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36)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上海

紧握放开的手

莫少豪记得这样一个故事,发生在他14岁的夏天。时间已经过了午夜,莫少也已经入睡。这时候一只手把他拍醒。朦胧中,他见到了自己的父亲,真是稀客。父亲当年正值事业腾飞的时候,早出晚归也时常出差国外数月。莫少豪能见到他,的确是稀有。

“来,少豪,起来,爸和你说件事。” 父亲用已经疲惫的声音说。

莫少没问什么,对父亲的话他一直是言听计从,当然,从小莫少也没有少吃皮肉之苦。即使在外莫少这位大少爷如何胡作非为,在父亲面前,从来容不得他怠慢。

莫少穿好衣服,来到父亲的房间。平时他很少进这个房间,父亲不在的时候,这个房间的门是永远紧关着的。这是个装修典雅的房间,厚实的皮沙发多年后还能闻到那种皮肤般的腥味,莫少很不解为什么父亲会喜欢这种让人感到寒冷的味道。

“再过两个月,你到英国读书。 宜叔会带你出去,安排你的一切。你到那边不要再惹事,不要让我丢脸,好好读书,知道了么?” 父亲宣读了这样一道圣旨,没有留下任何提问时间。“好了,回去睡吧。”

莫少其实还在半睡半醒的状态,只是朦胧中听到英国,留学之类的东西,年纪还轻的他,其实并没有太多想法,因为他并不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他将离开熟悉成长的地方,开始在地球的另一边认识另一个世界,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这一切也意味着,他和父亲的距离变得更遥远,相处的机会变得更稀少。

极速飞奔着的车子里,莫少脑海浮现出当日父亲告知自己将留学英国时的画面。或许是因为,那天之后自己成长的记忆里,父亲已经占有很小的一个位置。车子咆哮着进入了华山医院,甚至打破了医院应有的寂静。

莫少走进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让他不知所谓。高挑的身材,笔挺的DIOR西装却配上一双闪烁的眼睛,格格不入。他不断搜索着深切治疗室的确切方向。

当莫少见到自己的父亲,父亲已经需要氧气面罩支持着他的呼吸。莫少简直不能相信从前自己心目中严厉而气壮雄威的父亲和眼前这个瘦弱苍白老人是同一个人。宜叔站在父亲的旁边,表情木讷而无奈,见到了莫少的到来,示意他过来后便走出了房间。他也知道,这时候,不知道长短的时间应该留给这对父子。

莫少坐了下来,坐在父亲旁边。莫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和父亲如此的靠近,不仅仅是距离的靠近,他终于又一次感受到血肉相连的感情存在于这两个男人之间。

父亲的眼睛微微张开,头微微扭转,微微看了看莫少,手微微抬了抬。莫少下意识地握着父亲的手,忍住了不流泪。

父亲的口接着微微动了一下,想说些什么却因为氧气罩未能让莫少听清。莫少看了看旁边一直在场的护士,护士点了点头。莫少于是把氧气罩拿开。父亲很慢地眨了眨眼睛,终于说清楚了话。

“少豪,你来了。”

“爸,我来了。” 莫少赶紧接上话。

“这么多年,你过得还好么?” 这时候,一个父亲竟然对儿子说着这种多年不见的普通朋友般问候的话,这让莫少更加心酸。他自己,似乎也并不知道父亲这么多年,过得如何。

“爸,我很好,你放心。你会没事的,我们还要一起生活,再在一起生活。” 莫少再没忍住,泪水湿润了眼睛。

“是啊,我们很久没有一起生活了。对不起。” 父亲,第一次,对儿子说了对不起。 “让你年纪很小,就没有了父亲地生活着。”

“不,爸,我一直有父亲,你也让我活得很好。”

“恩,我只是让你过得很富裕,可惜当我知道让你富裕并不代表让你感觉温暖的时候,我已经病重了,也来不及补偿了。对不起,少豪。”

“爸,你别这么说......”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莫少父亲病床前的那个机器,突然发出强烈的声响。

“爸,爸......” 莫少紧握着父亲的手,那只却已经放开了的手。医生冲了进来,护士要把莫少送出房间。莫少没有大闹,也没有说话,只是无论任何人尝试把他拉开,他依然紧握着父亲已经放开的手。

医生只好让莫少留下,开始了对他父亲的抢救。

奇迹没有发生,莫少豪的父亲离开了。和任何生老病死的故事一样,唯一能感受到疼痛的,是依然爱着故人的家人朋友们。莫少这时候才知道,他是多么爱自己的父亲。父亲被送走了,宜叔开始办理手续。莫少却坐在医院里某一张长椅上,低着头,没有眼泪。

“你知道你妹妹去哪里了么?电话一直没有通。” 莫少看了看宜叔,摇了摇头,其实他知道上官应该是在到英国的飞机上,只是他已经不想开口说任何一句话。宜叔见到莫少的眼神,知道他正面对着一道黑色的墙,过不了,将崩溃,不流泪,只让崩溃的程度更激烈。

远处看到一个女生的身影,宜叔走了过去说了一句: “好好看着他吧。” 接着走出了医院。

女生坐在了莫少的身旁,没有说话。莫少知道有人坐到了旁边,看了看,又低下了头。

女生依然沉默,用自己的右手跨过莫少的左手臂,穿过莫少的手掌,十指紧扣着。扣住了脆弱却不敢承认粉碎的心,扣住了迷惘和不知所措的感情。莫少哼了一声,接着两声,接着,头扑到在女生的肩膀,泪水亦不再保留。

女生看着流泪的男人,显得无比坚强却可爱:“虽然你说了来找我却没来,但我可以来找你,在任何时候。”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