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色情业”救学业

西楠
Image caption 西楠居住区域附近,上班上学时间,常能看到一群群青壮年徘徊在大街小巷。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前段时间,《伦敦晚旗报》(London Evening Standard)和本地华文媒体均刊发了一则报道,称英国打折及优惠券网站MyVoucherCodes.co.uk针对1,365名毕业生及准毕业生做出调查。其中34%的学生表示,如果别无他法,愿做“三陪”来“资助学业”,26%的女生乐意去跳脱衣舞,更有86%的学生表示愿意发扬雷锋精神,考虑免费实习以赚取工作经验。

读罢新闻,我忧心忡忡,望着一串串生龙活虎的数据悲壮的想:经济危机来势凶猛,以后色情业怕是也不好混了。那优惠券网站的总经理皮尔森先生(Mark Pearson)定是与我所见略同,于是含情脉脉的对着媒体抒发了他的“痛心”与“震惊”。

“痛心”者不止皮尔森一人,大选前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酷爱直呼选民小名的自民党党魁克莱格先生向来视年轻人为知音,也曾气势盖天的宣布要同高等教育的高学费势不两立。如今当上了副首相,不知会否贵人忘事?另外我暗自揣测,“震惊”者怕也不只有一人:当下众多年轻一代心高气傲,洁身自好:失业、失学怎至于委身色情业这等不登大雅的行当?实在没辙,还可以吃父母、吃福利嘛!

在我居住的区域不远处,时常能看见一群群青壮年非劳动力在大多数人上班或是上学的时间目光炯炯的徘徊在各处大街小巷。非劳动力们虽然没有东家和导师可以糊弄,但却被父母和福利喂得健硕异常。

为了发挥余热,他们时而匍匐于天桥之上朝过路的身上吐口水,时而出其不意的冲到路人甲或乙耳边突然爆发一声吼,时而热情友好的截住丙丁并对其说:嘿,兄弟,赏根烟儿呗。多么美好的青年啊……不知曾将高校大学生们喻为“纳税人的负担”的高等教育部长戴维.威利茨(David Willetts)见此情此景会作何感想?

估计各大高校也感到匪夷所思:分明是一群金融家调戏道德底线,把事情闹大了导致经济萎靡,何故阴差阳错就牵扯到了自己头上?谁都知道,前段时间各行各业被从天而降的金融危机打了一闷棍,花落不知有多少。

我一位早年立志混迹白领界的准精英朋友C,先前气冲霄汉的拒绝了一份200镑一夜的地铁维修工作,理由是“no future”(没前途)。士别三日,C君椎心泣血的手捧报纸小广告,接连咏叹:200镑一夜,那就是我的future啊!

我无意鼓励,但如果换个角度看,以跳脱衣舞谋求自立而替代吃父母或吃福利,简直异常喜人的隐射出当今部分年轻人渴望自给自足的拼搏精神,演不成《杜拉拉升职记》至少也别上演坐以待毙嘛。

只可惜,年轻人的一腔热血迷失在银行家们亲手打造的经济危机中,身后是高筑的学费债,面前是漫山遍野的失业大军,眼中是看哪儿哪儿不顺眼的怒气与颓丧,问题的根源却成了政客们口中一句真假难辨的台词。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