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新年狂想曲

沸腾的伦敦沉浸在新年狂想曲中
Image caption 伦敦国王学院学生陈倩颖(右)与朋友体验伦敦新年守夜。

告别了漫长的论文,终于有时间和大家分享我的“新年狂想曲”了。

想必来英国念书的每一个小孩儿都会想要体验一次在Big Ben下“Count down”的幸福,借着大本钟悠长的钟声把你新鲜出炉的祝福传递出去。可是今年我的幸福却绕了好几个弯儿呢,哈哈,但是我爱的人,你们一定还是打了好几个喷嚏吧?

新年夜嘛,把论文的压力先抛到一边,身在伦敦怎么可以错过Big Ben守夜的经历呢?前一天就听朋友说下午5点左右大本钟就会block(封锁)的事情了。没有经历过的人怎么会对“block”有概念呢,可是经历过的人就会永生难忘了吧^^虽然被“警告”了,只一个眼神我和灿灿就默契地达成一致了:如果下午5点就去Big Ben,一等就是7个小时呢,那还不得冻成冰雕?所以我们的计划是先去Shakespeare’s Global Theater看新年特别节目,然后去逛街,美餐一顿,等到晚上十点左右再去大本钟附近等待新年的钟声。结果“聪明”的我们,完全就没有搞清楚状况。新年夜,所有的商店6,7点钟就都关门了。所以我们才去到oxford circles,就发现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逛荡的地方了,失误一!

因为露天看opera的原因(站票比较划算,只要5磅。可是不知道原来在寒风中站一个半小时,人是会冻成冰棍的^^),我已经快要“low battery”了。于是灿灿当机立断,我们去到了Embankment station附件的一家Starbucks,想一边等朋友,一边躲到10点左右再出动。结果,可想而知,原来所有的人都是这么计划的,星巴克早已人满为患了。最搞笑的是上厕所的队伍都已经排到门口了,看来大家都在为接下来漫长的等待做准备呢。聪明的灿灿在最里面找到了座位,她总是比我机灵很多,呵呵。喝着暖暖的咖啡,还有灿灿的人生故事做小菜,总算精神了很多,才有力气继续“新年计划”。可是谁知道Starbucks不到九点就关门了。只见排队上厕所的人群一阵骚动……所以喽,我们又只能倾巢出动,失误二!

这个时候,我们才终于见识到新年守夜特有的壮观场面。所有的人都在朝着一个方向行走,大大小小的街区都被封锁了,只留下了一条单行道,引导人们前往最佳的观景地点。习惯上伦敦人都会在新年夜和家人、朋友一起倒数计时,庆祝新年的到来。一半人会选择在大本钟下守夜,聆听新年的第一声钟响;而另外一半人则会在Embankment station附近的泰晤士河沿岸看烟火。“新年计划”小分队终于汇合了!我们四个倔强的小孩儿,这个时候却还是“执迷不悟”-- 不想错过大本钟新年的第一声钟响。于是我们逆流而上,直奔大本钟。经过一个小时的折腾,我们才终于知道:通往大本钟的路(包括地铁、公车和马路)6点以后就完全封锁了,现在只能在Embankment这个区域观看烟火了。Oh No!终于清醒了的我们,转眼已经在寒风中徘徊了近两个小时,接下来还要顺着人流漂回Embankment—失误三!

这时候的Embankment可真的就是“Mountain people,mountain sea”!挤啊挤,挤啊挤,我们终于抵达“最佳观景位置”— 我们的右手边是London Eye,跳过Hungerford Bridge就能遥望Big Ben了,美景尽收眼底。11点10分,开始等待。一开始人们还席地而坐,后来已经没空隙可坐了。吵嚷的印巴小孩儿,放声高歌的英国青年,不小心在爸爸肩膀上睡着的孩子……兴奋的情绪把冷空气都加热了起来。这时不知道从那里发出一声“Oh~”,只听人群中“OOOOhhhhhh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愈演愈烈,大家玩儿得倒挺high。远处传来BBC广播,播放着大家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DJ是时候地引导大家喊一嗓子,人群就肆意摆动,群魔乱舞。人们手里拿着红酒,保持动态平衡,也相互取暖,像是南极的企鹅^^只见一个黑人爬上了树,人群中开始尖叫,第二个上去了,第三个……接着沿岸的树上就纷纷挂着几个淘气的小孩儿,一边臭美一边摆pose,人们捧场地起哄,终结孤单!突然,泰晤士河South Bank的大楼,霓虹灯开始闪烁。“59”,“58”,“57”,……,“10”,“9”,“8”,“7”,“6”,“5”,“4”,“3”,“2”,“1”……“Happy New Year!”人群开始沸腾开来。

一直在用灿灿的相机拍照呢,还不等我缓过神来,我已经身在2010年了。我们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听到大本钟新年的第一声钟响,却被满眼绚烂的烟火,狂欢的人群感动了。人们忙着拥抱,忙着祝福,认识的,不认识的,赶紧的!^^人潮开始散去的时候我才发现,哎呀呀,忘记许愿了。我赶紧转过身,朝着London Eye的方向默念心愿。这一刻的London Eye,美丽的一塌糊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有那么多变幻莫测的颜色,彩虹一样绚丽,还可以同时从小车厢和中心迸发出烟火呢。哈哈,怎么办,那么多祝福,我是不是太贪心了。看着美丽到无法言语的London Eye,我突然发现这一个晚上的失误和折腾都是值得的^^

从烟火结束到人流疏散,我们还等了快一个小时。人群都拥在一个block后面等待警察放闸,可以铁门后面却听见一阵high过一阵的现场音乐声。不至于吧,我们在这边等得冻僵了,那边却在live(现场音乐会)?!我们也要live,放我们过去!我要听现场!!呵呵,这就是传说中的第四个失误,一个美丽的误会。原来隔着铁门,对面是一个两层高的大音箱在用巨大的分贝咆哮。哈哈,人群终于流动了起来。伴着摇滚的节奏,整个Victoria Embankment就像是一个开放的露天party!人们互道新年好;孩子们爬上矮墙,show着当下流行的街舞;年轻人干脆举起马路中央三角形、荧光色的路障,带在头上当帽子合影;情侣们,凝视,拥抱,亲吻……而此时的天空,居然飘起了雪……美呆了!沸腾的伦敦沉浸在新年狂想曲中……

这样的经历,有生之年能有一次真好!就一次,你就能见识这个民族的活力,开放,自由和叛逆。哈哈此时的我和灿灿还没有忘记自己文化创意产业研究生的身份,我说,“灿,多好啊,守夜一次,我就知道为什么70年代的英国会有那么多绚烂的亚文化了!”灿灿说,“对啊,真庆幸我们在现场,这个aura(原真性)就是不一样啊。”笑翻了!刚刚告别了Surry的朋友,灿灿摸着肚子跟我说“娃娃,我饿了。”我才突然意识到,此时,距离我们的晚饭已经8个小时了。哈哈,你猜?幸运的我们找到了为数不多、当天还开门的24小时麦当劳,风卷残云了一顿。

凌晨3点,我和灿灿终于挤在她的小床上睡着了……又冷又累的我们,却带最温暖的回忆进入了梦乡,“你好啊,2010!”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