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从升级到三国杀

西楠
Image caption 西楠:没有游戏的留学生涯不完整。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最近和一职业二房东朋友吃饭,朋友说十月一过、十几份租房合同懒洋洋的一签,生活就光剩下了数钱数到手抽筋,睡觉睡到自然醒,闲得要生锈,真烦!

问我有啥好消遣没?我听得妒火中烧心理扭曲,随口敷衍道:回家打CS吧。朋友当即骂我土鳖:这年头谁还打CS?都流行“三国杀”啦!

三国杀?俺略知一二。不就是一个人杀来杀去,另一个闪来闪去,最后看看“桃”(即体力牌)到底是来了还是去了么?就算号称又历史又文化又艺术又娱乐,但每逢新人加入讲起那壮观的游戏规则总要睡倒一片。等喋喋不休的念完经,太阳落山了花儿也谢了,还玩儿个锤子啊。

朋友雄辩:“三国杀”里有“内奸”,猜来猜去的,多悬疑啊!我嗤之以鼻,要悬疑何必如此复杂?玩儿“杀人游戏”念上句“天黑请闭眼”,待再睁眼就可窥视平日密友赧颜皱眉、一颦一蹙的忽悠狡辩,绝对满足人之好奇兼偷窥心理,简直是真人版的“无间道”嘛。

说来惭愧,作为一名土鳖,俺只勉强玩儿过v1.0版本的“杀人”,如今网上已盛传v7.0版本,啥医生狙击手、天使魔鬼的变态角色都被发明出来了,不好玩儿是不可能的。回头再出个v8.0版,整出个复活工具叫“我爸是李刚”也是没准的事儿。

近来秋意渐浓,五湖四海的新留学生们已来到英国几个月,过了新鲜劲儿,就开始忧伤的抒发思乡情。所谓思乡,其中一部分说白了无非是嫌英国生活不如国内醉生梦死呗。号称过着“洋插队”的生活,可如今谁还有兴趣像真“插队”一样传讲《红与黑》?课业之外,各色游戏粉墨登场,那才是留学生“宅”时间里的最high境界哪。

《魔兽世界》与《反恐精英》曾一度受留学宅男膜拜,据说打连网游戏的最高境界是不刷牙不洗脸、睡醒觉一睁眼顺手操起件外套掩体,脚不沾地,直接从床上爬到电脑前开机战斗。有位游戏狂人新搬家后、没接上网络,于是买来无限网卡继续那风雨无阻的游戏路。届时,信号不好神马的都是浮云,虽说大冬天北风那个呼呼地吹,也拦不住此人裹着棉袄、打开窗户收信号。

当然,我等妇孺是不敢跟男同志争天下的,至多找个高手把装备调到99级,然后装模作样的打《仙剑》,实际是为了走故事情节。走完情节实在无聊还可以研究一下传说中的“秘籍”,看看如何折腾才能走出“林月如”不死的“第二结局”。

另一部分同志有怀旧情结,愿意跟传统游戏死磕,不远万里从国内背回副麻将,但凡知道要聚会就开始提前发邮件抓壮丁,以防届时三缺一。懒人不想揣着死沉的麻将就爱上打“升级”,非但无需经受国际托运之苦,且便于携带,走哪儿打哪儿,革命精神拦都拦不住。

二房东朋友气势汹汹的宣告:没有游戏的留学生涯是不完整的留学生涯!俺思忖着那意思大概如初恋之于少男少女,撬课之于大学宿舍,遂忙不迭点头称是。朋友大喜,欲拽我等同赴“三国杀”,俺赶紧按照技法“闪”了一下。

想想从“升级”打到“三国杀”,从SARS打到猪流感,如今章鱼哥都辞世了,俺们这波当年的小留学生也一不小心蹿成了前辈,时光那个荏苒啊,再追潮流游戏难免气喘吁吁。不过,偶尔该“杀”还得杀——宅在英国,身不由己嘛。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