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日记:探索药品市场改革

张阳露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张阳露在澳大利亚采访到一位一直仰慕的哲学家,让她感觉颇有收获。

Thomas Pogge 是一名杰出的德国哲学家, 是耶鲁大学哲学与国际关系系终身教授。认识多年,一直没有机会好好坐下来采访他这位空中飞人。终于,这次我放弃了北半球的夏日阳光,很荣幸地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采访了他。

与Pogge的相识要追溯到三年前。我刚开始对哲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代表学校去参加了在伦敦的会议,当时在场的Pogge对于我对全球正义和政治哲学的见解颇为赞赏,并且在此后也提供了很多我们一起工作研究的机会。

Pogge最近的一个研究项目为Health Impact Fund(HIF), 是一个致力于通过如果改革世界药品市场从而来减少世界疾病以及贫困问题的研究。在HIF的引导之下,药品公司将面临新的选择。他们既可以按照原先的系统,通过注册专利来博取巨大的收益;也可以通过与HIF注册,从来平价出售给世界所有的急需救济的人民。如果通过HIF,药品公司将收到来自HIF的额外收入,份额的多少将与此药品在解决世界疾病问题上作出的贡献成正比。越有效的药品将得到来自HIF越丰厚的奖赏。

这无疑听起来是个天衣无缝的点子。如果HIF的诞生能够成功的锐减世界贫困问题,有不必让药品公司在牺牲利益,那有何乐而不为呢?然而,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世界正义学者都不予保持乐观想法,包括Pogge也认为这个项目任重而道远。

首先,HIF为了能鼓励优秀的药品公司生产能够对世界疾病有所突破的药品,需要很大一笔钱去保证这些药品公司在没有专利保护的情况下同样有可观的收入,这与预计的每年60亿美金的投入,存在着很大的出入。而且,即使大量的游说各国政府,富商,这个数目的筹集也不容乐观。

其次,从目前的国际药品市场来看,在有专利保护下运营的药品公司获得的收益远远大于没有专利保护的。不管药品公司是如何的关注世界疾病问题,他们毕竟是企业,毕竟是以利益为最大的目的。

所以,我们的研究真的还任重而道远,还有很多很多的方方面面的工作要去做。药品市场改革真的能给世界疾病问题带来新的生机吗?当我们在权衡道德和利益的时候,到底又是孰重孰轻呢?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