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24)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Image caption 伦敦、上海——留学生穿过子午线的情感生活

上海醉过,才知情深

那是一种迷幻但肯定的感觉。 当你醉了的时候, 你可以迷幻到连路都不能走,但或许你还会不断和心爱的人说着——我爱你。讽刺的是,在这种不太清醒的时候, 你才能清晰地知道自己的感受,而且从来没有过的肯定。

上海的计程车永远都是处于备赛状态的。已经是午夜,浩坐在计程车上被其高速穿插在车与车之间。惯性让浩的身体左右摇摆,同时他要顾及身旁的人,一个已经昏醉在浩肩膀上的女生——于静。

于静已经睡着,就是那种醉后一旦合眼就接近不醒人事的睡。浩的左手紧紧搂住于静,因为一放手她就要倒,而且不定向地不知道要倒到什么地方。浩的脸只能和于静的脸靠得很近,他用余光看着于静。安详的她闭着双眼显得那么的纯真,似乎世界上发生一切都与她无关。她浓密的睫毛在车子摆动的时候甚至可以刺到浩的脖子,浩感到酸酸痒痒。浩低下头,看了看这个女生的脸,每个五官分别都没有任何特色,但组合在一起却是那么的和谐舒服。浩不禁又想起了于小白。

那是于小白的生日,浩唯一一次陪伴于小白过的生日。伦敦依然下着小雨,已经是凌晨3点多。 伦敦特有的传统对坐式计程车,宽敞到能让坐在里面的人昏昏欲睡,尤其是只有浩和于小白两个人乘坐在车子里。于小白已经宣告阵亡,酒醉如昏迷。除了依然起伏的呼吸声,已经没有任何生存的迹象。她的头垫到了浩的腿上,整个人横躺在后座(再一次感叹伦敦计程车的宽敞舒适。)。浩没有闭上眼睛,他温柔地看着小白的脸,同样是和谐舒服,同样是安详纯真。浩轻轻抚摸着于小白的长发,他真想把这一幕拍摄下来,因为他觉得很幸福。女人能醉倒在一个男人的怀里,说明了女人对这个男人有足够的信任,无论如何,有他在,女人什么事情都不怕。而能让女人有这种归宿感,对于男人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于静身体突然异常地抖动了一下。把浩从回忆中拉回现实。根据浩的经验,他知道于静要“排毒”了。

“师傅,你有塑料袋吗?”浩马上询问。

计程车司机马上紧张起来, 虽然按道理来说,开夜间计程车的司机们对于这种乘客的任何状态都不会感到意外,只是在车上吐,仍然是作为一个司机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可惜,塑料袋刚递到浩手中,浩还没有来得及说谢谢,已经知道应该道歉了。

于静,没有等到塑料袋……吐了。

10分钟后,计程车停在了浦东新区康桥镇的别墅区。浩拉扶着于静下了车,给了司机车钱以及清洁费,终于说了声谢谢。

于静依然昏睡着,浩只好背起了她,走到了自己家门前,从裤袋里掏出了钥匙……

莫少豪走到了钢管舞台前, 台上的女生尤其媚态,也毫不羞涩地把自己最美丽的曲线展示在莫少面前,谁知道是有意无意。 眼神中的锐利略带温柔,穿透莫少的心脏,这就是所谓的诱惑。

孔子和南子说:“从未见如此好德如好色之人。”然后他就扬长而去,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德行之高,都未能抵挡如此美色。既然圣人孔子如此,莫少豪更甚,所以他从来不对美色敬而远之。

钢管女完成了一时段的表演,下了台。却停留在莫少的面前,她知道莫少要和她说话了。

“嘿,你好,我叫莫少豪。”

“呵,我知道。这里谁不认识莫公子呢。”

“那,有幸和你喝一杯么?”

“可以,可是你要给我一个理由。”

“理由?恩,我可以给你你所想要的,也可以给你你想都没想过能得到的。”

女生低下了头,每个动作都老练从容。女生再次看着莫少豪的时候,脸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能给的,除了钱,还有别的么?我需要钱,可是不需要你给我。你还是回去你桌上找你想要的吧, 因为我,给不了你。再会。”

莫少豪真没想到从这样一个欢场女子口中得到这样的答案。他冷笑了一下:

“呵,有点意思。”

凌晨4点钟,MUSE的门口聚集了不少将要散伙各回其处的酒吧顾客。钢管女也走出了MUSE,沿着路边走着离开。她已经换上了密实低调的衣服,没有人会注意到厚厚的羽绒下那个接近完美的身段。

一辆劳斯莱斯跟着女生在路上慢行。女生突然停了下来,走到车子旁。车的后座窗户摇了下来。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双眼炯炯有神,风度气度无需一丝言语已足以让人窒息。

“上车吧。”老头低沉地说。

“你可以不再涉及我的人生么?”

“可以,上车,我们聊聊。”

女生似乎知道自己没有别的选择,随之上了车子,绝尘而去。

在路的另外一边,黑色的兰博基尼里面一双同样锐利的眼睛看到了这一幕。兰博基尼的车牌和劳斯莱斯的车牌有一个共同点,都是M开头的。事实上,莫少豪家里所有的车车牌的开头,都有一个“M”。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