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40)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穿过子午线——《第四十集》

上海

习惯以为常

又是上帝开的玩笑, 让我们人类天生就不会珍惜一直拥有的。 当习惯拥有了,就以为会如此如常。 岂知道,无常的,往往是已经习惯拥有的一切。 一直在身边的人,当有一天说要离开,人都会恍然大悟,哦,原来她也是会走的。便在日后的日子里把与其共同的回忆一一勾起,才发现,当初看过的风景,没有了身边的她,是会如此黯然失色。

早晨阳光下的上海恒隆大厦,辉映着延安西路的来往人群。 很多都是在附近上班的白领甚至是某个公司的高层。 这里容聚了一群比较聪明的人,他们在事业上忙碌充实,也在物质上得到不错的回报。 然而,这里也聚集了一群比较愚蠢的人,他们只能在工作上得到满足, 而且也不懂得除了工作以外,生活上的其它事情,比如恋爱。 浩本来是个聪明的人, 也懂得如何恋爱。 只是当他从一段痛苦的恋爱中解脱出来后,却成为了个愚蠢的人。

浩走进RJ MAGAZINE的办公楼。 零零散散的员工陆续到来,他们不算是迟到,本来杂志社就不如一般的朝九晚五工作那么死板。 浩和每个碰面的员工热情地打招呼, 他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桌子上已经摆着一个麦当劳的早餐。 浩对此一点都不觉得惊讶, 是苏颖一贯的做法。 每天苏颖都会比浩更早来到公司, 如果得知浩早上会来公司的话,她一定打电话叫一份麦当劳外卖早餐放到浩的办公桌上,套餐要点橙汁,不要咖啡。 这是一直以来的习惯, 是苏颖的习惯, 也是浩的习惯。

浩刚坐下来,桌子上的电话响起。 是一个来自国外的电话。

“hi, this is a call from LCF, 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电话的那一端传来一把纯正英国腔的声线。

“Ok......what can i do for you ?” 浩感觉到不耐烦, 他已经对很多大学提出的演讲活动感到厌烦。原因是很多时候他们邀请浩到大学里演讲,并不是真的想从浩的经验里学习到什么,更多的, 他们是想利用浩,把自己的知名度拓展到中国国内的教育市场。因为很多时候,浩的动态也代表了中国时尚界的动态, 他的行踪常常会被不同的国内知名杂志报道。这也形成了年轻人里的羊群效应。

“Just want to be clear about that , you are Mr Hao Zhang,Ms Ying Su is one of your employee right?”

“sorry, what? Ying Su?”

浩差一点没有反应过来,想不到这一通电话竟然不是冲自己而来,表错情的浩只能默默地听着对方的叙述,了解到他一直都不知道的事情。

十五分钟后, 浩挂掉了这通来电。 他双手撑在了办公桌上, 沉默了一阵,思索了一下。

浩拿起电话,拨打了公司的内线。“苏颖啊, 你过来我这边一下好吗?”

浩基本上不用等待苏颖的回答, 已经把电话挂上。 因为这么多年来,苏颖几乎没有向浩说过“不”。

不用3分钟, 苏颖已经和浩面对面坐着。 浩看着眼前这个女生,十分贪婪的眼神, 因为他知道, 这个女生或许将要离开自己,下一次的见面无期。 苏颖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感到十分迷惑, 他那欲言又止的表情为何呢? 因为苏颖并不知道, 这个男人已经知道自己或许将离开此地,下一次见面无期。

“苏颖啊。”苏颖总是耐心地等待浩说话。“你, 对未来, 有什么打算呢?”

“啊?”苏颖对浩的问题感到突然。 “为什么突然间问这个啊?”

“哦, 只是想让你知道, 无论你是不是要离开,我.....恩....我们和公司, 都会支持你的决定。 只要你觉得有这个必要。” 浩内心是十分矛盾的, 一方面他不想苏颖离开,是出于公事的立场呢? 还是自己的感觉呢? 他无法回答。 另一方面, 他觉得不应该阻挡别人选择未来的路, 谁也不能替谁生活, 至亲的人尚且如此, 何况朋友呢。

“哦,LCF的事情, 你知道了?” 苏颖是个聪明的女孩, 是的, 她一直很懂得人情世故察言观色。 对于浩, 她更是了解入微。 其实这也不奇怪, 每个人对自己喜欢的事情和人物,必然更加关注。

“恩。” 浩没说什么, 他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那你觉得, 我应该去吗?”苏颖双眼亮丽而有神,定点在浩的身上, 连浩都觉得压力很大。

“呵呵。”笑是浩现在唯一能缓和的方法。 “或许,这些事情, 你应该自己决定的对吧。我么, 没什么意见。”

苏颖的脑袋里,“没什么意见.....自己决定....”这样的字眼一直重复播放着。 这大概就是浩对自己说的最后一些话。 苏颖抬头, 机场的航班信息显示屏上标识出,到伦敦希斯路机场的班机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始登机了。

后来, 她还是决定了离开。 或许, 是自己没信心留下了。 或许, 是自己对某人失去了信心。 一直热烘烘的心脏怎么会突然冷却, 谁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谁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或许只是一句伤人的话或者伤人的举动。 也可能,别人什么都没做, 只是人们那深陷在希望渊崖里的心,突然醒觉, 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编织的预言。 所以预言一直没有发生。

RJ MAGAZINE的办公室里,浩看着小说,名字叫《穿过子午线》。 是描写留学海龟们跨越两地生活经历的故事, 有人统计过, 出版两年多来, 几乎所有近十年来出过国念书的人都读过这部书。 这也是浩买来看的理由,而且, 他还寄送了一本给苏颖。

浩,看得入神, 感到口渴,一手抓起办公桌上的水杯喝了起来。 没想到, 水杯是空的。 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触觉,他心跳加速,似乎看到了什么灵异事件。 从苏颖出现的第一天到她离开的最后一天里, 这个一直放在浩办公桌上的水杯,从来没有空荡过。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