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吃饭+布局=饭局

西楠
Image caption 社交不意味“成事”,而“误事”却可能错过好事。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前几日收到一则请柬,Dress Code(着装“密码”)一栏上书:Smart Casual(休闲装)。如果按照通俗的理解,“休闲装”即指“便装”,意即在生活中无拘无束、随意穿着的意思。然而,即便今日我手持这样一张请柬,上面白纸黑字的叫我“随便穿”,我亦无法满不在乎的告诉你:恭敬不如从命。

超短裙、网袜?一边儿歇着去;破洞仔裤和拖鞋?还是算了吧。聪明如你,一定已经猜到,发出这张看似“休闲”的请柬的东道主并非某个乔迁的同学或是过生日的朋友,而是我的前任老板组织了一场新老员工大聚餐。

考究的商业聚餐用语

聚餐当日,浩浩荡荡百余人聚集在某间僻静的英式酒吧的后花园中,一面烧烤、做游戏,一面把酒言欢,觥筹交错,吃吃喝喝聊聊,好不开心。

不过,再开心也不会有人忘了形。你可以聊工作,讲爱好,已经成家的朋友一定也乐于分享几桩无关痛痒的家庭趣事,以此展示自己的能言善道与平易近人。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意外收获几段八卦,谁和谁又有了新恋情,谁谁谁与谁不对付,等等种种。但即使到最后,几杯酒下肚,面红耳赤,步履摇摆,分寸却仍要拿捏得当。没有谁当真会因“喝酒误事”,仗着“酒多话多”把上级或老板当作批斗对象。

就连偶尔离席的用语也相当考究。如果你听到:“我去拿点儿吃的”,“我再去要杯酒”,“我得上趟洗手间”之类的话语,很可能就是对方要暂离这一席的信号。你若将对方的话当真,一心一意等候其“买酒”或是“上洗手间”归来,恐怕真有可能等成传说中的石头。

我这么说,绝非道听途说,比如我的前任HR经理,你瞧她见到我时那个万分喜悦外加感动的表情,搞不好真会以为她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姐妹。她握着我的手,深情款款的说:“哦,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我们非常想念你!”紧接着抒情完毕,进入套话:你最近怎么样?还行还行。你呢?我也是老样子。你拿水喝了么?拿了拿了?说罢,再会心一笑,极其自然的说上一句:我得上趟洗手间,立马扬长而去。

于是,这位“非常想念我”的HR经理就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内完成了一例比较成功的社交。毕竟,商业社交不是朋友谈心,掏心掏肺并非重点,如何在短短时间内同大家混个脸熟、维系关系才是宗旨。

吃饭+布局=饭局

以吃吃喝喝的方式进行社交,这在中国也绝非什么新鲜事儿。甚至早有专家指出,所谓“饭局”,正是“吃饭”与“布局”的组合——因为饭局中的“圈套”着实不少。你想找工作、升职、加薪,还是相亲?安排一桌别出心裁的饭菜,酒水咣咣下肚,事情也许就这样办成了。

如果说中国的社交饭局目的以“求人办事”为主,那么在英国的商业聚餐相较而言气氛会轻松不少。尤其当老板请客吃饭,无非也就是想借此机会维持公司内部稳定,鼓舞士气,同时也给雇佣双方一个机会,以一种非正式的渠道委婉的交流一些平日工作中的难题。

对于规模较大的企业,这是一个渠道接触平时没有太多机会照面的、不同部门的同事。若是新老员工一块请,则可以叙旧、联络感情,顺便探听一番外部就业环境,以同自己的现状作比较。

商业社交的“出勤率”

总而言之,商业社交文化并非中国社会所独有。一些国内的分析人士曾指出,中国之所以重视“社交”,是因为中国仍是一个“人情社会”,人们的“工作领域”同“生活领域”尚未能完全分开。然而,即便公私分明如英国,这里的老板与雇员也并非真如钢板一块。尽管在英国,社交并不意味着“成事”,不去社交也未必就会“误事”,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若将商业社交活动一概拒之门外,必定会错过许多可能对你有利的信息。

所以,如果你也收到了这样一张请柬,如果你也许久没和同事间有过工作之外的交流,干脆就将之当作一次别人买单的消遣,轻松赴会。不过切记:这可不是哪位哥们儿、姐们儿的生日 party,休闲可以,但不可邋遢;幽默可以,但要有尺度。套用一句老话,就请“戴着脚镣跳舞”吧,或者也可以老话新说:“从命不如恭敬”。

当然,公司聚会也不必逢请必到。根据我微不足道的个人经验,公司聚会往往喜欢安排在休息日——这个本应属于你自己的时间。因此,出席与否完全根据个人情况而定。若每回都将商业聚会的出勤率变得像上下班一样准时,也难保它最后不会成了你的社交负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