地听着,可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在听浩的故事,还是想听莫少豪的故事。

晚饭快结束的时候,苏颖和莫少豪已经喝了不少酒。当莫少豪再次举杯,苏颖拒绝了。

“我不能再喝了,不然明天就不能早起去于小白曾经接受检查的医院了。”

莫少豪把杯子放了下来,表情恢复到平时的冷酷。“你,不用去了。”

“为什么?”苏颖疑惑。

“于小白,在6年前,其实已经过世了……”

饭桌上被吃剩的食物显得一片狼藉,红酒依然在酒杯里酝酿着。餐厅的音乐是暗淡、悲伤的蓝调。苏颖似乎被悬挂在半空中一样迷幻,而让她如此失魂落魄的不是真相,不是那事实的真相,而是连她自己都无法解释的,那份没有半点伤痛之心,甚至是接近无耻的高兴。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