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原创:穿过子午线(41)

《留学生原创室》是BBC英伦网为喜爱写作的海外学子开设的栏目。远离故土家人、独自一人飘泊在外的留学生有各自的辛酸故事,甘苦经历。希望这片《原创》天地能够让留学生用文字和想象记载下那些甜酸苦辣事。下文是Vick的连载小说《穿过子午线》- 编者

穿过子午线《第四十一集》

上海+伦敦

孤孤单单的脚步

如果大声地提问,请问谁没有孤单过? 没有过的请举手吧。 那么,举手的人应该是最孤单的人,因为连孤单的心都没有陪伴着他。 试问,谁能没有过孤单。一个人,一分一秒的沉默,彷徨。 是的, 孤单的人很容易彷徨,而最彷徨的人,是那些孤单着而且觉得自己将永远孤单下去的人。

但,有时候孤单并不代表寂寞。 都是因为,一个人的时候,或许看到了更多,知道了更多。

苏颖坐在伦敦机场到市中心的巴士上。 外面依然下着毛毛细雨。 苏颖来伦敦,只有一次是看到阳光在迎接自己的,而那时候,浩就在他旁边。 谁说天气不会随着人的心情变化的。 苏颖现在, 就犹如站在纷飞的细雨下,心是暖的,但渐渐被坠落的雨滴冷却着。 苏颖在想, 她要习惯一个人了, 她更要习惯没有了寄托,从前,爱着浩就是最大的寄托,即使浩从来没有回应过她的爱恋。

苏颖在伦敦WATERLOO STATION下了车。 这里她来过很多次, 但第一次, 她觉得如此的亲切。 来往的人群依然忙碌,没有人会在意苏颖的到来。 她找到了地铁的入口,那是一道很长的自动楼梯,苏颖站了上去, 任由它带自己滑落到深渊般的地下铁车站。

苏颖没有说话, 一个人的她, 能和谁说话呢。 但一阵吉他声吸引了她,是从地铁站里的某处伴随着空气传过来的。 声音越来越清楚, 因为苏颖已经到了电动楼梯的低端。 当苏颖走出楼梯,她没有向该走的方向寻找自己应该乘坐的那个站台。 她随着音乐的地方走, 她觉得自己需要找到音乐的源头,好好地听完这首来到伦敦后听到的第一首自己熟悉的歌。

随着吉他声, 苏颖找到了歌者, 歌者也在这时候完成了前奏的弹奏,开口唱着,的确是苏颖熟悉的歌:“THE BLOWER'S DAUGHTER”

"and so it is, just , like you said , it would be , life goes easy on me , most of the time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 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I can't take my eyes......"

“你听过这首歌么?”浩这样问苏颖。 那是苏颖到浩的公司工作的第3天, 苏颖正埋头在自己的办公桌里,算着上个月RJ MAGAZINE的营业额。 这也是浩第一次和苏颖说的话, 除了刚进公司的时候, 浩说的那句“欢迎你加入我们。”

“额?”苏颖抬头看到老板, 当然很是羞涩甚至紧张。 浩把手上的IPOD耳塞塞到苏颖的耳朵里, 苏颖感觉被电到一样,动也没动,脸也变得通红。 这时候, 苏颖听到的歌, 就是“The Blower's Daughter”。

“好听吧。” 浩接着这样说, 当然他没有留意到苏颖的脸已经通红。“我昨天才找到的,几年前看过一个电影,这个是主题曲,当时不知道是什么歌, 昨天才找到的, 哎, 缘分啊。”

浩收起了IPOD,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苏颖看着他的背影,并记住了这首歌。

浩手上拿着一杯茶。 上海的天气已经开始暖和。 他喝了一口,又放下。 新的助理泡的茶总是因为把茶叶泡太久而使得茶的味道有点苦涩。 浩不是个挑剔的人, 他也不太会抱怨别人为自己提供的服务。 但这样茶的味道,让他想起了苏颖。

“张总编,你的茶。” 苏颖进入浩公司的第四天,浩请苏颖为自己泡了第一杯茶。

“哦,好的, 谢谢。” 浩随手拿起喝了一口。 “恩?”

苏颖观察到浩的反应:“怎么了张总编,这茶有什么问题么?”

“你,学过泡茶?“

“恩,没有,只是我父亲很爱茶,我从小就坐在他旁边看他泡茶喝。 知道这种绿茶不能泡久,过水就会有茶味,而且不涩。”苏颖说完, 感觉自己有点卖弄,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说不定浩是要说她的茶泡得不好喝呢。

“哦,知道了, 很好, 泡得很好。以后这个工作就交给你了,谢谢了啊。”

“好的,谢谢张总。”苏颖满心欢喜,第一次, 她觉得让这个男人称赞是件很开心的事。

苏颖走出了浩的办公室, 浩又喝了一口茶,微笑了一下。

现在的浩,喝着苦涩的茶,一个人,回忆着。就在这时候,浩的电话响起。

“喂,是我,莫少豪。”

“哦, 是你。 怎么样了?” 浩接起了电话, 他知道是有关牛头的事情。

“牛头的事,我打听到了。 你想的没错, 他是发生了事情,而且不小。”

“他怎么了。”

“ 这么多年来,他在澳门一直沉迷于赌博。 家里的财产被他输得差不多了。 最近的一笔, 大概有一千万,是从澳门的高利贷那里借来的。”

“恩, 一千万。 看来他上次来找我,是为了借钱。”浩皱起了眉头。“ 那他为什么没有开口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

“我知道,他不想在我这个最好的朋友面前也丢掉自己的尊严。”浩说了声谢谢,挂断了电话。

未完待续……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