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飚专栏:在英国看《新三国》

曾彪
Image caption 我爱看中国连续剧,近年来尤其是。

最近做了一件让自己看不起自己的事情:下班回家后,在网上看《新三国》,这个倒没什么,关键是看的时候,突然想家了,这让我很看不起自己。

关于在英国的娱乐生活,常常是国内家人担心的问题。家人来过英国,放眼望去,绿沉沉地一片,鸟叫得都比人放肆,不小心自己站在楼下喊了一嗓子,连回声都比中国的来得慢,更何况还指望有人来搭理你。在英国时间久了,才慢慢明白,礼貌微笑的潜台词,就是离我远一点,我想要点自己的空间,关起门来做一个知足常乐的小市民。我也学会了这一套,微微一笑,越发觉得isolated,这个词汇大概就好像阿Q的精神胜利法一样,是属于英国民族性的特定用语。

在英国当“宅男”

既然这样,那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家来,做个宅男一郎吧。其实这个很对我的胃口,我买了大量的书放在床头和沙发边上,在酒柜里储存了不同的酒,花上10镑买来的烟斗烟草,足以慢慢地用两三个月的时间来消磨。从旧书店淘来的画册,虽然破旧,却十足地耐看。最近听一个朋友说,他已经参加枪支俱乐部多时,打飞碟的命中率,已经达到80%以上,这让我怦然心动,已经考虑省点钱,去买一套墨绿色的Barbour外套,来匹配自己未来的那杆猎枪,当然还有一双皮靴,踩在秋天英格兰的郊野上,我百发百中。

仅仅靠着这样的幻想,就足以支撑我在英国的娱乐生活。现实是我百无聊赖地在周六下午,喝一杯酽酽的奶茶,按照我妈的说法,“鬼知道,你在这里干什么,整天在这里吃饼”,她的意思指我喝茶时候,偶尔吃块饼干。耳边有唠叨,嘴里有茶点,剩下的就是眼睛还需要看点什么。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ITV常常播放一些英国老片,这样的片子看得越多,你就会越发忘掉保守党正在削减公共支出,青少年犯罪似乎非常猖獗,失业人数马上到300万,你甚至以为这些都是将来要在那HD大屏幕里播出的英国老片,而窗外的雨,也只不过是英格兰的道具。

这样安静如门口那棵大树的日子,逐渐把我的神经磨砺的好像这棵树一样粗,我感觉自己不会再有什么触动,甚至鄙视这种情绪的流露。直到最近我看到了《新三国》。

我不哈韩剧,不看日剧,当然讨厌美剧,最受不了那种假模假式,如果我出演《24小时》里面的任何一个恐怖老大,我第一要做的就是一看到Jack Bauer,二话不说,就给他一枪,而且是爆头那种,看编剧怎么办,顺手拿走他那款电池永远用不完的手机。现在英国世风日下,居然有点向美剧作派看齐,这让我很失望。

中国连续剧

我爱看中国连续剧,近年来尤其是,注意还不是港剧,一定要是大陆土生土长的。以13亿人口为基数,中国贡献出来的演技派演员,基本上可以把日韩明星淹没,至于港剧中“喂,喂,有没有搞错”这样的口水台词,已经让我丧失了任何视听的兴趣。大陆不然,把电视剧当作电影来拍,这种优良传统,常常让人有物超其值的意外。

《新三国》就是这样的意外。网上疯传此剧台词雷人,我却听得如痴如醉,朱苏进的编剧功力,确实了得。任何文字,念出来,和看起来都是天壤之别,在这点,朱苏进的编写对话的能力,绝对一流。至于那些好玩的错误,无伤大雅,这么大的场面,也应该给抖机灵的人留点东西显摆嘛。

我看我的三国,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记得有个晚上,孙坚父子三人,屡次提到江东两个字,突然心里有股东西在涌动,无数的念头在脑子里盘旋,父子情深,江东,江东父老,江东子弟,小时候最爱三国小人书,我家对门姓孙的邻居,孙坚的老家在富春(今天浙江富阳),从来没有去过的富春江,随后的魏晋南北朝,中国历史上最为迷人的一段,都与我的家乡江南有关。江南的美,与英格兰的风情,完全不同,不可置换。

而我从来没有这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竟然在想家,如果有可能,把浙江的山水能够安安静静地边走边看。《新三国》中,曹操杀陈宫之前,陈宫感叹一声,“大好河山”,镜头一扫,短短一秒,自己却顿时有一股英雄气在丹田,奇怪。

明白了吧,乡愁与天下,都在,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