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楠专栏:为梦想做点事儿

Image caption 西楠:如果你也有梦想,那么为它做点儿啥吧。

西楠,80后旅英自由撰稿人,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比较政治学硕士,曾任媒体记者及编辑。——编者

前北京新东方教师罗永浩说过,自己曾感触于德国18世纪诗人与剧作家弗里德里希.席勒的一句话,叫做:忠于你年轻时的梦想。尽管在我看来,这话难免有些不靠谱——因为人年轻时的梦想大都本就不靠谱,但这话里所传递出的精神却着实叫人为之一振。当然,或许应当给个更确切的说法:不断修正梦想并忠于实践。于是,一个声音高叫了起来:本人最近的梦想,就是要把女性主义事业推上高潮!

我得了这份儿觉悟,还得归功于月初参加的BBC中文部与英国皇家国际关系研究所合办的媒体自由研讨会。研讨会举行得精彩紧凑、看点不少,美国之音、法广以及学术界等处的几名行业资深人士又是回顾历史与现状成因、又是结合现实展望未来。由于还是以中文作为主讲语言,堪称是华人这个边缘体在英国难得一见的文化盛筵。

基于会议关于“媒体自由”的基本议题,会后我思虑并再度确信了长期以来的理念,即(媒体)自由不可孤立的谈,自由也好、平等也好,当有一个全套的体系。好比假使高喊政治自由,却主张严厉管教子女或是硬给女性贴上“柔、弱、美、贤惠”之类的标签,我以为终究不可靠。本人乃属一介妇孺,加之时至今日世上仍有数量惊人的妇女面临家暴、不被允许受教育,商业广告里满目是对女性形象的性客体化……林林总总女性“路障”仍待解决——我就此决定,就从女性主义事务开始,伸出俺那滚烫的贼手。

英国是个搞女权的好地方。你可能难以想象,在这个文化相对保守严谨的国度,曾产生声势浩大、历时悠久的女权运动。在十七世纪以前英国妇女的地位极度低下,妻子基本就是丈夫的附属品,谈不上任何权利。女性主义鼻祖之一、十八世纪英国作家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曾在她的经典著作《女权辩护》中这样描述:“妇女似乎命中注定是界于人兽之间的;她们既没有禽兽的那种万无一失的本能,又不被容许以理性的眼光来注视……她们生来就是为了被人爱,而不应以得到尊敬为目的,否则她们就会因为有男子气,而被驱逐于社会之外。”

于是西方女权运动就在要求妇女生活、自由和对幸福的追求上具有和男子同等的权利上展开。由此产生了主争受教育、立法、就业平等权的“第一波”女权运动。此后又有将女性带离厨房、倡导“性解放”,或是更多样化与注重哲思的一“波”又一“波”浪潮。

其实,哲思我也做了不少了,或多或少亦在文字中写过一些。不过,越来越乌托邦未必是好事。孔子同志说:思而不学则殆。我倒想说:思而不做也die。这意思是,不单要学、要思,还要做一个行动者。

接着我便发现,英国也真是个搞行动的好地方——义工组织千千万。比方在云集了全英义工机会数据的Do-it网站上,轻而易举就可找到涵盖了女性、教育、动物、环境等等各领域的义工机会。而在我所居住的区域内也有专门的义工中心(volunteer centre),为有心做义工的人介绍区域内非营利组织需招募的义工机会、提供培训与建议。

我相中的是一间国际性的女性援助机构,他们完全依靠个人与其它组织的支援运转,主要任务是防止家暴以及任何形式的性歧视,帮助女性增加社会影响与发声。填完申请表,被要求加上一句“想对招募方说的话”,我大言不惭的写上:不求工作经验与推荐信,只求为保女性权益尽自己的一份力。两天以后收到回复,邀我前去交谈,霎那间,胸中溢满了接近梦想的自我感动。

有人说,理想主义毕竟同现实有距离。我得说,唯当有一天,社会中的理想主义越来越多,我们才可能更接近自由、平等、博爱。嗨,其实这事儿跟女权不女权也没啥关系。我要说的是,如果你也有梦想,那么为它做点儿啥吧。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