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不足道的英漂经验

西楠
Image caption 西楠:除去熟悉新环境与筹备开学这些事情以外,总还有些不招人待见却必须得干的行政工作要做。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对于英国国民保健服务系统NHS,我向来好感极少。有回发烧烧得差点儿把房子点着,打电话去医院,对方却相当淡定地将就诊时间约在了几天之后。等到花儿也谢了的时候,终于面见了那位神秘而遥远的医生。此神医随意摆弄了两下,再掐指一算,接着向我透露了那传奇的医病秘方:回家多喝水,多休息,躺在床上用被子捂捂,出点儿汗就好了。我欲哭无泪的被震撼了:咋和俺们中国的土办法一个套路?

虽说英国的医院又免费、又医药分离,好处多得天花乱坠,但基于部分医生习惯性的不紧不慢态度与气定神闲的气质,俺实在对光顾英国医院没多大兴趣,搬了家也懒得去医院更新信息。小病小痛,忍着呗!

另外一处与英国医院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地方,是英国的警察局。早年有天出师不利,回到家发现家里被翻得好似垃圾场,大门直接歪倒在地,门框干脆不翼而飞。我来不及哭哭啼啼便手忙脚乱的报警。很快一群高大威猛的英国警察闻风而至,又是录口供,又是取指纹,还无微不至的握着我的手一阵嘘寒问暖,表情痛苦,语气沉痛,好像被偷的不是我而是他们。只是捉拿飞贼之事,此后再无下文。

基于如此令人快乐的经历,我亦对信任英国警察感到比较困难。据说搬家之后需尽快到警局改地址,我硬是拖延了一年多也未付诸行动——我行动管啥用?反正人警察没把功夫花在行动上,结果贼心动了进而行动,警察才反应迟钝的动一动。多么叫人失望!

失望者不止俺一人,俺有位知音X,当年在英国读硕,由于也跋涉过那布满荆棘的就医道路,于是同样誓与NHS不共戴天,在生病之时坚决不去医院报到,而是自己吭哧吭哧在家抽了一个多月的丝儿“去病”。最后病倒时确实去了,只是他问学校图书馆借的几本书早已过了归还日期,几十英镑的银子就这么成了交给学校的罚金。事后X捶胸顿足:学校讲明,若生病当时X去医院报个到再顺手开个证明,这几十英镑本来大可留着买米。

这厢波未平,那厢浪又起。恰逢俺准备续签证,晕头转向的整理了一堆繁杂材料,忽地想起当时已在新地址住了将近两年,却未上警局修改地址。要知道,签证的时候这都是不容闪失的材料。接下来的磨嘴皮与麻烦事儿你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吧?以上故事告诉我们: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有人说,写专栏的意义之一便在于重申常识。况且,如今对于老英漂们而言的许多常识极有可能就是新留学生们的新知。现又逢秋季,到了英国各大高校开学的日子。除去熟悉新环境与筹备开学这些激动人心的事情以外,总还有些不招人待见却必须得干的行政工作要做,比如:上警察局与医院注册,申请银行卡,如此等等。未免后患,建议快刀斩乱麻,现在就上学校的international office 问个清楚。

写下以上,兜售些英漂生涯中微不足道的经验与教训,仅供广大同胞们参考。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