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防火防盗防忽悠

西楠
Image caption 这年头说我善良,不是拐着弯儿说我“二”嘛!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几乎每个跟我交往超过一年的朋友,最后总会或真实或虚伪的得出结论,告诉我:你还是挺善良的。唉我说,这年头听到别人说你善良怎么跟骂人似的?不是拐着弯儿说我“二”嘛!你们懂的,人在江湖飘,哪个不是坑蒙拐骗作绝招?

近日网上有则新闻,无情的向人们讲述了两个“善良”的人如何差点儿摇身一变变成倒霉催的故事。据闻来自北爱尔兰的善良人劳拉.布里克里(Laura Bleakley)和她的男友欲在贝尔法斯特租套房,在租房网站上搜到一张倾国倾城又物美价廉的公寓后激动异常,遂欣喜若狂的联络屋主。屋主很牛,号称好房难求,排队者排到了外婆桥,若想保房麻烦先给房子下点儿订金。善良人听闻未见房产便要交钱?顿时选择不再继续善良,上网进一步调查,发现此乃骗局。

网络与各种高科技向来是那些不那么善良的人的贴身暗器,二者感情有如鱼得水,虎添翼,高山流水逢知音。早年在中国留学生群体里流传过一个传说。讲传说者往往西装革履,皮鞋锃亮,逢上课时间便打瞌睡,逢大放厥词便目光炯炯。

据网友八卦,此类人乐于娓娓道来一种生财之道,名曰“办卡”。他会告诉你他的能力基本上和叮当猫相当,不但神出鬼没,而且心想事成。他将讲述他同电脑黑客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回忆他与银行行长那兄弟般的感情,以及他同赌场老大之间的那点事儿。言下之意是你只需往自己帐户存入一万镑,他就能托黑客改数据,托银行打掩护,再买通赌场叫你一个晚上就能从赌场取回两万镑。

但你知道,生活和传说还是有那么点儿差别的,所以最后可能发生的唯一结局便是当事人雀跃的分给叮当猫一大半“油水”,第二天却忧伤的发现自己的帐户竟莫名其妙的负债万镑。从此以后,银行成了当事人的知音,如影随形,每天一早起床一准儿瞅见银行的催债信躺在门口say hello。

再有平步青云的求财路就是那“免考试也能毕业”的路子了。曾与我合租过房屋的一位强人号称是混迹这行业的资深专家,每逢遇见考前不爱看书的孩子便要发表他的经典“三句经”:你是学生么?你想毕业么?买我的毕业证吧!

接下来资深专家会健步如飞的冲到唐人街买张电话卡,给国内天桥上的办证专业户打电话,一个月后国内做好了寄回来,资深专家弄出一张忧国忧民的脸去“交货”,说:孩子啊,这个月我帮你学校找人,托关系请客,整的可是真毕业证呢,学校都有记录可查,老不容易了!你看,如果你坚持“善良”还碰巧有点儿侥幸心理,骗子不骗你简直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

据说因为文化原因,大部分中国人虽号称善良,但性格大多谨慎保守,有事没事摆出一张冷漠且苦难的脸。我以为这说法不够确切,如果从未上过当,又怎会因为害怕上当而表情痛苦?所以历史和人生经历可能占去了更大的原因。而在英国,我们还相信出门在外、步步为营之真理,如今连国际大环境都月黑风高,十面埋伏了——这便可以很好的解释一众同我一样的游子们何以时常胸怀狡诈、面露菜色了——为了生存,防火防盗防忽悠!

写到这里,电脑屏幕上突然弹出一小框,一位自称名叫“萨里夫”的“银行工作人员”给我写来封邮件,用非常恳切的语气跟我说自己手上有笔马德里爆炸案中某位罹难人的巨额遗产,欲借我帐户转出,回头五五分成。我欣喜若狂的傻笑数秒,随后瞥见邮件下方叫我填姓名、性别、地址……一溜够信息。真纳闷:如此大费周章,何不找个他了解的亲朋戚友就把横财给瓜分了?关上邮件,我掐死自己的侥幸心理,弱弱的想:俺还是改天再作“善良人”吧。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