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19)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上海

平安夜

有人说爱情就像是牙齿,在无数细菌侵蚀后的牙齿和爱情都让人疼痛不堪,但不能自拔。 或许,爱情并不像牙齿,让人疼痛的牙齿终有一天要脱落消失,留下的伤口也终会愈合。而爱情,她可以让人痛苦一辈子,隐晦一辈子,记住一辈子。因为,牙齿离开后什么都没有留下,而爱情离开后留下了无数回忆。

圣诞节在留学生中更被重视,他们都在这个西方的节日多多少少留存了在国外生活的回忆。而浩的圣诞回忆,像是不断在腐烂却永远不能自拔的牙齿,带着血液的淡淡腥味,让他不断梗咽出眼泪。

苏颖带着秘密回到了上海,今天是圣诞平安夜,她没有告诉浩自己的回归,因为她带着真相却是个不能告知浩的真相。

浩知道今天是平安夜,即使他并不想知道。 但街上亲昵的一对对情侣都似乎残忍地向浩大声呼喊着:“你看我们,我们在幸福地牵手,在圣诞的平安夜!你,孤独痛苦地走吧!”

从于小白消失的那一年圣诞节开始,浩再也没有过过圣诞。但在每个平安夜,他都会独自冷清地走在大街上,去看一看于小白最喜欢的,圣诞树。

浩一个人走在灯火通明,五彩缤纷的上海南京西路上,这可能是圣诞节里上海最美丽的街道。 浩已经筋疲力尽,但他依然低头默默地走着,时常又抬头看看四周绚丽的高楼建筑被圣诞饰物装扮得艳丽无比。最后,他驻足在久光门口。 因为他看到了一棵,很大很大的圣诞树。

“你见过比这更美的圣诞树么?”于小白手紧紧地挽着浩,指着伦敦牛津街上的一棵大圣诞树说。

那是一棵很美丽的圣诞树,五彩的灯在树上围绕了一圈又一圈。很多可爱的小天使眯着眼睛悬挂在树上善良地看着街上行走的人们。白色的雪花散落在树叶间闪闪发亮。顶上那金色的星星依然闪烁着节日应该有的华丽光芒。

“恩,我记得你上一年的平安夜也问过我同一个问题。而更巧合的是,也是在这个SHOPPING MALL前的圣诞树。呵呵。而更更巧合的是,这个SHOPPING MALL,用了同一棵树,连顶上那颗星星5角上的其中一颗灯不亮都是一样的。 ”浩给了一个很理智的回答。

“切!一点都不浪漫。竟然在看人家是不是用了上年的圣诞树。过分!”

“不对,这是很重要的,这个公司用了同一棵圣诞树,表示他们在节省开支。也可能他们在亏损,也可能他们卖的东西不好没人买所以亏损,也可能......”

浩没能把话说完,于小白已经用手捂住了浩的嘴。那白色的毛线手套让浩的鼻子一阵酸,差点打了个喷嚏。

“你才大学一年级就说话像老人家一样,一点都不浪漫,还能凭着人家用什么圣诞树就可以知道他们的经济状况不是么?那你自己走下去,一棵棵圣诞树评论好了,不要和我一起走。”

小白的语气里撒着娇,也似乎生着气。

浩用手把小白捂住自己的手握住,放下又牵起。带着微笑,还有那温柔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虽然被大衣包住略显笨重却始终可爱的女生。 “都是你的错,因为你在身边,我已经没有心思看任何美丽的东西了。”

是经典老套的小情侣间的甜言蜜语,外人听到差点毛骨悚然,但爱情中的男女,却往往依靠这样的一言半语感受着甜蜜。因为只有相爱的人,才有心思去想去说,为了对方即使是敷衍的丝丝微笑。

久光门前的人来来往往,但浩似乎置身在一个无人的空间,没有人在乎,没有人问候。双手冰冷的他已经没有抬头的力气,他不能再看着那巨大而色彩缤纷的圣诞树,那绚丽无比的世界,他已厌倦。浩把没有知觉的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那冰冷的气温马上袭击他精致的五官。 接着,他哭了。在圣诞树前,他不由自主地哭了。眼泪可能真的来自心脏,那温度融化着浩手上的寒冷,却给不到他的心丝毫温暖。 他不能再站着了,他慢慢弯下身子,最后坐在了地上。他依然流泪不止,即使身边的人群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个西装笔挺的大男人。

浩开始哭出了声音,因为他感觉到喉咙里梗咽着无数想说的话,他想说出来却无法用崩毁的声音拼凑出任何话语。这也没差,因为他说给听的人,已经消失,甚至消失在这世界上,只是他还不知道。 他无助,身边的人都绕路走开,不想让这个疯癫的人影响自己在圣诞节里幸福的情绪,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个平安夜里看到的一个疯子。浩的哭声越来越大,他再次抬起头,看着眼前那依然挺立的圣诞树,大声地哭着。

这,是于小白离开后,浩的第七个平安夜。

“先生,你没事吧。”浩的左肩膀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听到一把温柔的女声这样问自己。浩扭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肩膀,他看到了一只白色毛线手套。浩再扭头看到了身后的人,是一个熟悉的脸孔,那个和浩深爱着的女人有着同样的名字却憎恨着浩的女人—于小白。

七彩的圣诞树因为一阵风的吹过不得不摇摆了一下,飘下了纷纷的几颗人造雪。纯白的它们伴着歌声着落到人间最繁华而寂寞的空气中。零度的回忆让依然疼痛的伤疤无法复合,依然淌着血滴。一个泪流满面的男人瘫坐在冰冷的街道上,一个对男人毫无好感的女人却把他扶了起来。

这,是于小白出现后,浩的第一个平安夜。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