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艺术,还是自虐?

西楠
Image caption 西楠:好的艺术当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各位知道,伦敦这旮旯各种博物馆美术馆音乐剧展览多如牛毛,堪称文艺青年的心灵之家。文艺是个好东西,至少在吃饱喝足、满足了物质需求以后还能促使咱深沉的思考啥生存还是毁灭之类的重大哲学命题。但一个棘手的问题是:文艺的好坏标准有时也太空灵了吧?至少没法子像传销一样拿啥钻石成员发展的下线数量来衡量哟。

比方说,曾轶可如果不是遇到高晓松,俺一定会困惑她唱出的究竟是“绵羊音”还是走音;那啥人民公仆、中国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同志(诗人)如果参加的是个大众评选,估计嗷嗷待哺的小“羊羔”就该被网友的口水喷成水生物了。

最近俺和朋友去伦敦Edgware Road旁边的Lisson Gallery看了场展览。去之前老兴奋了,因为听闻展品的主人Marina Abramovic(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那是“行为艺术之母”,是那行为艺术界“最受瞩目”的明珠。其作品风格大胆狂野,还被网友们封为“令人落泪”的艺术家咧!于是我冲动的怀着景仰之情奔赴展览,猛的一看是够狂野的,就是不太艺术,仔细一看,还不如猛的一看呢。

事情是这样的,我看我还是把玛丽娜同志那“受人瞩目”的艺术品挑几件给大家讲讲吧。

Image caption 录像中,玛丽娜与一名男子在互相打耳光。

作品一(录像):玛丽娜同志与某男镇定对坐,字幕显示表演时长为20分钟。接着表演开始,我们看到了惊悚版的“你拍一我拍一”,我的意思是:艺术之母和某男开始互扇耳光了!嗯,你们没有看错,他们确实开始互扇耳光了,而且这就是这个“作品”的全部内容。

最后二人激情澎湃、越扇越快,整个屏幕一片混乱,只见两只大手疾速上下摆动“啪唧”声如那豆大的雨点般纷纷落在对方脸上……

作品二(摄影):此人邀请观众观看其现场服药及服药后的反应并拍照记录了下来。据此人文字记载称,那药物本应分别用于控制严重紧张症及(有暴力倾向的)精神分裂症患者。服用前者后此人肌肉收缩至失常失控,服用后者后此人干脆失去意识、“忘记了我是谁以及身在何处”。等药劲儿过去,表演就算完了。

其他的超牛作品还包括:幻灯片——讲述此人拿自己身体当目标,允许观众对其使用(带子弹的)手枪、锯子、鞭子、铁链等现场陈列物件的恐怖过程;另一段录像——记载此人不知为何拿着两把梳子360度乱七八糟梳头,怎么疼怎么梳,其间口中还一直念念有词“art is beautiful”(如果我没听错)的无语场景……

Image caption 玛丽娜以自己身体为目标,曾允许观众对其使用任意的当时现场陈列物件。

在展览现场出售的她记载自己作品的名为The House With the Ocean View一书中(该作品为此人在展台上生活12天,不吃饭不说话,当众赤身裸体及大小便等),序言部分引用了美国诗人沃尔特.惠特曼的话“当我给予,我就给予我自己”(Behold I do not give lectures or a little charity, When I give I give myself.)。

而现场大量此人自己的文字叙述中则提及“在意识的极限中使用身体”,估计是试图给这一系列很黄很暴力的“作品”找个听起来够牛够空灵的“主题”。

当然也有评论家附庸风雅的说什么玛丽娜是为了“在极限状态下寻求自由”,因为她相信任何一种“控制的力量”都不是啥好玩意儿。可是,“自由”和“疯狂”还是有区别的吧?不然请允许我很真诚的问一句:要不咱干脆找几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把“小月月”封为大陆当代最新锐行为艺术家吧,您看成么?

话说回文艺,俺得提两件事儿:其一还是那句大俗话,叫做“艺术来源于生活”。一点儿地气儿不接,您这是整给外星人看的么?另外一个普遍认知是:好的艺术当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呃,俺想俺暂时还没有自虐以及虐待他人的需求。

不过,也正因为艺术的好坏标准无法量化,到了俺还得说句政治正确的话:对于行为艺术之母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费解,当然也很可能是缘于俺的浅薄无知、有眼无珠,就像俺亦从来不是曾轶可的那个高晓松,或是车延高的那个鲁迅奖一样。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